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2

2

萧景琰是被列战英叫醒的,“什么时候了?”他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沙哑,他只觉得浑身火热,皱眉将手搭在额头却摸不出什么特殊。

“朝会已经过了。殿下是不是身体不适?”列战英见他起身伸手去扶。萧景琰坐起来定了定心神,说:“昨日和小殊说好今日来做客,你去准备准备吧。”

“是。”列战英看萧景琰还是有些不适的样子又问道:“殿下真的没事吗?要不要请人来看看?”

“无妨。”萧景琰提气在体内行过一个周天,觉得清醒不少。“叫戚猛过来,他前几天说过的阵法我还想再与他商量一下。”

“是,属下告退。”

戚猛来时萧景琰正在看一本兵书,萧景琰见他来了,将那书递给他说:“这是上次苏先生给我的,我看着不错,你拿回去和兄弟们看看吧。”

戚猛接过来行了一礼,说:“听战英说殿下身体不适,可好些了?可吓了兄弟们一跳,殿下素来准时准点出现在点兵场的,今早竟然没来。”

“并无大碍,多谢兄弟们记挂了。你上回说的对付海妖的阵法可画出来了?”

“末将带来了。”

 与戚猛谈了近半个时辰,列战英进来回报说梅长苏来了。戚猛站起来说:“那属下就退下了。”

萧景琰点点头,说:“你照今日我们议好的再修改一遍,明日再来回我。”

“是。”

待戚猛退下,萧景琰这才伸了伸胳膊缓解一下疲惫。列战英端了茶过来,“殿下。”

“飞流也来了?”萧景琰喝了一口,问。

“来了。”

“把母亲给的那些吃食拿过去了没有?”

“已经拿去了,飞流正吃得高兴呢。”列战英想起方才那个少年看到食盒眉目都绽放的样子不禁一笑。萧景琰将茶杯放下,说:“走吧,不要让他们等久了,再不去只怕飞流要把我们的梅花都折走了。”

走到门口,萧景琰忽然觉得一阵寒意,不由皱了皱眉,列战英见他停住,忙问:“怎么了殿下?”

“忽然觉得有些冷。”萧景琰说,“老四那一下应该没有下毒才对,怎么这般怪异。”

列战英想了想,说:“是不是和昨日苏先生给用的伤药有关?不如殿下等会儿问问。我先去给殿下拿件披风。”

萧景琰摸了摸后背,点了点头。

“怎么才来?”梅长苏倚在椅子上,见萧景琰来了问道。飞流正乖乖的坐在他旁边,拿着一块点心目不转睛的看。梅长苏觉得有什么不对,细一看原来是他披了件披风,不禁一乐,道:“这可是稀奇了,你也有冷的时候?”

地上铺了坐席,萧景琰随意一坐,说:“我正要问你,你昨日给我用的什么药,怎么我今天一阵冷一阵热。”

梅长苏听了略直了直身子,蹙眉道:“不会吧?那可是蔺晨给的,应该药到病除才是。”

“蔺晨是谁?”萧景琰问,“他不会是与你有仇,想要下药谋害你,结果那药却被我用了吧?”

梅长苏一愣,然后乐不可支:“你不知道他?这个登徒子戏弄遍了天宫倒是落了你吗?”

“既是登徒子怎么会跑到天宫来?”萧景琰皱眉,一本正经的问道。

“登徒子只是别人这么叫,他接管琅琊阁已经近百年了。琅琊阁你总知道的吧?就是那个……”梅长苏的话还未说完,萧景琰就一脸厌恶的接上,说:“就是那个四处窥探到处打听专门收集小道消息去散播的地方。”

梅长苏一愣,然后大笑:“你这话……当真贴切!”飞流终于把那块点心放进了嘴里,认真的点着头附和梅长苏的话:“贴,切。”

“听你这意思似乎对琅琊阁多有不满?”梅长苏好奇地问。

萧景琰哼了一声,说:“我虽不常在天宫,不过近五百年下来我也知道天宫的体制的,这种有问必答的地方,我手下的兄弟们也好奇的紧,曾与我提过去那里的经历。”

