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起承转合系列2】AU 道士和妖 1

警告:因为这篇本来是就是衍生的衍生了,人设和性格跟原作差很多,所以OOC什么的真的不是演习,介意的请注意避让


1


道士捡了一只妖,虽然叫他妖,却不知他真身。


那只妖带着一把红色的剑,道士在路上遇到他时,他板着脸站在那里。问他是不是迷路了,他也不说话。道士看了看四周,周围有村落,把他放在这里他不放心,就顺手领着他回了隐居的地方。

“我道号陵越。”道士说。

不知是什么妖的妖眨了眨眼睛,不知道听懂了没有。


道士住的地方不是很大,连多余的床都没有。妖跟在他身后,不知所以然。

“你可会化形?”陵越问。

妖看着他,没有回答。

“难道是听不懂话。”陵越自语道。

妖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他伸手拽了拽陵越的衣角,指了指床。

“你要睡觉?”陵越问。

妖还是只看着他,手里又用了些力,拽他。陵越拉过他让他躺下,妖又打了一个呵欠,却不肯闭上眼睛。

陵越看着自己被拉住的衣角,又看看妖,明白了几分。他坐到床边,妖很自然地往里挪了挪。


陵越醒来时,妖已经醒了,正趴在枕头上玩着他的头发,眸光闪闪,看起来十分有兴致的模样。

陵越稍微偏过头,头发便从妖的手里滑走了,妖有些委屈的看着他。陵越轻笑,问:“你可有名字?”

妖愣愣的看着他。

陵越自知多问,道:“忘了你不懂。不过总该叫个名字才像样子。”

妖趴到他的肩膀,伸出手指戳他的脸。陵越抓住他的手,问:“叫什么好?小妖?”

妖的手挣扎。

“大妖?”

妖嘟起嘴。

陵越笑,不知为何,他对这妖总觉得似曾相识。他的弟子都觉得他严肃难接近,可对这妖他却换了副模样。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他从来不愿多想,随心而活便是最好。

“那叫你什么?”陵越问,目光不经意看到桌上的书本,他灵光一现拉着妖起来。

“你随意指一段可好?”他随意抽出一本,递给一副不明白摸样的妖。

妖接过去,翻来覆去,陵越耐心的等着。妖发现了什么,递给他看。

“屠苏酒?”他翻过书皮,才发现这是本写民俗志趣的书。妖指的是两个人在月下对酌的画,旁边提了一首诗。


不觉老将春共至,更悲携手几人全。

还将寂寞羞明镜,手把屠苏让少年。


陵越看了看妖,妖伸手指着图上的小人。陵越笑起来,说:“就叫屠苏如何?”

妖看着他,半晌用手指也将自己的嘴唇弄出微笑的形状。



TBC


诗:顾况诗《岁日作》







评论(22)
热度(25)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