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三)不知所起-2 【修】

2


焚寂剑气划破夜空而至,原本伏在人身上的黑雾瞬间四散开来。百里屠苏拧紧眉头不敢大意,果然,不消片刻黑雾便又重新聚集成了一团,百里屠苏已准备应战,但对方好像是在打量他一般,迟迟未有动作。

“你是何物,在此害人。”百里屠苏问,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亮。此刻他站得近,闻的清晰,那淡淡的清香正是来自于黑雾身上。

若所猜不错,黑雾应该是妖物所化,但它的样子却与从前百里屠苏见过的那些皆不相同。细说起来便是冤魂恶鬼所化的都如同烟一般,而眼前这一团却更像是雾,漂浮着隐隐的水汽。他猛地想起了江都城外遇见的蛇妖,那日它的身上似乎也有一样的东西。

此时无风,黑雾却像是被风吹过一般不停地变幻着形状。它并未回答问题,虽然它并没有眼睛,但百里屠苏却感觉到自己好像在被凝视一般,这让他微微一愣,就在这时,黑雾忽然凭空消失了。

百里屠苏立刻追了过去,可已经晚了。他仔细嗅了嗅,周围的香甜之气也一并没有了,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有些不甘心的皱了皱眉,确认四周确实已经恢复了平静,百里屠苏收起焚寂去查看倒在地上的伤者。

书生摸样的青年并无大碍,只是昏迷不醒。百里屠苏从他身上闻出几分药味,再看这人脸色嘴唇都发青,确实有中毒之状。他将青年扶起,用真气帮他把体内之毒逼出。不消片刻,青年呕出了一口黑血,然后渐渐清醒过来。他见自己倒在地上,一双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顿时吓得魂不附体,喊道:“妖……妖怪啊!”

百里屠苏不知他是在说自己,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妖走了。”

青年身子使劲往后仰着,样子像是想能离他多远就多远。百里屠苏见他一脸惊恐,手指也指着自己,这才察觉过来,道:“……我非妖。你可还记得发生了何事?”

青年仍是不信服,他眼神警惕的仔细端详了他一番,见他脸色虽白了些,倒确实是活生生的人,这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说:“不是妖就好,吓死我了。刚才在路上走着,忽然眼前一黑就不知道别的了。一醒来看到阁下还以为是妖……冒犯冒犯。”

百里屠苏摇摇头,表示并不在意,继续问道:“昏倒前你可曾闻到过什么味道?”

青年想了想,点着头说:“对啊!是有味道,那种……像是瓜果的甜味,我还想这大冬天哪来的果香,以为是自己吓出幻觉了。不过刚闻到我就晕了过去,所以具体是哪类瓜果我就不知了。”

百里屠苏见他也不知别的了,便站起身来说:“这几日莫要再晚间出来。”

青年跟着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看着前面黑黑的小路想起方才的事仍有些心有余悸。百里屠苏看他一眼,说:“前面带路。”

青年脸上立刻高兴不少,一边作揖一边说道:“多谢少侠,多谢少侠。”然后又自言自语一般碎碎念道:“我谢某当真是福泽深厚,先得了仙人的缘,现在又得少侠相助,当真天道助我,今年开来登榜有望。”

百里屠苏听了他的话忽然心中一动,不由停了脚步:“仙人?”

青年听他语气有些怪,以为他是怀疑自己话里有假,急忙便解释说:“对啊。我三个月前路过铁柱观,不知从哪冒出了只狐妖要抓我,正是那位仙人救了我。我原本只当他是普通的道人,后来才听铁柱观的弟子说,他原来竟是昆仑山天墉城的掌门,辈分可高了去了,容颜不老而已。这难道还不是仙人?”

说完这一通话后没得到什么回应,谢姓的青年便回头去看,见百里屠苏低了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听他问:“他可曾提过要去什么地方?”

青年答说:“据说是路过铁柱观到他们那里一停,真正大约是要去什么山,这我就不知道了。”

百里屠苏不再问了,青年心里光想着赶快回家也不再多说,二人沉默着走路。

这一路平静,再无事端,到了门口青年松了口气,回头想要道谢时哪里还有持剑少年的身影。


难道是要回天墉城?可师兄不是说要去找道友叙旧,取剑?若是去见了道友,那又是哪座山什么门派?

