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四)风声来时 2

2


“就这样我爹便时常送我去佛寺学习佛法,说是学,但也从未拜过师,不过是在一旁听听罢了,这些年里也从来没出过什么岔子。”当然,那些自己学艺不精弄坏了家饰砸烂了摊子的事方纪昀一概没有算进去。“直到遇见你们的一个月前,这玉佩忽然又开始发光了,起初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我刚拿到它的时候,它再也没有这样过。我便拿了玉佩去找方丈,然后透过窥尘石,看到了……看到了你们的事。”

听到这里,陵越忍不住蹙眉,问道:“纪昀既不是方兰生的转世,为何能……?”

方纪昀扬了扬玉佩,说:“窥尘石看的是玉佩。因为里面既有贺文君的魂魄,又一直跟随着方兰生,所以我就什么都看到了。”说完他长舒了一口气,仿佛方才一番解释把他累坏了。

这期间红玉一直沉默不语,只是抱着手站在一旁听着,面上也没有什么变化,百里屠苏便问:“红玉知道?”

红玉松开手点了点头,说:“我去琴川时遇到猴儿,在那里他告诉我的。那时我也当他是兰生的转世,长得实在太像,而且他也认得我。本来我问他为何离家他还不肯说,直到我威胁要把他扔回给美女蛇,他才怕了就告诉我了。”

提起那个时候的相遇方纪昀就一脸的官司,他当时差一点就要被那蛇妖给扒干净了,而红玉救了他却不肯把衣服还给他,非逼他把自己祖宗十八代都背了个遍。红玉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明亮的双眸似笑非笑的扫了他一眼,方纪昀怕红玉多说那时的事赶紧换了个话,说:“反正,我当时是要去江都的,因为我听说那里去了高人,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就是陵越大哥。”

陵越装作看不到百里屠苏有些不悦的神情,说:“你找高人做什么?”

方纪昀抬手摸了摸眉毛,看着天说:“我……我想问一件事。”

“修仙得道?”百里屠苏冷冷的问,这一路上他没有少听方纪昀拿这个磨陵越。后来磨着磨着说什么“师兄不能叫,那就叫大哥吧”,然后就开始正经的天天喊着陵越“大哥”了。

“不是!”方纪昀急忙否认。红玉看不过去他啰嗦,替他说道:“猴儿是想去找陵越公子,问他有关玉佩的事。”

方纪昀点点头,又挠了挠自己的脸,说:“我想去问这玉佩的魂魄,是不是……能够还回去,怎么还。”

说着他把玉佩递给陵越,陵越接过来,他多年前见过这块玉佩,说起来蓬莱之战后过了几年,有一次他下山,偶然路过方家的门口,还曾见过方兰生与妻子孙月言在一起。那时他们已经有了女儿,蹦蹦跳跳看起来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他手指带了几丝灵力探知了一下,那一魂一魄竟然还宿在里面。

“魂魄之力是不是会渐渐地消散?”方纪昀问。

百里屠苏想起以前的事,点了点头。陵越把玉佩递给他,百里屠苏触到玉佩便察觉玉佩上的灵力已经大不如前,不禁说:“这玉佩……”

方纪昀咬了咬嘴唇,说:“你也发现了吧?它丢的这些年,我们都以为它既是有灵性的,自然是去追随主人了。可是现在又回到我手上了,而且还变成了这样。”

“所以你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找到贺文君的转世,把玉佩还给她?”陵越问。

方纪昀点了点头:“少了一魂一魄身体会虚弱多病,如今我既然知道了,自然不能放着不管。说起来这东西也不是我的,还是物归原主的好。”

百里屠苏脸色好了一些,把玉佩递给他,问:“只是这件事为何不早说,我们上路已经一月,若你早说,也可以早些留神了。”

方纪昀脸上可疑的红了一下,摸着脑袋小声说:“忘……忘了,一路上妖怪那么多我哪里有空再去想这个。”

红玉闻言略带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方纪昀忍不住把头低得更低了。

月亮已经到了头顶,不知谁家养的狗叫唤了两声,在这深夜里传了很远。陵越问:“那你可有什么线索?”

