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AU】古剑江湖 1

1


百里屠苏自入师门,从来没有下过山,看到什么都新鲜。陵越自在的走着,装作不知道他在后面这里看那里瞧的动作。有个小摊前面摆了不少玩偶,百里屠苏驻足探了身过去仔细的看,他看的专注直到陵越把钱袋放到他眼前才回过神来。

“师兄?”

陵越抬了抬下巴朝那摊子示意了一下,说:“喜欢就买一个罢,难得下山。”

百里屠苏又看了两眼,摇了摇头,说:“还是算了,等我回去再自己捏。”

“真的不要?”陵越问。

百里屠苏听着他话的语气总觉得他是在跟小孩说话,于是更坚定的说:“不要。”

陵越嘴角扬了个弧度,拉了他的手臂一下,说:“那先赶路,等我们找到住的地方你再慢慢看。”

他们一路走得不快,到了这个时辰还没有吃过饭,百里屠苏跟陵越并肩走着,有些促狭的问:“是师兄饿了吧?”

陵越拍了拍他的头没说话。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要一般高了,这些年过的快到陵越有些恍惚。他说:“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该好好吃饭休息。”

百里屠苏挺了挺腰背,用手量着自己和陵越的身高,说:“我肯定要比师兄高。”

他从小时候就喜欢和陵越比身高,陵越比他大了几岁,他当然比不上,为此没有少气馁。他们住的房间里,有两列由低到高的线,百里屠苏会用木尺放在陵越的头顶,还要压一压他的头发,然后才在墙上画好线。有好几年,他这个动作都是翘着脚才能完成。而轮到陵越给他量的时候,他又会这样那样的想要偷偷作弊。

“是是是,你最高。”陵越又拍了拍他的头顶,说:“长成柱子我看你住到哪里。”

百里屠苏不在乎的说:“天为盖,地为床。”

陵越眼里闪起一丝狡黠,说:“到时候给你做衣服要费多少钱,我可要算一算。”

百里屠苏一下听明白了他的话,直到下山,他才知道山下买东西是要银钱的,陵越明显是在拿这开玩笑。感觉脸上热了一下,百里屠苏眼睛转了转,反而理直气壮地说:“师兄从前没告诉过我,我哪里知道。”

陵越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轻微的一紧。在天墉城,除了师尊,自己和芙蕖,他与旁人没有恩怨已经算好,更不必谈交情。山上与世隔绝之地,眼看比他小的芙蕖都能够下山,可他从未得到允许能够出山门一步。没有人告诉过他,自己也未曾见过,不知道倒也是必然。

“所以倒是我教导无方?”陵越说。

百里屠苏皱眉,他最不喜陵越这般说话,更加显得他小了许多。陵越没有注意他的变化,他看到了前面的客栈,指着那里说:“这几日我们就先住在那里,如何?”

百里屠苏眼睛也没有看一眼,闷闷的说:“随师兄。”

陵越听他话音不对,停下问道:“怎么了?你若不喜欢我们就换一家。”

百里屠苏摇摇头,说:“这里就可以,走了一天有些累了。”

陵越放心,微微笑了一下,重新迈开了脚步。百里屠苏没有马上跟上,陵越即便背影也看起来十分成熟稳重,想到自己追了这些年,可不知道还要追多少年,便有些说不出的感觉。有时候他希望时间走得快些,他能赶快长大,有时候又希望时间慢些,希望陵越能够等他。

陵越已经走出了几步远,怕他发觉,百里屠苏默默地握了握自己手中的剑赶了上去。至少已经能够下山,总能够追的上。

他二人进门时,一身富态的掌柜正在翻着账本发愁,抬眼看到一个青年带着一个少年进了门,赶紧迎了上去。

“客官请进请进,可是要住店?”看到他们都背着包袱,掌柜的问道。

陵越点了点头,说:“两间客房。”

他说完这话后,同行的黑衣少年似乎看了他一眼,不过掌柜的并没有在意。看他二人手里都拿着剑,掌柜暗暗咂咂嘴,心下想着,又来了,不过嘴上还是十分周到的说:“好好,我这就叫小二领二位上去。房间每日都打扫干净得很,二位请稍等。”说完就去了后面去喊人。