百里屠苏想不出所以然。他听陵越提起时便有些意外。本来有几个道友倒没什么稀奇,陵越年少时便时常被派下山,与几个道观都打过交道,有些交情。做掌门时又时常需要与其他门派来往。但除了天墉城里的人之外,竟有人与他交情甚笃到赠他好剑,这便并不多见了。

陵越手中的霄河乃是恩师所赠,多年来从不离身。与他们的师父一样,陵越也十分爱剑,从紫胤真人那里得传铸剑之法后也曾自己铸造。但碍于掌门身份,他并不能像他们的师父一样,四处云游只为寻得好剑或难得的铸剑之材。所以多年来,比起剑本身,陵越更注重于修习剑道。

百里屠苏一直守到天亮,再无事件发生。太阳初升,橘红的光将云也染了颜色,像一幅缤纷的画作。只是他没有时间欣赏这美景,连续调查了几天他已经有些体力不支,到了住处刚一躺下,睡意便席卷全身,眼皮沉得似乎都能砸出声响。

半梦半醒时仿佛看见有抹红色身影闪过,衣服上金色镶边有些眼熟,但百里屠苏实在累极,实在没有精力再去管了。


不知过了多久,百里屠苏感觉到屋里有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立刻坐起来,抬头一看,果然红玉正含笑站在眼前,语调温柔的说:“百里公子,多日不见了。”

百里屠苏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惊讶自己竟睡了这么久,说:“竟睡到现在……让红玉久等了。”

红玉并不在意,说:“公子不必介怀,若是有要紧的事我自会叫醒公子。不过看公子这劳累模样我倒要担心了,剑灵虽成,但毕竟时日不长,仍需小心才是。”

百里屠苏点头道谢,问:“可是师尊有何吩咐?”

红玉说:“我前几日路过此地,关于城中妖邪之事也听闻了些,察觉百里公子也在此处便回禀了主人。主人身旁无事,便让我来帮公子一把。”

“原来如此,多谢师尊。有劳了。”百里屠苏说。

红玉闻言轻荡宽袖,笑着说:“公子何必如此见外。陵越公子不与你一起吗?”

百里屠苏听她提起陵越有些不自在,略偏了偏头,说:“师兄去找道友了,我听见过他的人说似乎是去了什么山,具体如何我也不知。”

红玉见他面上有些为难,便知趣不问,转言道:“不知妖邪之事公子查的如何了?我上次来去匆忙,知道不多。”

百里屠苏听她没有再提陵越的事暗暗松了一口气,翻出管家给的地图到桌子上铺开,说:“到现在共有十二人遇害,皆是一样的死状。我去事发的地方看过,互相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联系。”

看着图上标注的地点毫无规律可循,红玉问道:“是何妖物,公子可有猜测?”

百里屠苏摇头,将他所遇之事跟红玉说了一遍。

“我本以为它那模样时什么妖怪所化,可是细细想来并没有妖气,好似它本身就是样子一般。”

红玉听罢后略有所思,“周围的人家可曾察觉过异常?”

百里屠图说:“那些人皆是生前便被挖去心肝,想必叫声惨烈。但我问过周围人家,都说未曾听到过任何声响。昨夜我赶去事发之地时那青年中了毒,倒在地上。想来应该是妖物现将人迷倒再行事。还有一件事,我在江都郊外遇见一蛇妖,它被我用焚寂所伤,伤口处也曾散发着一样的黑雾。”

红玉皱着眉,一时也想不出所以然,正当二人思索时门外传来叫嚷声,百里屠苏听出是喜禄的声音。

“哎,那能怎么办,夫人非要吃桃,你说我上哪儿给弄去啊。也只能找地儿躲躲了。”

“冬天哪来的桃啊?夫人这是怎么了,今天一大早起来就非要吃桃,旁的还什么都不要,可把老爷急坏了。眼看就要临盆了,这么着不吃饭算什么办法?”

门外小斯们还在说着,百里屠苏忽然想起什么,对红玉说:“对!那清香之气正是果蔬的味道,现在想来确实有几分像桃子的香气。昨日我救下的青年也闻到了,我现在便去问问他。”

红玉点头,说:“那我也一同前去。”

话毕二人一同消失在屋里,这时,一丝黑雾悄悄从门外蔓延进来,盘旋一圈后又消失不见。



 
评论(5)
热度(21)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