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四)风声来时 1

1


“我来拦住他!”方纪昀手起结印,口中快速的念着佛咒,一道金光横空而出,将草妖拦住了去路。

红玉看准时机,双剑从手中甩了出去,划出了一条红光后直接穿透了草妖异化的身体。陵越对百里屠苏略一点头,冰光与焚寂同时使出玄真剑法,清光散后便看到草妖异化的身体扭成一个圆圈状,在一声尖叫过后便化为了灰烬。

众人各自收了招式,陵越将冰光入鞘,又起了一招净化咒,收回手时他的余光不经意瞥到一抹淡淡的绿光。

方纪昀见他看自己,先是一愣,然后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脸上表情像是吃了一惊,他急忙就将玉佩从腰间解下,拿在手里。绿光若隐若现,映在他脸上。百里屠苏走过来时看他皱着眉头,神情竟难得的严肃。

“猴儿,这是怎么了?”红玉收了双剑,走过来问道。

方纪昀略一楞,手忙脚乱的把青玉司南佩藏到身后,说:“啊,啊?没有没有,没什么。”

他这副样子无疑就是在坦白的告诉众人他在撒谎,但不等被人发问,方纪昀就先跑去跟村民说话了,将众人甩在了身后,剩下百里屠苏,红月和陵越几人互看了一眼,都有些不解。


一个月前,百里屠苏和陵越在琴川的街上偶然听到有人谈论妖物的事,听描述这些妖似乎多有异常。联想起虞山被异化的众妖,他们没有怠慢,不日便启程前往。到了所在之处,发现果然是不错。大约也是从那时起,各地妖物纵横的事逐渐多了起来,百里屠苏一行便一直于各地之间奔波,直到昨日来到了甘泉村。

一番交谈后里长热情的挽留道:“天色不早了,几位若是不急着赶路便留下来吧,我们村子虽小,可住的地方总有的。”

陵越微微额首,道:“那就有劳了。”


晚饭时方纪昀一反常态的没有高谈阔论几句,而是端着自己的碗老老实实地一口口的吃着。百里屠苏看他这样子越发觉得奇怪,便想放下筷子问个明白,只是还没放下,他的筷子便被陵越的挑起。百里屠苏看过去,陵越冲他微微的摇了摇头。红玉也看着他,唇角含笑。百里屠苏皱了皱眉,便又将话收了回去。

接连的赶路众人都有些疲惫,早早的便去睡了。陵越睡了不知多久,醒来时月光如银沙一般,有个人站在院子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想起今日种种,陵越轻轻起了身。

“纪昀。”陵越叫道。

方纪昀似乎被他吓了一跳,迅速的就回过了身,“……陵越大哥,这么晚了还不睡?”

陵越冲他笑了笑,方纪昀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方纪昀又开始挠额角,犹豫了一下,说:“我……确实有点事。”

陵越点头,道:“可是有关那玉佩?”

方纪昀神色有些尴尬,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你们想问,我……我早就想说的,但是就是……所以……”

他这句话虽等于什么都没说,陵越却也没有在意,只是说:“既如此,那就想清楚之后再说也无妨。”

方纪昀脸上挣扎了一下,然后摆了摆手放弃了一般的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

“师兄?”百里屠苏推开门出了屋子,有些疑惑的轻声喊道。

陵越微微一笑,朝他点了点头。方纪昀看着他走过来,翻了个白眼,说:“你身上是不是安了什么暗器,还是使了什么秘术,专门用来盯着你师兄。”

百里屠苏没跟他还嘴,神色有些微妙的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醒来时看到陵越和方纪昀站在院子里,两个人似乎说着什么,但声音太小他听不真切,所以才出来看看。

方纪昀像是被他这话哽住了一般,瞪着眼睛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陵越看了看他们俩,活像是寻到猎物的鹰和被惊吓到的兔子,心中便忍不住发笑。不过这话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便稍稍挪动了一下位置挡住了百里屠苏的视线,说:“纪昀正和我说玉佩的事。”

方纪昀被陵越一护,虽然还有些心虚,但还是拿出了些气势来:“别看我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才想找陵越大哥商量一下。”

百里屠苏抱着胳膊,眼睛盯着他,喉间发出个不明意义的音节,说:“哦?”

方纪昀最怕他这动静,心里恨恨的撇了撇嘴。三个人一时无话,四周便又陷入死寂。终于方纪昀受不了了,今夜连点风也没有,这沉闷的气氛压得他都要喘不过气来:“行了行了,我说还不行吗,又……又不是什么大事。”

他话音未落,就响起红玉调笑的声音:“怎么,有什么事还要半夜来议论?”