百里屠苏打量了打量这客栈,桌椅板凳装饰排列看起来也不错的样子,只是没有几个人,有些冷清。陵越看到柜后的房牌都挂的好好地,似乎除了他们没有别的人住在这里。等了不多时掌柜和小二就出来了,掌柜一脸笑容,眉毛和眼睛都挤到一起了,歉意的说:“实在不好意思,最近人少就没有顾那么些人手,让客官久等了。”

陵越并未在意,登录了姓名付了钱,说:“还要劳烦掌柜送些饭菜到房里。”

掌柜急忙点头,说:“好好,只是可能要慢些。实不相瞒,这里统共就我和一个伙计,若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客官多多包涵。”

百里屠苏看了眼门外人来人往的街道,有些奇怪的问:“这里紧邻大道,看外面也热闹,怎么会没有人住?”而且这客栈也不小,只他两人光是每日洒扫只怕就要累坏了。

掌柜听了这话立马苦了脸,他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模样,穿的十分体面,长得算是平常,只是五官凑的近了些,这脸一皱就活像是色子上的一个面。“还不是那伙山贼给闹的,三不五时的就拦路打劫,谁还敢走这条路。从前我这里的生意可是好的不得了,不是我向二位吹牛,若是一个月前,您二位来还不一定有地方供二位住呢。”

百里屠苏和陵越对看了一眼,问:“山贼?”

掌柜咬咬牙做了个不愿多说的表情,瞄了一眼的他们的剑,说:“二位一路来还不知道?我看二位皆是练武之人,还以为又是来除贼的。”

他说这话时似乎带了一丝讽刺之意,陵越看了他一眼。百里屠苏没有听出什么不同,说:“我师兄弟二人走的是城北的小道,不知这其中缘由。不如我们就在大堂里吃,还劳烦掌柜给我们讲讲这里发生了什么如何?”他偏过脸对陵越说。

陵越并无异议,点了点头。百里屠苏眼睛顿时一亮,如同黑夜里划过的坠星,陵越压着笑,摸了摸他的头顶,百里屠苏只顾着高兴,也忘了要把他的手甩开。

此次下山就是为了历练,行侠仗义行善除恶,刚一下山就碰到山贼闹事,百里屠苏难免有些跃跃欲试。若是平时换了旁人,陵越大约要嘱咐几句“莫要冲动”之类的话,毕竟年轻气盛,一时只顾了一试身手不顾大局之事不在少数。不过对百里屠苏,他自小把他带大,懂他的脾气性子,知道他做事有分寸,不必自己操心,而且他这开心模样陵越觉得倒也有趣的紧。

两人在大堂里随意找了一处坐了,先喝了些茶水。过了不久,掌柜端了两碗面从后厨出来,小二在后面跟着端了几个精致的小菜。

掌柜边放着碗盘问道:“还未问过少侠是何门何派,师从何人?”

陵越听了眼眸里清光回转,笑道:“听掌柜这话,看来对江湖中事知道的倒是不少?”

掌柜大笑说:“我不过是个开客栈的,你们这些武林中事也都是听过往的客官们说说罢了。而且前一阵来这里除贼的那一群一群的人,天天嚷嚷着自己门派如何如何,还没见到山贼,反倒先自己内讧了一通。”似乎是想起那时的情景,掌柜的一边摇着头,一边拖着腔调“唉”了一声,有些幸灾乐祸。

这种事陵越听得多了,并不甚在意,百里屠苏却头回听说,难免有些好奇,不过他知道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只看了看陵越便算了。




TBC


 @riffcain 的点梗~拖了这么久不好意思~久等~【其实我早就想写但是一直没有下笔,被点梗了就拿出这个设定来凑数了噗,别打我~

暂定应该不会很长,不过更新不能保障,实在太忙……QAQ



评论(15)
热度(30)
  1. 黑崽刷越苏脑洞集散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