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三)不知所起-8 【修】

8


雨雪渐大,陵越和百里屠苏便找了个山洞暂避。二人寻了些柴草,用火灵之术点着,二人靠着篝火旁边略作休息。百里屠苏五行属火,对寒气感知要敏感些,火光轻跃,在他脸上映出些颜色。

陵越见他靠着焚寂面色有些疲倦,便说:“今日也走了不少路,先行运功后再睡。”

百里屠苏点头,盘腿坐好,本以为陵越会与他一起,却见陵越已闭了眼自己调息。百里屠苏愣愣的看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运功。

外面打起了雷电,洞内霎时一片白光。

“落雪时响雷,倒不常见。”百里屠苏看着外面越飘越大的雪说道。

陵越睁开眼睛,也看了一眼,说:“看这样子只怕要下上一阵了。”


虽然外面惊雷不断,洞内却是很安静,只有木柴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百里屠苏靠着焚寂睡过去之前,心中还在懊恼着自己嘴笨,想了许久的事到了最后也还是没有说出来。

陵越见他睡了,怕他会冷,便取了件长袍给他披上。少年清秀的五官在篝火下朦胧而柔和,与醒着时的稳重不同,此时显得有些稚气未消,倒是像了这副面容该有的年纪。

不知在想什么,睡梦中百里屠苏的眉头也未松开。陵越犹豫了一下,抬手抚上那眉间,正要离开时不想却被握住了手,听见他喊:“师兄。”

陵越还以为他醒了,正要说话,才发现百里屠苏睡得正熟。不知是否是他的手有些凉,伴着这话音,陵越心中竟忽然一跳。

变了吗,陵越心里突兀的冒出这样的疑问。不过这也是在短短的一弹指间,随着百里屠苏靠到他的怀里,陵越叹了口气不再去想,伸手将他揽住,也闭上了眼睛。


百里屠苏醒时天已大亮,陵越收起火灵之术,看他还睡眼惺忪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便问:“醒了?可还觉得冷?”

百里屠苏才觉得身上十分暖和,一看自己正被陵越圈在怀中,顿时有些尴尬,道:“师兄没事吧?被我靠了一夜……”说着急忙自己坐起来,离陵越远了些。

陵越并不在意,站起来说:“无妨,今年这冬似乎来的比往年要冷了许多。”

百里屠苏看外面已经停了雪,山间一片银装素裹。树杈上厚厚的积雪被风吹落下来,砸到地上时在寂静的林间发出沉闷的声响。两只不知在哪里过夜的鸟被这声音惊了,腾空而起,声音清脆的鸣叫着飞走了。

百里屠苏站起来正了正衣服,将篝火埋了。要走出去的时候却被陵越拉住。

“师兄?”百里屠苏见陵越看着自己,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便伸手去摸。

陵越替他将不知何时进了衣领的乱发拨好,语气像是调笑又像是怀念,说:“怎么还是如此不知打理自己?”

手指触过颈间,百里屠苏像是畏冷一般缩了缩,嘴里下意识地反驳:“我只是今日忘了。”

这般嘴利倒不像是前些天还与他有些生疏的师弟,陵越想。


虞山众妖都不知藏到了哪里,他们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阻碍,所以虽然雪天路滑,但到琴川也没有费多少功夫。百里屠苏不久前还从此处路过,对城中各处比陵越来得了解,便在前面带路。

到了客栈却是不巧,大雪让许多商客滞留,店里只剩了一间客房。听着小二这样说,百里屠苏下意识去看陵越。陵越冲小二点头,说:“那就这间吧。”

小二立刻眉开眼笑,收了银子便带着两人上去客房,嘴里还说着:“客官可真是好运气,正好有人退了这屋子,要不啊连这一间都没有了。”

二人跟着他上了楼,推开房门看看房间虽不算大,但十分干净,拢了炭火烧的屋里还算暖和。小二问:“客官可还要些吃食?”

百里屠苏本欲拒绝,陵越说:“来两碗素面即可。”

小二答应着下去了,百里屠苏知道他不想泄露身份引人围观,所以要了吃的。不过,两碗?

