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楼诚】【中篇】经年 (一) TBC


1

醒来时明楼并不知是几点,旁边熟悉的温度让他的头疼缓解了一秒钟,然后卷土重来。他已经尽量不发出声音,可即使是微小的动作也已经惊动了阿诚。先是没有目的的伸过来的手,摸到他的脸后准确的按在了太阳穴上。

“怎么了?又头疼吗?”阿诚的眼睛,即使夜里,也明如璨星。他的声音里带着鼻音,却已经清醒无比。

明楼拉住了他想去开灯的手,舒了口气,说:“老毛病。”

阿诚抿了抿嘴唇,手指在明楼的太阳穴上按揉着,也压低了声音说:“我去给你拿药。”说罢便要起身,明楼却一把拉住他,“别去了,一会儿就好了。只是做了个不太好的梦。”

阿诚还有些犹豫,外面一闪而过的灯光透过没有拉严的窗帘照进来,在他脸上刻画出深邃的轮廓,担忧的表情,蹙起的眉头,却让明楼不禁微笑起来:“你真好看。”

阿诚顿了一顿,凑近了些问:“你不是疼糊涂了吧?我还是去给你拿药。”

明楼摇头,把他重新拉回来躺下:“真的没事,你陪我说会话就好了。”

“都——三点了还闹,明台今天有考试,要早起。”他们靠的很近,阿诚说话时呼吸带动的气流碰触到明楼的脸上,明楼闭着眼还在笑。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阿诚无奈的开口:“好吧少爷,请问您想聊点什么?”

“我是头疼的那个,你现在让我想?”明楼四两拨千斤的说。

阿诚忍不住差点翻了个白眼,想了想后说:“那我最近的学业?”

“哼,你比明台让我省一万个心,就不用汇报了。”

“那,明天的天气?早饭?午饭?晚饭?你新买的东西运到了,我明天还要去取,可不能忘了。哦,还有大姐给你的信,你前天就说写回信,可别忘了。还有……”阿诚话说到一半停了,因为明楼笑了起来。

“我说管家先生,现在是休息时间,咱们能不能不谈这些?”

阿诚撇嘴,手先有些用力的戳了他的脸一下,就像明台淘气的时候戳明台那样,然后又移到太阳穴上,轻轻地揉按起来。“好好好,谁不知道先生您满腹锦纶智商过人,您来想行了吧,非难为我。”

明楼此时闭起了眼睛,长长地“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思考后说:“那就说说你新看的书?”

虽然黑暗里并看不清他的脸,但阿诚还是瞪了他一眼:“我看的哪本书你没看过?”

“那怎么能一样,多一个人多一个视角,说不定你说说后能给我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呢。”

“反正我说不过你。那就你昨天给我拿的那本吧,够一本正经,说不定我还没说两句你就睡着了。”阿诚说。

明楼把手搭到他的腰上,略挪动了一下位置,说:“那不是正好?”


2

七点就要考试,阿诚在五点半的时候就准时敲响了明台的门,然后在六点的时候成功把他叫起来吃饭。阿诚把面包端上桌,看了看手表跟正在看报纸的明楼说:“今天进步了五分钟。”

明台打着呵欠,眼泪都下来了,说:“太早了,我现在脑子都还没有开始工作,怎么去考试啊。”

明楼把报纸放下,说:“那就命令它开始工作。”

阿诚在一旁笑,明台眼神在他们中间打了个来回,选择闭嘴。

等他走了,明楼也吃饱了,阿诚给他拿出了大衣,说:“今天你也早点出门吗?”

“早点过去早点结束吧,别忘了给大姐的礼物等会儿寄出去。”明楼说。

阿诚努了努嘴,说:“大姐想要的可不是那条围巾。”

“那封家书我没法回,只会惹大姐生气。”明楼叹了口气,阿诚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失言,又想起家书上的话,便垂了头,眼里也带了愁。明楼偏过头看了看他,微微一笑,抬手轻轻打了他的后脑勺。


3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件事从来都难以考证。说不定是哪年的一句话,一个眼神或一个动作,等发现的时候,却早已覆水难收。阿诚捏着那张薄薄的信纸,抿紧了嘴唇。








TBC


本来想写完再发出来,但最近事情太多,一搁置之后原来的整个剧情都忘了= =先发出来再重新编吧【一个不写大纲的作者的血与泪

评论(4)
热度(3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