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三)不知所起-5 【修】

5


那是几个月前的事了。红玉到江都城外的山上替紫胤真人寻一块上好的铸剑灵石,找了许久却不曾发现。本以为莫不是被别人捡走了,一个绿衣少年却出现帮了她。

少年之形的树灵还有些内向害羞,与红玉说着话时不时会红了脸。红玉找到那块灵石后郑重的道了谢,见他实在可爱又忍不住调笑他,对方立刻紧张起来,连说话都结巴了。

“他是桃树之灵,一生从未去过严寒之地。后来我曾许诺,在经过时会带几株寒山上的植株给他,以表谢意。”红玉说。

陵越问道:“你可确定是他?”

红玉略一思量,点了点头:“虽无十分把握,但八九成是有的。他曾告诉过我这附近的树灵只有他一个。”

“既如此,不如我们一同去查看一番,一为确定是否是他,二来也许周围的小妖知道些内情,从它们那里也许能打听出些事来。”陵越决定道。

百里屠苏附和道:“师兄说的不错,而且最初我察觉那气息不同寻常时便是在江都近郊,也许能查出什么。”

陵越不知此事,百里屠苏便将他路遇蛇妖的事告诉陵越。

“我见它时它只顾狂性大发,并无心智。蛇妖道行已经不浅,妖力却不纯,实在奇怪。而且,它伤口处也曾飘出一样的黑雾,最后消失时我也感觉到了那股不知名的气息。我本打算将城中怪物除了之后再细查此事,如今看来这两件事大约是有些联系。”

剑灵感知的能力比寻常人要敏锐一些,听百里屠苏如此说,陵越想了想,道:“说的不错,事不宜迟,我们稍作准备便出发。”


到了红玉所说的地方时天色还早,太阳晒在身上有些暖意。江都气候温润,并无真正的寒冬,所以山上也并非荒凉一片,偶尔还可见些绿色。

红玉想起什么,对陵越说:“此地倒是有不错的玄铁,木属之物也易寻。”

陵越略微一笑,说:“多谢。”

百里屠苏听他们说的似乎是铸剑之物,话中不由带了些波澜,问:“师兄要铸剑?”

陵越见百里屠苏眸中闪亮,专注里还带着些好奇。想起他还未见过自己铸剑,便说:“我手中之剑是道友所赠,说好再还他一把。”说罢递过去给百里屠苏看,“此剑名为冰光。”

通体银冰的剑鞘上的花纹比霄河要繁复许多,剑气清纯,剑刃锋利,一眼便知是把好剑。

百里屠苏怔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嘴唇动了几下却并未说出话来。陵越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百里屠苏才说:“与师兄十分相配。”

陵越微笑,说:“通透的玄冰铁倒也难寻,所以我才为难要还礼个什么样的才好。”

百里屠苏点点头,却并未给出什么建议。


三人各怀心事,沉默的走了一段路,直到前面出现一块巨石,红玉说:“就是这了。原本他便是生在这石头边上。”

现在巨石边上空无一物,而且四周连一丝灵气都没有了。红玉神色黯淡下来,轻声道:“果真是他。”

百里屠苏正欲出口安慰,忽然察觉身后有人窥视。他抽剑转身的同时,陵越的法术已经使出,将对方缚住。红玉过去一看,原来是只还未完全成形的兔精,此时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

红玉见它并无什么威胁,便放软了些声音,问:“为何在此处偷看?”

兔精见红衣女子面容精致,眉眼间有股历练之气,但又不失柔和,不似她身后的那两个板了脸的人,不由靠近了些,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来看看木兆哥哥回来了没有。”

红玉蹲下来,问:“你认识木兆?”

百里屠苏和陵越听罢对视一眼,想来这便是那树灵的名字。

红玉问:“你可知木兆发生了何事,去了何处?”

兔精有些害怕的看了看她身后,剑气凌冽让它实在恐惧。红玉回头看了看二人,二人明白,都将佩剑收起。

兔精这才放了些心,说:“那天我看见了,木兆哥哥他不知为什么就变成了黑黑的一团。我还以为他是修炼了新的法术,但从那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你可知他为何变成那样?”陵越往前迈了一步,问。

兔精察觉出他身上的隐约有股仙气,吓得话都说不出来。百里屠苏伸手拽了拽陵越的衣角,陵越一愣,然后摆摆手,表情有些无奈的退了回去。

红玉安抚的摸了摸兔精未能完全隐去的耳朵,说:“没关系,只要你未做错事,他二人不会伤你。”

兔精听了这话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声音大了些,说:“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木兆哥哥说那是不对的,我很听话的。木兆哥哥是我们之中法力最强的,连那个臭蛇妖都怕他。当时木兆哥哥为了救我还跟臭蛇妖打了一架,后来,有个女孩给木兆哥哥治了伤。”

“治伤?”

兔精点头,回想道:“嗯,当时木兆哥哥跟臭蛇妖都躺在地上,我……我胆子小,藏在一旁。那个女孩就出现了,帮木兆哥哥和臭蛇妖都治了伤。她很厉害的,本来臭蛇妖的内丹都要碎了,都修好了。”

百里屠苏看了看陵越,对方脸色也有些凝重。

“她是怎么治的,你可看清了?”

兔精点头,说:“看清了,就像练功时那样。”说着做出一个双手向前的姿势,“刚开始我还以为她是要抽光他们的气,但是不是的。对了,她放进他们体内的东西就跟木兆哥哥后来变化的样子很像。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不是丹药。百里屠苏暗暗松了口气。红玉和陵越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但一瞬的放松之后三人就又紧张起来。

事有蹊跷。

“我见过你,木兆哥哥和你在这里说过话。”兔精指着红玉说。

红玉站起身来,摸了摸它的耳朵,说:“你好好修炼,莫要害人,这样木兆才能安心。”

兔精有些着急起来,问:“木兆哥哥怎么了?他什么时候回来?”

红玉迟疑了一下,说:“他……去了很远的地方,暂时不能回来了。”

陵越松了法术,红玉摊开手掌,一支桃枝出现在手上。她递给兔精,说:“这是木兆让我给你的。”

兔精不懂世事,听了红玉的话便信以为真,接过来后高兴地脸上都发着光。看着它的样子,红玉想起那个温润如春雨一般的少年,眼神不由带了丝悲戚。百里屠苏安慰的看着她,红玉知道他的关切,勉强勾起一个微笑。

树灵已经不在,多留只会更多些伤感,陵越便说:“咱们先回去再作打算吧。”


回了江都后三人又四处寻访了一番,但一连数日下来却再无一丝线索。那神秘的女孩便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而且妖物异常或伤人的事也再未出现,此事仿佛就此结束了一般。

又是一天的寻访无果后,三人坐在桌前商量。

陵越说:“此事线索太少,一时只怕不好查出什么。”

红玉也有此感,问:“那公子打算如何?”

陵越略一思量,说:“不如这样,我与师弟便到处走走,去其他地方再打听一下。红玉出来也久了,不如先回去师尊身旁看看。”说罢去看百里屠苏,对方也正在看他,眼神里的光亮令陵越一愣。

红玉听罢却有些犹豫,陵越察觉她的目光,回过神来,说:“放心,我自有打算。”

百里屠苏并未察觉异样,说:“我和师兄足矣,红玉不必担心。”

红玉看他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轻叹一声,微笑着说:“那好。”


 
评论(30)
热度(26)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