“师兄不是要去谷?”

“我用你不用,你多吃些东西暖暖身子。”陵越修仙,多食五谷会有损修行,但剑灵不同。看了看百里屠苏的神情,陵越随口道:“怎么?放心,我不会馋的。”

百里屠苏忍不住笑起来,说:“这我当然知道。只是我和师兄很久未曾一张桌子上用过饭了,自己一个人总有些冷清。”

陵越听罢心中蓦地一软,想起那时屠苏总会找出这样那样的理由,让他陪着他一起吃饭。陵越拗不过他,便随了他,那些年里都不再辟谷。后来百里屠苏修为渐高,饭食不再是必不可少,但陵越也会为他做些来吃,毕竟有总比没有的好。只是陵越那时已开始重新修炼辟谷之术,便不再陪百里屠苏一起了。

“我本打算两碗都给你吃,不知现在你可愿意分我一份?”陵越语气轻快地问道。

百里屠苏一时有些欢喜,急忙点头,但想起什么又马上摇头,认真的说:“不行,师兄尚未渡劫,不能随意破了修行。”

陵越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看着他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旁的东西:“……那好。”

百里屠苏并没有注意到陵越细微的不同,心满意足的露出个微笑来。炭火上烧的水开了,百里屠苏取过来倒了一杯给陵越,问:“这几天我们在这里要做什么?”

陵越帮他把背上的焚寂解下放在桌上,说:“便好生休息几日,那女子到底是何身份,如何应对我们皆都不知,多想也是无用。等你用完了饭,我们便出去四周走一走。虞山妖物的事,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隐约觉得这些事似乎冥冥之中都有些联系。还是多一层小心为妙。”

百里屠苏自然同意。等了不多时,小二便端了面来,清汤上飘着清脆的配菜,看起来十分开胃。陵越坐在百里屠苏对面,跟他说着话,手里也拿了双筷子,帮他把另一碗面挑开不让结了团。


听客栈掌柜讲,琴川这些年从未下过如此大雪。也因如此,街上行人并不多,不见平时的熙攘。二人在城中转了一阵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百里屠苏因此前小金毛犼的事不敢有所松懈,一直机警的打量四周。

因为天气冷,商铺也没有几家开门。路过一个摊位时,陵越不经意看到摆在最上面的一个风车。百里屠苏随着他视线看过去,想起后来被他的那个。床头正对着窗户,一有风时风车就会转起来,那时他总会看的很入迷。

想起那唯一一次的下山,百里屠苏心里涌起些不清不明的感情。他正出神时陵越说:“想起来我还未曾问过你,你从前也喜欢这些吗?”

百里屠苏知道他问的是在天墉城时的他。他看着那风车摇头,说:“那时我心里并未想过这些。若不是师兄偶然曾给我带过那些甜食,我也不知道我原来喜欢甜的。”

陵越的眼光在那些小东西间流转,说:“有时候,我当真有些弄不清,初成剑灵的屠苏和你到底是像还是不像。他所爱所憎,是不是也是你的。”

百里屠苏沉默半晌,说:“如果,当年族人未遭大难,而我就只是乌蒙灵谷的韩云溪的话,也许会是那个样子罢。”

陵越看着他说:“可韩云溪也是你。”

百里屠苏移开视线,看着一旁说:“可我和韩云溪也不一样,和师兄宠——,的我也不一样。到最后,我还是不知道我到底该是谁。”

他的脸在一片雪色里好像比平时还要白了几分,眉间的那一点红痣更加夺目。他脸上迷茫的神色,一如当年那个在幻境中话只说了一半的少年。

两个身影渐渐重叠在一起,陵越不禁上前一步,说:“可我知道你是百里屠苏,是我师弟。从前是,现在也是。”

百里屠苏转过头,陵越带着微笑,眼神坚定不移。他听了这话本该是高兴的,他也确实是的,可是有些什么却隐隐约约在心里翻转,道出模糊的声音。不过最后他还是只点了点头,说:“多谢师兄。”


 
评论(21)
热度(25)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