方纪昀有些泄气,说:“除了这个玉佩,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才想去找你,让你看看能不能有些什么办法,追踪魂魄什么之类的。”

陵越苦笑,道:“轮回有序又无序,一切都是机缘,要做到了如指掌是不可能的。”

方纪昀叹了口气,说:“这我知道,只是心存些侥幸罢了,现在看来果然还是慢慢的找来的靠谱。”

红玉拍了拍他的肩,说:“我们自然都会帮你,不必犯愁。今日晚了,明日还要早起赶路,先回去休息吧。”

方纪昀点了点头。


第二天鸡鸣声后村子开始逐渐热闹起来,妖魔已除,这些日子攒下的活计要赶紧补回来。

百里屠苏出门时正巧陵越也刚推开门,手上拿着霄河朝他偏了偏头。百里屠苏会意,掩下那丝不自觉就浮起的笑意,纵身一跃赶在陵越前面朝山上空地去了。

还未等他站稳时,霄河已经带了风挥过来,百里屠苏手臂翻到背后略一挡,身子同时也转过来,脚下轻点想要抢得先机。陵越早已料到他会出此招,不慌不忙的闪身躲过。

“看来昨夜休息的不错。”二人剑锋相触时陵越道。

百里屠苏回道:“师兄也是。”眉目间到有几分挑衅的味道。

陵越轻笑。

黑剑和蓝剑激烈的碰撞着发出清脆而急促的响声,剑气相互碰撞,波纹一圈圈的扩散着,早已落光了叶子的树枝被震得抖动摇摆,窸窸窣窣成了另一种声音。他们早已不拘泥于一招一式,心之所向,剑之所至,行云流水间带着奇异的水乳交融的默契与和谐。此时此刻,周围除了初阳,没有第二个围观者,他们眼中也只有对方,世间之大,也不过对方一双眼眸。

当周围再次静下来时已经是一个时辰过后,百里屠苏的额角有些汗湿,陵越收了剑随手替他揩去。百里屠苏问:“今日怎么换了剑?”

陵越抛起霄河弄了个花样,竟有些调皮的模样,说:“偶尔也想得慌。”

百里屠苏看着他眼神里那温柔神色,不知道的大约还要以为他的霄河和冰光都是绝世美人,然后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一句“新欢旧爱,左右逢源”,一个忍不住差点被自己这滑稽的想法笑出声来。陵越不解的看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百里屠苏伸出手指点着霄河,把自己方才所想告诉陵越,陵越一愣,脸上表情忽然有些高深莫测起来,嘴角含着一丝笑意说:“只有它们两个?”

“什么?”轮到百里屠苏不解。

陵越摇着头也不等他,自己迈开步子走了,他的话飘进百里屠苏的耳朵里后,脸唰的红了,已经止住的汗仿佛又要落下来。

他说:“也不知道是谁说要做我的剑,做我的剑灵。”



他们回去的时候方纪昀正在院子里锻炼,嘿嘿哈哈的喊着挥拳,看见他们过来赶紧停下说:“你们俩又偷着去幽会。”他这话本是玩笑,但看百里屠苏脸色微红,便吃了一惊:“不会吧,我说准了?”

陵越笑而不语,衣袂飘飘的进屋收拾东西去了,心情似乎不错。百里屠苏瞪了他一眼恨恨地说:“闭嘴。”

方纪昀抖了抖肩,“没天理了,实话都不让人说。”

百里屠苏往前一步,他的速度太快,以至于方纪昀根本没看清只觉得自己额前的头发被风一吹,在看百里屠苏已经在他眼前了,吓得他“哇”的一声,“我,我喊非礼了啊!”

百里屠苏被他噎的说不话来来,只能用“朽木不可雕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就也回了自己的屋子,剩下方纪昀还在原地捂着心口还有些惊魂未定。





TBC




评论(11)
热度(15)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