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越苏 AU】【片段灭文法】花开落 (一)

1

陵越进来的时候,百里屠苏的酒杯刚刚放到石桌上,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潮湿的空气里。他宽袖的一段垂在了地上,浸了水,颜色浓厚起来,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

门慢慢的关上,吱呀的声音有些刺耳。

 “回来了。”陵越说。 
百里屠苏低下头,又抬了起来。 
“律君。”他说。 
仙女们在远处日复一日的唱着歌,在仙草园里也听得清楚。 

“该叫我师兄。”陵越看了一眼远处的彩云,不知是哪位星君前来。

百里屠苏偏了头,说:“现在不想叫。”

陵越没说话。

 

2

化身也是自己,可也不是自己。但偏偏又那么巧,竟还是遇见。

总觉得,既有些高兴,又有些难过。

 

3

“听说律君昨日去玉酿宫把存的好酒拿出来了,想当年是谁说要封了这酒不启的?怎么,要请客了?”南方星君靠在栏杆上,扬着自己的下巴问。

陵越不露痕迹的挥了一阵风来,边走边说:“那你慢慢等帖子吧。”

刚出了陆心湖,便闻得南方星君气急败坏的声音:“我的胡子!亏你还是管戒律的星君!”

天宫里能与陵越这般没规矩的,大约也只有南方星君了。

而能让陵越没了规矩的,大约也只有一个。

 

4

“戒律星君今日又去了天河呢。”

“哎哎,你又偷看星君。”

“星君从我面前过去,我怎能不看!星君又……” 

“又什么?”

“又……又那么好看……”

“哈哈。” 
 
南方星君翻了个白眼:在我的地盘上谈这个,合适吗? 
 

5

“星君今天怎么又沉着脸?”

“他是天煞星君,沉着脸应该是工作吧?”

“可是昨天我看到他和律君在一起的时候,倒是笑得很开心。”

“哎呀。”


南方星君翻了个身:哦哦,还有吗?

 
  

 
 
 

TBC

 

多谢观赏“不知道在写什么小剧场”= =

 

评论(16)
热度(1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