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平行宇宙小段子 3 END

陵越熬的粥总是很好喝,百里屠苏和霄河站在一旁仔细的学。陵越回头看看他们,总觉得有些好笑。

“所以,不过是普通的做法,并无特殊。”陵越盖好了盖子,转过身,说。

“师兄做的好吃。”

“主人做的好吃。”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陵越笑。


因为霄河有了灵体,陵越想为他做一个剑匣,让他能好好休息。他去寻木材的时候,便剩了百里屠苏和霄河两人在家。

百里屠苏刻着手里的小木片,上面的样子是陵越画的。霄河为那些画轴扫尘,拿了一卷展开。

百里屠苏刻了半晌未听见动静,抬头去看,发现霄河对着那卷轴出神。他看到画上的天墉城,说:“这是从前师兄所画。”

霄河说:“我知道。”

百里屠苏停了手,霄河见他有些讶异的样子,说:“主人从前作画时,都把我放在桌上。”

“可你那时并没有化灵。”百里屠苏说。

霄河点头,说:“那些记忆模糊不清,可我却记得,也许是那时便有了灵识。”

“你喜欢这画?”见他看着画轴移不开眼的模样,百里屠苏问道。

霄河静了一瞬,然后说:“我喜欢天墉城。”


剑身在那里被打造成型,后来跟随了陵越,慢慢有了意识。时间很长,或许又很短,他说不清楚。


“我记得,主人即便雨雪,也会练剑。”霄河说。

百里屠苏有所感,说:“师兄现在也是。”

画上天色氤氲,铜绿带着熟稔。

“有一次,是雨或雪我并不知。主人带着我,在天墉城慢慢的走。石阶上只有主人的脚步声和屋檐的铜铃声。”想起那时候,霄河淡淡的神色也有了变化:“并非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却记得清楚,大约是因为那时我曾想要为主人执伞。”

百里屠苏垂了眼眸,天墉岁月,陵越如何度过,他并不知。

霄河将卷轴收起,看了他一眼,恢复了平时的语气,说:“后来你回来,我很高兴。”

百里屠苏惊讶的抬眸。

“如此,便是雨雪淋湿,主人也不会再是一个人。”霄河说,继续去清扫尘灰。

过了半晌,百里屠苏也开始继续雕刻他的小人。


陵越寻了些好木回来,霄河接过来,说:“主人,我来。”

陵越却不放手,说:“需雕刻一番才好。”

百里屠苏动了动嘴角,说:“焚寂会。”

陵越捏了捏他的脖子。


晚上,陵越替百里屠苏解着发辫,百里屠苏打了个呵欠。

“累了?”

百里屠苏摇头。

“你速度倒快,没有多久就刻好了。”陵越把他的头发拢了拢,拉过他的手看。

“焚寂也能给主人干点事的。”百里屠苏说。

陵越伸手点他的额头。

百里屠苏环住陵越的腰,说:“焚寂还能给主人打伞,陪主人练剑,跟主人看春花秋月。”

陵越定定的看着他,笑了,问:“还有呢?”

百里屠苏也笑,亲着他的嘴角,低语道:“不告诉你。”


衣衫半褪,连长发仿佛也染了水光。

百里屠苏抓着陵越的前襟,忍着胸口传来的阵阵悸动,说:“师兄又作弊。”

他能感觉到陵越的嘴唇弯成笑的形状,背后被搂住,百里屠苏抬手摸索着扯开了陵越的发带。勾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开始解着衣衫。

陵越亲着他的脖子,酥麻的感觉让百里屠苏呼吸忍不住沉了一些。陵越的手划过他的腰线,手心的火热引起皮肤的颤栗。

虽然已不是初试云雨,可手指进入时还是有几分不适。陵越细细的亲吻着他的下腹,腿间,让他适应。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将陵越拉过来,亲他的嘴唇,然后一个用力,将陵越压在身下。

“焚寂要给我干什么?”陵越抚着他的后腰,笑着问。

百里屠苏挪动着位置,说:“不告诉你。”


百里屠苏的手臂在两人间撑开些距离,颠簸中他依然看得清陵越额角的细汗,难以言说的神情让他心中荡起涟漪。




快要入眠时,他感觉到陵越落在他发顶的亲吻。

“你陪着我,就是最好的事。”

百里屠苏在黑暗中勾了嘴角。


END







扣扣扣。

“主人,请用汗巾和热水。”






“那时候主人画的最多的就是我。”霄河说。

百里屠苏眼角抽了抽,说:“别编了,你根本就没有灵识。”

“哦。”




【恶搞小剧场END】










 @苏半仙 虽然迟了一天,不过生日快乐啊~


PS:这篇如果没有意外基本不会有更啦~霄河其实和师兄真的只是纯纯的主仆情,没有别的,他也不是故意针对屠苏或者怎么样,只是怎么说,护主?屠苏也不能算吃醋吧,这是情趣噗







评论(24)
热度(33)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