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伪装者】【楼诚】【短篇】家常

电视剧向:

 

明楼素来是喜欢红酒多过白酒的,今日却一反常态的倒了一点家里的陈酿来喝。阿香站在一旁小心的抬眼看,怕被明楼发现,她还从来没见过明楼喝白酒。家里这时没有其他人,明镜去了银行,明台不知去了哪里瞎玩,阿诚还在港口处理公事。偌大的明公馆里有些安静的过份。

 

明楼看着报纸抿着白酒,翻到第六页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汽车的声音,接着门被打开了,阿诚把围巾拿下来,挂好了大衣,看了他一眼问:“怎么想起来喝酒了?”

 

明楼语焉不详的随口“嗯”了一声,眼睛没有离开报纸,说:“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阿诚走到餐桌旁,凑过去闻了闻那杯被当成红酒一样品的白酒,说:“梁仲春一直拉着我说着说那,浪费我半天的时间。”

 

明楼没抬头,眼睛斜上去看了他一眼说:“梁处长看来是真喜欢你啊。”

 

阿诚笑了一声,说:“阿香,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

 

阿香点了点头,说:“厨房还有饭呢,你要是饿了我帮你热一下?”

 

“不用,我吃过了。”

 

等阿香走了,明楼才放下报纸说:“他跟你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无非是想从我嘴里再套点关于你的情报。”阿诚拉开椅子坐到他旁边说。

 

明楼把高脚杯朝他那边推了推,示意他尝尝。阿诚端起来抿了一口,说:“这酒可有些年头了,今天怎么想起来开了?”

 

明楼转了转有些酸的脖子:“难得清静,我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红酒喝腻了,白酒偶尔尝一尝也不错。”

 

阿诚“扑哧”笑了,用手指擦了擦嘴角说:“这话您可别让汪小姐听到。”

 

明楼挑眉,说:“你天天跟梁仲春和南田课长这样的人打交道,怎么倒净悟出些这方面的道理了?”

 

阿诚清了清嗓子,坐端正了说:“这不是有先生您做榜样吗。”

 

“行行行,你现在也学会和我顶嘴了。”明楼白了他一眼,说着把报纸又拿了起来,“这则消息不错,说浦东有一个男人,娶了七个女人,而这七个女人还都不知道。可惜了这个搞伪装躲侦查的能力没用到正道上来。”

 

“你要是想也不是不能,不用羡慕他。”阿诚促狭的说。

 

明楼这回忍不住敲了他一下,说:“你是说你的智商还不如这七个女人中的任何一个了?虽然是跟我比但也不用谦卑成这样吧?”

 

阿诚挑挑眉,端起酒杯一口喝完,接着站起来说:“累了,睡觉。”

 

明楼见他是真走侧过身子来喊:“哎大中午的你睡什么觉?”

 

阿诚回过头来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提高智商觉,不打无准备的仗。”

 

明楼在后面大笑。

 


 


 


 

原著向:

 

明楼拿起酒杯,那边的阿诚已经开了酒拿过来。明楼看了看酒瓶,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喝这瓶?”

 

阿诚笑了笑没说话,替他把酒倒好。明楼也不需要他的回答,晃着酒杯对着灯光看了看酒的颜色,说:“今天冷,你也喝一点吧,一会儿也没有什么事了。”

 

阿诚把酒瓶放好,说:“我还是不了,大小姐说她回来后让我过去一趟有事问我。”

 

明楼皱起了眉,问:“什么事?”

 

阿诚摇头,说:“不知道,大小姐没说。”

 

明楼“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阿诚才面露些难色的说:“……其实大小姐是让我不要告诉先生的。”

 

明楼还在晃着酒杯,向餐桌走去,阿诚跟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听到他说:“不用想知道,大姐肯定又是要说我坏话了。”

 

阿诚不禁微笑起来:“怎么会,大小姐可能只是不放心先生。”

 

“她是怕我被汪曼春吃了还是怕她绑我去拜堂?”阿诚替他拉开椅子,明楼从善如流的坐下,说:“有你天天跟着我,有什么可担心。”

 

阿诚站在一旁,说:“大概就是我天天跟着您,大小姐才担心吧。”

 

“嗯?”明楼抬起头,悠悠闲闲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的问:“大姐知道了?”

 

虽然他不紧张,但阿诚却听出一身汗,脸迅速的红了,赶紧解释说:“不……不是咱们……这个,这个……我是说大小姐觉得我什么都听您的才担心。”

 

明楼露出微笑,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坐下,现在又没有别人。我知道你的意思,逗你的。”

 

阿诚还是红着一张脸,低头研究了一会儿桌子上的木头纹理,然后说:“先生您还是喝完了早点去睡觉吧。”

 

倒是有一分赌气的意思,明楼忍住了才没笑出声。等他喝完了,阿诚收起杯子,没忘了再说一次:“先生早点上去睡觉吧。”

 

明楼走在他身后,摇着头感叹:“唉,孤枕难眠,孤枕难眠。”

 

那哀怨,连京剧腔都用上了,听得阿诚一个打滑,差点撞到门上,第不知多少次的觉得嘴笨和脸皮薄的人果然是受欺负的命。

 


 


 


 


 


 

END

 


 

#我有特殊的力挺大兄弟新剧的方式#

 


评论(17)
热度(158)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