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人间愁 1

1

言豫津认识蔺晨是在梅长苏去世之后,这位琅琊阁阁主在京中停留了几个月,代梅长苏处理了一些事物后又不见了踪影,时隔两年,在妙音坊又见到蔺晨时,言豫津着实有些吃惊。

“蔺阁主?你怎么在这?”

蔺晨还是两年前那副模样,懒洋洋地躺在榻上,嘴里叼了根不知名的野草:“小豫津?你怎么老了?”

言豫津虽然算是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但猛地被这么打击还是有些暴起青筋:“蔺阁主逍遥自在,想来是不知道我们这些每日上朝、公务缠身的人的苦痛。”

两年前他便已经在父亲的教导下入朝为官,先是在户部跟随沈追,后又到了礼部任了主司,虽不算是大官,但平日事情也着实不少。

蔺晨听他这话微微挑眉,难得一见的没有反驳:“明日...

 

山河[酒茨]完

温柔一刀QAQ

白苍云狗:

山河[酒茨]



1.



茨木童子讨厌人类。


弱小的,脆弱而不堪一击的人类,在拥有绝对力量的妖物面前,在茨木看来,始终应该保持匍匐的姿态,祈求着强者的怜悯,小心翼翼地生存。


这样本该恭谦,低眉垂目的生物,却一次次的,让茨木发自内心的厌恶。他们弱小但是狡诈,只知道崇尚力量的妖鬼有时甚至不是他们的对手。妖物独来独往,唯相信自己,而人类为了对付他们,却可以同仇敌忾,团结作战。



他厌恶这样的依赖,一种为了生存的,示弱一样的团结。...



 

【蔺靖AU】星星之火 12

12


萧景琰做了一个梦,他梦到多年前的龙宫。皇长兄抱着他,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宫殿。

“景宣。”皇长兄叫了一声,萧景琰揽着他的脖子,看到三哥手里拿了个食盒。

“兄长。”萧景宣走过来,伸手戳了戳萧景琰的脸,“景琰,怎么又黏着大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小七没有长腿,是条不能走路的鱼。”

萧景琰不理他的玩笑,盯着他手里的食盒,问:“三哥,拿了什么?”

萧景宣把食盒打开,是一盘精致的点心。

“我能吃一块吗三哥?”萧景琰咬了咬嘴唇,问。

萧景宣捏了一块起来,萧景琰的视线随着那块点心走,萧景宣把点心递到他嘴边了,趁萧景琰刚张开嘴,迅速地收回来塞到了自己嘴里。

“三哥!”萧景琰生气了,抱着萧景...

 

引子

夜色已深,天子的大殿却还是灯火通明。大约是做皇子时冷清习惯了,如今虽然贵为天子,在这深夜,萧景琰身旁却连一个服侍的人都没留。火烛照映下萧景琰的眼里并不见一丝疲惫,只是蹙起的眉头透露了几份心思。又批阅了几份奏章,服侍的太监进来催了:“陛下,该歇了。”

萧景琰没有抬头,摆了摆手道:“朕还不累,你先下去休息吧。”

“陛下……”年老的公公是自幼看他长大的人,自然是知道他的性子,便只能叹了口气,依他所言。临走之前他叫过今夜当值的小太监,又细细的嘱咐了一遍。殿里极静,他们在门外说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陛下总是这般辛劳,若是被太后知道了,又要责怪了。”

“所以我才告诉你小心伺候呢。”

“可...

 

警察同志的雨天,是泥泞且狼狈的雨天。院长同志的雨天,是“嗯?外面下雨了?”的雨天。

李熏然把雨伞放在门外,泥水沿着裤子汇成蜿蜒的小溪。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凌远探出身子问,手上还拿着锅铲。

“抓小偷。”李熏然说:“做了什么好吃的?”

“红烧肉。”凌远说,“关上门,一会儿进蚊子了。”

“哦。”李熏然进门后呆呆的站在门口,凌远看着好笑,说:“还站起岗来了?不去换衣服。”

“你地板擦的太干净了,我都不好意思踩。”

凌远大度的挥着他的锅铲,说:“没关系没关系,你弄脏我的地板,我弄脏你。”

李熏然红着脸随手从沙发上抓起个东西就朝他扔过去。凌远接住,定睛一看笑得弯了腰:“熏然,嘴上说着不...

 

一个千转【二】相关的小段子

“师兄,为什么会下雨?”百里屠苏问,他站在窗户边,伸出手去接雨水。
“因为时节到了。”陵越擦拭着焚寂,说。
“可是昨日没有下雨。”百里屠苏不解。
“因为今日是时机。”陵越说。
“时机是什么?”百里屠苏问,袖口被沾湿,他甩了甩,不再站在窗边,雷声让他害怕,他蹲到陵越的身旁,看着他仔细的擦拭那把和他息息相关的剑。“师兄?”
“时机就是,你几十年不醒,直到前几个月才醒。该醒的时候醒,该来的时候来,这就是时机。”陵越放下剑,摸着他的发顶,嘴角有一丝笑意。
“我想出去,可是声音好大。”
“那叫雷声。”
说罢一道惊雷在不远处炸起,百里屠苏一个激灵,跳到陵越怀里,抱着他的脖子。陵越抚着他的背安慰他:“不用怕。”
“不怕。”百...

