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天墉娱乐圈 7

7


虽然每天都会睡在一张床上,但是这稍微有些久违的带着目的性的抚摸还是让百里屠苏不易察觉的抖了一下。陵越亲着他的嘴唇,手掌在他腰线上来回的游动,百里屠苏觉得有些痒,忍不住要躲,然后笑出声来,说:“我先洗澡,出了一身汗。”

陵越耸肩同意,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百里屠苏只看着他自己却不动作,陵越问:“怎么了?”

百里屠苏抱起手臂说:“事先声明,我不想在浴室。”地方小,上一次他差点磕到膝盖。

陵越扯过他的手帮他把上衣脱下来,说:“嗯,不在浴室。”


“所以,你……你现在在干什么?”百里屠苏一边伸着脖子努力呼吸,一边断断续续的问。

陵越握住他的腰让两个人下身贴的更近一下,相触的瞬间百里屠苏忍不住一个挺腰,正好让自己正在被亲吻的地方划过陵越的牙齿。淋浴间不大的空间里水还在两人中间称职的流,热气腾腾的让陵越看不清,他抬起头来去找百里屠苏的嘴唇。

“没干什么。”

两个耳垂红的彻底,陵越一边轻轻地啃咬一边听着百里屠苏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耍赖。”他恨恨地说,伸手环住陵越的腰主动侵过身子去亲吻。

“你这样可没有在帮忙。”陵越轻笑,声音比平常要低了一些。

百里屠苏咬了他的下巴一下,注意好了力道确定不会留下痕迹,说:“不想在浴室。”

没等陵越回答,手就划过来撑在陵越的肩上,一边保持着亲吻的姿势一边把他往外推。

“打赌?”陵越任他推着走,说。

百里屠苏停下看了他一眼,说:“赌什么?”

他的脸被热气熏得也很红,表情有些挑衅。陵越做思考状想了想,说:“你要是输了以后的采访要自己说话,我要输了就替你答你不爱答的,怎么样?”

百里屠苏眼角抖了抖,他随手关了花洒,说:“我是因为演戏而演戏,又不是为了让媒体采访。”

陵越亲亲他的眼角,说:“不是为了他们,为了你的粉丝。她们肯定想听你多说说话,看你多拍些照片。无聊的问题就不要理,捡你喜欢的答。”

百里屠苏贴着他的额头,两个人的头发都是湿透的,水珠滴在陵越的睫毛上,百里屠苏替他抹了去,闷闷地说:“可我本来就不喜欢说话。”

陵越捏了捏他的脖子,说:“那你现在在跟我干什么?”

“……不知道你说哪件事,而且,你怎么就知道我会输?”百里屠苏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咬住陵越的嘴唇把他的话堵了回去。一手扶着他的腰,另一手径直探下去。

陵越后退了一步,已经出了淋浴间的门,他嘴角勾了勾,也开始了自己的还击。他出其不意的扣住百里屠苏,手指迅速的碰到后面好像下一秒就要进去。百里屠苏一愣的功夫,陵越已经将他推回淋浴间,不等他拒绝的扶住他的大腿蹲下身去,在百里屠苏的试图阻止中开始舔舐。

狭小的空间里声音好像被放大了许多,他挣扎了几下,但是口腔的热度让他没办法拒绝,浑身都像是在蒸桑拿一样,不知是汗还是水流进眼睛里,他不得不闭上眼睛。于是那细小滑腻的水声,自己的喘息和心脏跳动的声音,还有陵越沉重的呼吸声就变得更加明显。

不知过了多久,百里屠苏喘着粗气背靠着墙,低头看着陵越眼角都发着红:“……不算。”

陵越点点头,一本正经的擦了擦嘴角白浊,手指进入的时候扬起个笑脸说:“当然了,这才刚开始。”

百里屠苏拧了他的耳朵一下,气哼哼地说:“狡猾。”

陵越亲着他的大腿内侧,有些凉的湿发划过皮肤带来了一股奇异的触感,酥麻从那里一直蹿到腰上,让他不得不用手撑住陵越的肩膀。

“这叫战术。”陵越笑着说,他的嘴唇红的有些情色,心情显然十分愉悦。


最后百里屠苏终于能趴到床上后还是很不甘心。陵越给他吹着头发,不成调的哼着不知名的歌。

关了吹风机,陵越问:“饿了吗?我去打电话让他们送餐来。”

百里屠苏点点头,他的脸趴在枕头里,两只手自然地落在两边,一派完全不想动弹的模样。陵越忍不住又揉了揉他的头发才去了。

等他回来后,百里屠苏已经坐起来了,眼睛闪亮亮的。陵越笑了,问:“想什么好事呢?”

百里屠苏勾了嘴角,说:“没什么。”

陵越有些疑惑,但这念头一闪就过去了。后来等他再想起来的时候,实在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问清楚。


剧组的生活过得很快,杀青的时候百里屠苏还有些恍惚。不等他反应过来方兰生已经拿香槟喷了他一头。

“噗!”红玉笑的很不淑女。

百里屠苏抹了一把头发,等着他一字一顿的说:“方,兰,生!”

方兰生自己也知道闯祸了,赶紧把瓶子往导演手里一扔就跑,嘴里还在喊:“哥!哥!”

你叫一百声哥哥也救不了你,百里屠苏这么想,随手抄起一块蛋糕跟在他身后追。眼看他就要追上的时候,陵越还真的出现了。百里屠苏一个急刹车才防止自己把蛋糕糊到陵越的西装上。

“头发上怎么了?”陵越问。

百里屠苏狠狠地瞪了一眼躲到道具后面偷窥的方兰生,陵越回过头去看了看,方兰生赶紧露了个笑脸夸张的对着陵越打招呼。陵越心里明白了几分,笑着说:“又跟兰生玩呢?”

“谁跟他玩。”百里屠苏接过他递过来的手帕动作粗暴地擦着自己的头发,他最讨厌这些黏黏腻腻的东西。

陵越找人要了条毛巾,拉着他去了旁边一个没人的地方,说:“收拾一下,老师在等你。”

百里屠苏动作停了一下,说:“老师也来了?”

“你的第一部戏杀青,老师当然要来看一下,再说老师也有出演。”陵越帮他擦着领子上沾到的酒,说。

百里屠苏感觉他凑得很近,鼻息让他脊背都僵硬了,他犹豫了一下,说:“那……等会儿老师要说什么?”

陵越捏了捏他的脖子,说:“别担心。”

百里屠苏看了一眼周围,这里很暗,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伸手握住了陵越的手。陵越马上回握了一下,说:“日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过,我们不是说好了?”

百里屠苏点了点头。他没有说以前陵越也说过这样的话,可是后来日子就不像从前了,他们开始小心一些以前并没有太在意的东西。百里屠苏并不是不理解或者不情愿,只是有时候还是怀念一下以前。


他们进门的时候紫胤正在喝茶,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百里屠苏和陵越喊了一声:“老师。”

紫胤睁开眼,手抬了一下示意他们也坐下:“还习惯吗?”

百里屠苏点了点头。

紫胤又看了看陵越,说:“你也辛苦了。”

陵越说:“我都还好。”

紫胤点了点头,然后说:“好了,你们回去吧。”

百里屠苏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两秒还是陵越拉了他一下他才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说:“老师……”

紫胤抿了一口他的茶,看着热气袅袅,说:“和以前一样,不要让我操心。”

只这一句话意思已经很明显,陵越笑了一笑,说:“谢谢老师。”

“知道了老师。”百里屠苏同时也说道,两个人对看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紫胤慢悠悠的喝了口茶。









也许TBC也许END……以后再说……


评论(18)
热度(38)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