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1

1


“景琰。”梅长苏往前走了赶了几步,叫住前面正行色匆匆的人。

“小殊。”靖王站定,看梅长苏气喘的有些急,便伸手扶了他一把,问:“怎么了?”

“我方才看你离席,叫你你也没有听见,可让我好追。”梅长苏喘匀了气,笑着责怪道,他在成仙后曾受过大劫,仙基受损后一直未能完全复原,平日里虽不碍事,却最忌一个“急”字。他看了看萧景琰的面色,眉便蹙了起来:“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觉得能瞒过我?”

“……无妨。”萧景琰略侧了脸并不想承认。梅长苏与他相识甚早,自然知道以他的性子便是自己问也问不出什么,便干脆闭口不提受伤的原因,只说:“随我到我那里去吧,上一回蔺晨给的伤药大约还剩不少。”

萧景琰站得笔直,样子有些倔强。

梅长苏知道他在生气什么,却并不说破,“走吧,飞流还在等着。不知是否是我错觉,总觉得今日冷得很。”

萧景琰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话里带了些笑意:“你这骗我的法子这些年了也没精进。”

梅长苏一笑,道:“法子嘛,管用即可,其他的无需在意。”

萧景琰也笑起来,“好吧。”

梅长苏的住处在天宫一隅,略有些偏僻。“听战英说,我那里梅花已经开了,这几日我无事,不如明天你带飞流一起来赏花。我不好这些,它们开给我看倒是浪费了。”

“这还用你说,飞流早就去了好几趟了,我那里瓶子都快被飞流放梅花用完了。”梅长苏笑道。

萧景琰想起来往年似乎也都是这样,自己这几日心烦气躁,竟忘了,“是我忘了。”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说:“不过你既然请了,我自然是要去的,自己上门取的和别人诚心送的那怎能一样。想来也有一年不到你那里去了,我只怕要忘了路了。”

“你的那个脑袋要是能忘掉东西,我便喝干天池给你看。”萧景琰笑道,梅长苏乃是天帝的谋臣,最擅长的便是动脑子。

“哈哈哈,果然是水牛。”

两人一边打趣闲聊着便到了苏宅。与萧景琰不同,梅长苏成仙前曾入过轮回,做过几世凡人,那时留下的许多习惯现在也还留着,自己的府邸便还是取了在下界时的名字,叫了“苏宅”。

“飞流怎么没有跟来?”进门时与已经等在一旁的甄平打了招呼,萧景琰问道。

“说不定又去了你的院子偷花,没关系不用管他,不会有事的。”梅长苏坐下来,甄平知道萧景琰怕热,便将火盆朝梅长苏那边挪了挪。“甄平,去把上次蔺晨给的药拿出来。”甄平了然的看了一眼萧景琰,点点头去了。萧景琰有些不好意思,说:“你这里这些年倒快成了我的半个医馆了。”

“你我相识多年,便是叫一声挚友也担得起,说这样的话倒是生疏了。”梅长苏看着他撩起衣衫,背上伤口触目惊心,不由蹙眉。“太子下手可真狠。”

萧景琰哼笑了一声,说:“这么多年了他想下手却一直没有机会,这次也算是满足他一个心愿吧。我此前也上过药了,并不十分厉害。”

“龙王可曾说什么?”甄平将白瓷瓶子拿了过来,将里面的药丸倒出,细细的碾碎。又将药末放到白娟上,开始替萧景琰包扎。

“父王并不知道。”萧景琰的声音冷了下去,有些不屑的说:“不过,就算他知道又能怎么样。”

梅长苏叹了口气,略微摇了摇头:“你这个性子……”

萧景琰并不想多谈他们弟兄们之间的事,这些事说来说去也总不过都是一个样子,无甚新鲜。甄平将伤口包扎好后,萧景琰将衣衫重新整了整,袖口中掉出一块拇指大的白玉。“这是哪来的?”萧景琰捡了起来,皱眉看了看似乎不是自己的东西。

梅长苏倚在榻上,取笑道:“你身上掉出来的东西你自己还不知道是何物?”

萧景琰一向不太注意这些,如今被取笑倒也不觉恼,他递给梅长苏,说:“你见过的东西多,看看可认得。若是别人的东西还是早还回去的好。我看雕的倒是不错。”

梅长苏结果来看了看,是一只憨态可掬的老虎,不由失笑:“这不是你吗?”

萧景琰一愣,反应过来后说:“这难道不是猫?”看着梅长苏和甄平都笑得前仰后合,萧景琰自知失言,便将那玉件一把夺过来说:“有何可笑的,快给我。战英找不到我要着急了,我先走了。”

甄平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说:“七皇子殿下,您是不是太久不现真身,都忘了自己长什么样了?”

“闭嘴!”萧景琰恨恨地说,站起来也不道别就往外走。梅长苏喊他:“明日别忘了备好酒菜。”萧景琰挥了挥手,便出了门去。

一路上没有碰到人,今日天帝设宴,众仙大约都是去赴宴了。萧景琰并不常在天宫,天宫里安静的时候他见得不多,他是武将,一向雷厉风行,走路也快的似一阵风,今日难得清静,他不知不觉便放慢了脚步。天宫中的各处府邸和他在下界看过的那些差不多,只是更富丽堂皇一些。不过这里和他出生的地方还是很不一样。

龙宫在水下,与这里自然是不同的风情。虽然他在龙宫的时间并不长,现在除了母亲,那里也并没有什么让他眷恋的东西,不过大约是血脉骨髓里的联系,他对海的喜欢还是比天宫多一点。想到母亲,萧景琰眼眸暗了暗。每十年他才能与母亲一聚,前几日去时又逢海妖作乱,他只来得及与母亲说了几句话便被龙王一道旨意遣去除妖。萧景琰在天宫这些年东征西战,见识过极厉害的大妖,那只小小海妖他并不放在眼里,只是他战至酣时却不知为何飘来一阵梨花雨,他一时不慎便被那妖一个反扑,待他抵挡时早已埋伏的太子趁机偷袭,若不是列战英及时赶到,只怕他处境当真要危险。如今想起来,只怕当时那阵莫名其妙的梨花雨也是他那哥哥的手笔。

“什么时候改了性子。”萧景琰有些捉摸不透,他那个哥哥可一向和风雅是不沾边的。

“殿下?”

萧景琰抬头,才发现列战英不知什么时候来了。

“我在外面碰到蒙将军,才知道殿下原来走了。怎么也没有告诉属下一声,殿下身上还有伤,若出了什么事让属下如何向娘娘交代。”列战英大约已经找了他许久,脸上都出了薄汗,说话也急了些。

萧景琰抬手挥了挥说:“是我疏忽了,父王他们来了,我便先走了。你也是急中生乱,我在这天宫还能去哪,怎么不去苏宅找我?”

列战英一愣,说:“我忘了问问苏先生是不是也走了,只一心着急来找殿下了。”

萧景琰微微一笑,说:“算了。你我各错一次,平局。”

“既然殿下去了苏先生那里,想来伤势已经处理过了。殿下现在去哪?”列战英习惯性的走到萧景琰身旁,站到他身后一步的位置。

“回去吧。”

“是。”

远处传来了歌舞声,萧景琰并没有向那里再多看一眼。







TBC


蔺靖看的不多,不知道有没有撞梗,我对神仙什么的实在是有难以言喻的热爱……

【说句实话,写到战英我是生生的忍住了才没一发不可收拾的开始在那条列靖/靖列的路上狂奔,合鸟主我向你忏悔三秒。】




评论(9)
热度(56)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