“景琰没有去过?”梅长苏问。

萧景琰摇了摇头,有些不悦的说:“我想知道的事我自己会去查明,不会去求助什么琅琊阁。再说,我所想之事,只怕他们也未必有答案回我。”说到这里,他神色黯淡下来。梅长苏了然的点点头,不再问了。

“苏先生既与那位阁主是朋友,还请先生代问一下那药的事吧。”列战英出言将话题岔开,梅长苏将手炉从案上拿起来托在手上,说:“那是自然。你放心,我回去便找他,晚些时候就给你答复。”

“多谢了。”萧景琰说。

梅长苏一笑,“你我客气什么。”

几个人一时静下来,萧景琰乃是龙子,这座院子是当年天帝钦赐的,大虽大,可无奈主人不懂装饰整修之道,能用的地方都被改成了演兵场,唯一能称得上景致的便是这片梅园,只是这些梅花是何人所种已经无从知晓。

 “我见母亲时,母亲说让我折几支给她送去,我倒是忘了。”萧景琰说。

 “娘娘幽居龙宫,这些岸上的花草自然是稀罕物。”梅长苏说,飞流吃完了最后一块点心,有些不开心的把盒子一推。梅长苏摸了摸他的头,说:“不是让你省着点吃吗?”

 “好吃。”飞流脆生生的回答。

 ”娘娘的手艺一流,自然好吃。只是你这一次都吃完了,下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萧景琰听他这话奇怪,问:“母亲不是每月都给飞流送一盒吗?”

 梅长苏低着头,手指在暖炉上来回的磨着,并没有说话。萧景琰还想再问,却被戚猛过来打断了:“殿下!天帝说让殿下即刻进殿。”

 列战英往前走了几步,问:“可是什么大事?你怎么这般匆忙,殿下还有客人在呢。”

 戚猛摸了摸头,咧嘴说:“是我鲁莽了,我忘了苏先生还在了。先生没被我吓着吧?”

 梅长苏自然是摇头,说:“我虽身子弱了点,可胆子还不至于这么小。”

 “到底什么事?”萧景琰问。

 “天帝方才让人来说请殿下过去,说有事要与殿下商量,还有……”戚猛抬头看了看,说:“龙王也在。”

 

萧景琰脸色一下冷漠下去,他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说:“不就是父王,如何就吓成这样。战英,你随我来。”

 “是。”

 萧景琰又转身对梅长苏说:“小殊,你先在这和飞流玩着,我很快回来。”

 梅长苏笑着,点了点头。萧景琰带着列战英和戚猛走了,他想起梅长苏那个笑容,不知为何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不过他并没有空细想,因为天帝遣了他随龙王一起回了龙宫,让他处理家事。萧景琰静静地听着这话,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仿佛这和他并没有关系。

 “景琰,你听见了吗?”端坐在上的天帝问。

 萧景琰不卑不亢的行了礼:“臣遵旨。”此时他心里还在想,这梅花,看来只能给梅长苏和飞流赏了。

 


 


 

TBC

 

小剧场:

 

蔺晨坐在池塘边,随意的扔了个石子进去,激起一阵波澜。萧景琰睁开眼,没好气的说:“你闲的无聊就一边去。”

“哎呀狴犴大人,是您在这里啊,我还以为是哪家的猫改了性子跑来泡澡呢。”说的毫无诚意表情更是无赖。

萧景琰笑了笑,一掌拍下去,激起的水花不偏不倚的溅了蔺晨一身:“原来是蔺大夫啊,我还以为是哪座荒山上来的蛇精在这里发病呢。”

蔺晨扒拉了扒拉头发,哭丧着脸说:“景琰你学坏了。”

“滚,不然今夜不要让我看到你。”

“哦,你慢慢泡。”

 


 


 


 

——一个妻奴的自尊随水而去的故事。

 


 


 


评论(3)
热度(32)
  1. 狐狐的喵脑洞集散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玫瑰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