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AU】古剑江湖 2

2


“师门做事不喜张扬,还望掌柜勿怪。在下陵越,这是我的师弟百里屠苏。”陵越指着自己和百里屠苏介绍道,并没有透露其他。

百里屠苏看他一眼,似乎想到什么,不由蹙了眉。

掌柜的眼神有些微妙的在他们中间打了个来回,然后说:“低调是好事,低调是好事。”好歹还是知道给师门留面子,若是打不过只会丢了自己的人也不会连累了师门名声,年轻人能够想到这一层,倒心思也算是细腻。

百里屠苏见掌柜捏着胡子似乎在赞许的点头,心里想起他的前面种种言论就明白几分,便觉得有些好笑,催道:“还请掌柜讲的详细些。”

掌柜点了点头,替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说:“这些山贼是半年前出现的,具体从哪来的我也不知道。贼首叫做李潘安,据说生了一副好皮相。”

陵越一愣,放了筷子说:“我曾听说过此人,只是后来他那翻云寨不是已经被天墉城的人挑了吗?”

掌柜摆摆手,说:“那是以前的事了,当时是被除了不错,可是两个月前这个李潘安不知从哪又冒出来,还带了一大帮兄弟,倒比之前更猖狂。”

“……那天墉城的人如何没有再来?这里离他们相距并不远。”百里屠苏看了一眼陵越,问道。

“嗐!还不是那些山贼下了命令,说谁要敢去通风报信就杀谁全家。那些所谓江湖人士,在我看来也心眼小的很,大约不去告诉天墉城也是为了给自己挣些名头,偷偷的来又偷偷地走,想要在人家眼皮子底下逞威风。”掌柜不屑的说:“若说天墉城的弟子倒也来过几次,不过大多是在城北转转罢了。他们一来呀,那帮山贼就得了消息派人在街上看着,有个卖纸张的试着要给那些弟子传个信儿,被他们逮住差点没要了他们一家老小的命,连闺女都被掳了去了。这么一来,你说谁还敢呀?他们好歹只是路上打劫那些过路的,倒是不来城里作乱,所以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陵越皱了眉,心下有些怒意,半年前翻云寨还是他带了师弟剿平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忙于山中事务不曾下山,但仍派了陵卫等人下山巡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等事。天墉城在江湖中乃是名门正派,处理江湖中事素来公正无私,也因此多多少少罪过些人,只是不想他们竟为了门派间的恩怨将大义放置一旁,弃百姓安危于不顾。

他正生气时,面前的碗里被夹进了一粒花生。他抬眼,百里屠苏眨了眨眼睛,说:“师兄尝尝。”

陵越明白他用意,心中一暖不禁失笑,百里屠苏抿了抿嘴唇,嘴角有丝得意。陵越问:“掌柜可知他们有多少人?”

“他们那寨子少说也要有一两百人吧,不然那些除贼的‘义士’也不能来了一批又一批又接着又被打跑了。不过他们本身也不是些什么入流的门派,只会逞凶斗狠,我看着啊和那些山贼也差不了哪去。所以这山贼到底是不是厉害谁也不知道,说不定是对手太弱。”掌柜说到最后被自己的话逗的笑了起来,又抚须摇头喝了口茶。

“掌柜可知除了卖纸张那家的女儿,还有没有别人别掳去的?”百里屠苏问道。

掌柜被他提醒,一拍手,说:“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听说呀他们后天就要娶那姑娘当压寨夫人呢!唉,可怜的孩子,自小就听话,怎么要糟了这个罪。至于其他人,反正我们这儿的就林家姑娘一个,别的我就没有听说了。”

“那掌柜可知道姑娘的名字?”陵越说。

“当然,叫林婉柔,可是个漂亮的姑娘。今年已经到了婚嫁的年纪了,上门去提亲的不至于踏破了他家的门槛也差不多了,只是婉柔不知道使什么拧,就是不同意,谁也看不上。她被掳走之前,我才刚听说刘员外亲自上门去提亲,想让她嫁给他的小儿子,婉柔她爹也动了心,可是她怎么也不肯同意,跟她爹闹别扭说是饭都不吃了,要是她爹同意,她就那么饿死。”

说起这个姑娘掌柜的话头就开始收不住,陵越和百里屠苏对看了一眼,颇有些无奈。

“这姑娘也是命苦,上半年那回就差点儿被人家掳走了,这回……唉,这都是命呀。”

陵越本没有细听,但听到掌柜这句不经意的话,心里忽然划过几丝思绪,隐约想起了什么。小二这时候从后厨出来了,撩开帘子喊道:“掌柜的,送菜的老王来了,您过来看一下货单。”

掌柜的一听急忙起身去了,陵越扫了一眼桌子,百里屠苏的面还有一半留在碗里,已经结成了一团。陵越塞了个馒头过去,说:“想长高就好好吃饭。”

百里屠苏看了看自己的碗,说:“下一次我可不吃面条了。”

陵越笑了一声,自己也拿了一个馒头过来,说:“吃完我们上去再商量。”

百里屠苏点了点头。


客房算是干净,百里屠苏东西也没有放就跟着陵越进了他的屋子,门一关,就问道:“我们明天怎么办?”

陵越把包袱放到桌子上,拿起剪刀剪了剪烛心,光线在他的侧脸摇晃,他问:“你说呢?”

百里屠苏慢慢的过去,抿着嘴唇想了一下,说:“明天我们先去探探路,从这里到翻云寨要多长时间?”

陵越示意他坐下,问:“有两条路可走,若说距离最近,自然是从他们常出没的城南大道一直走,大约一个时辰便可到了,可是他们若是在那里打劫只怕会惊了他们。从城北绕路的话需要爬山,大约就要耗一个上午了。”

百里屠苏摇头,说:“我想他们明日应该不会出来打劫,寨主娶妻是大事,他们应该都在寨子里准备,所以应该无碍。不过那条路上应该会有他们的暗哨,我们还是要小心。”

陵越点头,又问:“什么时候去?”

百里屠苏眨了眨眼,说:“中午。”

陵越笑了,伸手要拍他的头,被他偏过去手掌就落在了肩上:“晚上好好休息,掌柜既说他们在城中有人,我们两个怕已被人盯上。明早我就带你先去城里晃晃,把那些人引出来,然后给师尊送信,请他派些人手来。”

说到这件事,百里屠苏看了看陵越的脸色,问:“师兄不生气了?”

陵越摇了摇头,放下手说:“这事是我疏忽,当日没有擒到李潘安我曾嘱咐过师弟们要注意搜寻他的踪迹,不成想还是出了岔子。”

百里屠苏随手拉住了他正要收回去的手,说:“师兄莫要自责,师兄这几月忙碌无从分心去找也是难免,若是论起来,我也要担一半的责任。”

天墉城的弟子头回下山素来是要有师兄师姐带着的,时间也就只有半月。陵越从前每年都要带好几批师兄弟下山,这几年却少了。他是城中最德高望重的弟子,且是大名鼎鼎的剑仙紫胤的大徒弟。掌门年纪渐长,虽然没有明说,但这些年众人心中都明白,他几乎肯定会是下一任的掌门之选。从前陵越多是处理门派内的事,这两年门派外之事掌门也有意让陵越参与,便一直忙得很,亲自带师弟师妹们下山的次数也几乎没有。而这一次他们的师尊紫胤长老不仅让陵越同行,还给了两个月的时间,所以为了不耽误门派中事,这几个月陵越都在提前准备,将事情安排妥当。






TBC



越写越磨叽……


评论(7)
热度(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