 

【原创】暮乡 15

15

送走了来参观的领导之后,黎清河提前下班,出了写字楼,他也碰到一个熟人。
“黎哥。”
见黎清河站住,少年有些局促,他上前了几步,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不出别的话。
“小乔,你不该再来找我。”黎清河话里没有责备,却让面前的少年神色更加难堪。
“我是想来跟你道歉,黎哥,我没有,我……我真的……我告诉你了妈妈,可她,可她……”乔晰急切的想表达,却让话语变得更加混乱。他本就清秀,无助的表情很让人动容。
黎清河犹豫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怪你。”
少年咬着嘴唇,眼里聚集起泪水,他迅速的低下头,不想让黎清河看到他此刻狼狈的样子。黎清河很少面对这样的场面,一时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才...

 

【原创】暮乡 10-14

10

陆启明形色匆匆的去餐厅打包了食物,路上遇到事故堵车,赶到医院时已经快七点。黎清河在电梯门口等他,他开了两颗扣子,衬衫上有些褶皱,神色倒没什么不妥。陆启明见状稍稍放心,摇了摇手里的外卖,笑道:“我像不像天降神兵?”

黎清河失笑,说:“是。很像。”他的笑容太爽朗,让黎清河这漫长的一天终于迎来一丝轻松。

他们两人并排往黎政传所在的病房走,陆启明又问了几句黎政传的病情,到门口时两人都收声不再讨论。黎政传已经吃过晚饭,此时正看新闻。

“伯父。”陆启明叫了一声。黎清河在他身旁,什么都没说。黎政传略点点头,不咸不淡的与他说了几句客套话。等他们说的差不多,黎清河带陆启明到休息室去吃饭,黎政传叫住...

 

千转(四)风声来时 3

3


陵越做了一个梦。他白发飘飘,站在一座山顶,似乎是昆仑,他并不十分确定。百里屠苏在他的面前,双眼赤红,玄色的衣服上滴着血,焚寂发出不详的光。

“屠苏!”他喊。

百里屠苏神色挣扎,双手将焚寂越握越紧。风声鹤唳,对峙片刻后他发出一声怒吼,向陵越挥剑。陵越下意识抬手去挡,却发现自己手里的冰光已断,而霄河躺在一片血泊中,灵力微弱。

“屠苏——”巨大的冲击下他闭上眼,疼痛深入骨髓,他扔了手里的残剑强撑着站立想拥抱百里屠苏,手指却只擦过他的衣角。

惊醒过来,百里屠苏穿着白色里衣,坐在榻边一脸担忧。清秀的眉目与方才梦境中的狰狞相去甚远。陵越定定的看了一阵,他坐起来,勉强笑了一下,说:“我吵醒...

 

一段对话:
基友:哎今天很热闹啊
我:对呢
基友:有人说南海龙王呢
我:对呢
基友:你装什么傻,我看到那条第一个想起的是你写的星星之火,不知道景琰他爹此刻什么心情,是不是正准备派景琰去大战菲猴
我:我还真没想到...
基友:憋装
我:我没有!
基友:你什么时候写
我:明天
基友:哦,那就是明年
我:你懂我太多,这不是好事,对你我都是= =
基友:所以景琰他爹到底哪个海的?
我:东海那一片的吧?
基友:东海啊,好吧,抗倭英雄萧景琰
我:卧槽你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管整个所有海河湖,住东海
基友:哦哦,那好,打猴壮士靖亲王
我:花果山抗议
基友:南海观音驳回,此猴非彼猴
我:你这是单方面仲裁他们crossover
基友:不是你先说的吗...

 

【原创】暮乡 9

9

吃过早饭后,陆振泽和陆启明一起去了思普。他此前已经和陆振泽沟通过很多次关于对思普在国内业务的新方向。思普的本业是传统能源行业,国内的业务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展开。这几年市场饱和的态势已经愈发明显,陆振泽也早有转向的意愿。陆启明以后三年的发展已经有初步的构想,只是具体的布局还需要进一步的实地考察。前一任的总经理徐谦将会调任欧洲,他此前也做好一些准备工作,几个在谈的项目都是着重在清洁能源。陆启明此前已经看过一些资料,有几个他觉得确实非常有前景。他们此前的产业链建立并不完善,这是一大短板,也是陆启明看来十分好的机遇。陆启明自己做了十几年的电子业务,可是他对能源并不陌生。他大学时赚来的第一笔钱,就是...

 

【原创】暮乡 8

8


陈西给乔晰打通了电话,简单的说了经过后他气冲冲地说:“小乔,你不要怕,也不要再犯傻了,做错事的人是他,他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电话那头的乔晰听他说完后陷入沉默,陈西叫了他几声,他才声音发抖,缓缓的说:“……黎哥没骗你,是我骗你。”

陈西楞在原地,然后听见乔晰说:“是我骗了你。黎哥……我……我那天去……我差点被人强奸了,是黎哥救了我。是我求他不要说出去的……真的不关黎哥的事。”

“你……你怎么会?!是谁?”陈西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再次暴怒。

他的声音引起在场的其他三个人的注意。黎清河朝他的方向看了一下,说:“我们走吧,他们应该有很多话说。”

刘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看陆启明已经...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