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越苏 AU】【片段灭文法】花开落 (二)

1


“听说律君和天煞星君以前关系不好啊?”


“哎?那是好久之前的事了,你从哪里听说的。”


“那天南方星君路过的时候随口说的。”


“啊,好久之前啦。”




2


天煞星君的脾气不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南方星君曾经被打的躺在床上三天,天尊亲自调解南方星君才同意了不为了面子的事带着全家老小下界投胎。还有东海蛟龙,现在见到星君也是一副恨不得变成蚯蚓的样子。天宫里传闻,星君走起路来煞气四溢,天河里的水都会怕的让出路来。


只有律君是不怕的。




“……按天宫律,七日内赔偿南方星君财物损失并赔礼道歉。至于蛟龙,它自愿不追究一切责任,并说是它惹事在先,但你位列仙班,与它斗气斗法有损天宫名誉,罚检讨五千言,三日内上交。”


收到的讯息是这么说的,落款是“戒律星君 陵越”。


百里屠苏虽是新任的天煞星君,但他曾听过,戒律星君十分严格,莫说众位星君,便是天尊,也是要敬他几分的。


字如人,笔画看起来也十分凌厉。百里屠苏多看了一眼,随手扔进了火焰里。




3


“我正要去找你。”


百里屠苏闭着眼仰着头,清濯之荷独有的香气淡淡的飘在湿润的薄雾里。他不认得来人的声音,有些恼火对方打扰了他难得的放松时刻。


“没放在心上?”


来人清清淡淡的说,话音里好像也没有将他的不放在心上放在心上。他的头发大概不是纯的黑色,发尾处带着些墨蓝的样子。俊秀的脸上像是覆了层薄冰,眼眸翻转间带着随意,眼神里却似乎可以掀起惊涛骇浪。


蓝白相间的衣服有些眼熟,百里屠苏想起那日在北方星君的宫里似乎看见过他的身影。


“在下陵越,论起来,你该叫我一声师兄。”戒律星君一边说,一边往前靠近着。


百里屠苏皱起眉头,不明所以。陵越看着他眉间,没有解释,然后移开了视线。


“南方星君好武,有时难免鲁莽些,但并不是坏人。论起来都是同僚,下一回要注意分寸。”


百里屠苏从开始到现在,还一句话都没有说,可对方看起来并不在意。


全身金黄的神鸟略过湖面,清脆的叫声打破了两人之间忽然陷入的沉默。


百里屠苏直了直身子,问:“那,还可有下一回?”


陵越看了看神鸟离去的方向,转过身子也要走了,“难道我说没有,就没有了?”


“那你又何必说让我轻些。”百里屠苏忍不住又说。


“因为我知道。”






TBC







评论(14)
热度(17)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