“女妖怪你倒是会算时间……”方纪昀无奈的说,肩膀也耷拉下来,有气无力地说:“好了这下人齐了。”

红玉挑了眉,看他没什么精神的样子故意与他打趣,往前探着身子,道:“我夜观天象,测算到猴儿怕是有事要发生所以来了。”

方纪昀被她逼得使劲往后仰着,整个都快成了一棵风中被吹歪的小树,“你,你别凑这么近啊。那你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事儿?”

红玉站好,手抵在下巴上好像在认真地想。百里屠苏也好奇,陵越看了看他,说:“红玉就说吧。”

红玉面色严肃的点点头,然后一字一顿地说:“红,鸾,星,动。”说罢扑哧笑了。

方纪昀瞪大了眼睛脸都红了,百里屠苏本以为是玩笑,可看他这表情也忍不住问:“真的?”

方纪昀立刻就像被火烧了一样跳起来,喊道:“什什么真的假的!木头脸你平时那副木头样去哪儿了?!”

百里屠苏冲他比了个手势让他噤声,方纪昀这才记起这时分周围人家都睡下了,只能硬拧了一张脸咬着嘴唇闭了嘴,一脸的不甘心。陵越拍了拍百里屠苏的腰,忍着笑说:“好了,纪昀别在意,先说说吧。”

方纪昀表情变了变,嘴巴动了动不知道埋怨了些什么,然后渐渐正经了起来,他看了看盯着他三个人,稍微犹豫了一下说:“我这次出来,其实是有目的的。”

陵越闻言面上不动,他早就觉得不对劲,当日辞别时方母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总是让他有些在意,如今看来,果然事出有因。

方纪昀看了他几个一眼,攥了攥手里的玉佩,说:“我说过,我不是方兰生的转世,这是真的。有人长得不像爹娘反而像爷爷,我只是像了我祖祖祖祖祖祖爷爷而已。青玉司南佩,本来是丢了的,可是我小时候不知道怎么又给找回来了。我爹认得这玉佩是我们家的传家宝,也隐约知道一些这玉佩的事,就带我去找了一位大师,可大师说这玉佩已无从前之力,已经变成了普通的玉佩了。”

百里屠苏心中生疑,说:“可今日它闪光的样子和兰生用时分明是一样的。”

方纪昀点头,说:“虽然具体在哪里又是如何捡到我已经记不得了,但是我记得我把它拿在手里时当时它也是闪着光的。我把这事告诉了那位大师,他当时也吃了一惊。”


那时的方纪昀不过五岁,玉佩在他手里分明很大一个,到了爹和方丈大师的手里却显得小巧了不少。他看着两人都只顾盯着看那玉佩,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呵欠。方丈大师的目光被他吸引过来,看了他一眼,脸上神色一闪,有些恍然大悟的低声道:“原来是机缘未到。”

方纪昀的爹赶忙问:“方丈的意思是?”

老和尚据说已经一百多岁,方纪昀看他胡子眉毛全白了,忍不住在脑内乱七八糟的想自己以后会是个什么模样。方丈扫了他一眼,那眼神仿佛能够看透人心读懂他所想,让方纪昀忍不住抖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听着不敢再瞎想。

方丈并未在意他的走神,摸了摸他的头,说:“这个孩子与你家祖上有缘。玉佩此时不现真形是因为时机还未到,等到了,你们自然就会知道。在此之前便将它当做普通饰物,让公子好生戴着吧。”

方纪昀站的腿都要酸了,方丈说的他也不懂,就去拉着他爹的手想要走。方老爷自然是不许的,怕他调皮就抱了他起来。

“那大师可知道,这时机是何时?”

方丈微微一笑,抚着胡须说道:“既是天意,那自然并非我等可以擅自揣测的。”

“那……是好是坏?毕竟先祖那时……”想起从长辈那里听来的那些事,方老爷不由有些担心。

“一切皆乃天意缘法,现在说来还为时尚早,贫僧也难以断言。小公子慧根不错,方老爷不妨让他读些佛经典籍,对他没有坏处。”方丈后句话转的突然,方老爷一时没有跟上,不过想起他们方家与佛法素来有些缘分,对方丈这话便认同了,说:“那我便让他时常到这里来修习如何?还望大师能够指点他一二。”

方丈笑而不语,又伸手慈爱的摸了摸方纪昀的头。




TBC


更新不定,最近真的好忙好忙好忙啊啊啊啊啊啊【暴走!


评论(9)
热度(1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