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3

3


除了天帝,龙王乃是众仙中最显赫的,可作为龙王的第七子,萧景琰却从未享过这身份带来的光芒。他从尚未成年便被送到天宫,如今已经五百年。五百年前的那场剧变,萧景琰时常还能梦见。兄长最后一刻是否流过眼泪,他并不知道,可他知道当他从人间再回来,他的兄长已经死去。他曾去质问自己的父王,可龙王只是告诉他天帝已经答应让他去天宫做一个将军。萧景琰不懂权谋诡计可也明白,这是流放。

“景琰,你听见了没有?”龙王冠上的冕旒晃动着,萧景琰忽然有些想笑。

“不是我。”萧景琰掷地有声的说:“若我要害太子,我手中有利剑,何须用毒。”

他这话说得直白,龙王身旁的侍从都吓白了脸。龙王怒拍书案:“你这是与你父王说话的态度吗?”

萧景琰的脊梁挺的像大漠里的孤树:“儿臣不懂说话之道,望父王见谅。”

“朕看你不仅是不懂说话之道,连君臣父子之道也都忘了!回去等想好了再来回朕!”

萧景琰的唇角露出几分嘲讽,拜了下去:“儿臣遵命。”

列战英看到萧景琰被带出来,立刻迎了上去:“殿下!”

“父王说要我闭门思过,不知何时才能回去,你与兄弟们传个信回去吧。”萧景琰淡淡地说,列战英咬了咬嘴唇,沉声答道:“是。”

萧景琰走了几步又停住,说:“那些梅花,若小殊喜欢就让他常去看吧。”

“苏先生方才传来信说他已经去找过蔺阁主,只是蔺阁主并不在天宫,不过他已经告诉了蔺阁主的手下,想必不久就会有回音。”

萧景琰被他提醒才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随意的点头说:“知道了,现在也不觉得什么,大约并不碍事。”

两日后,萧景琰方才察觉自己当时那话说早了。他卧在房里,身子一阵阵的发虚,汗水像雨水一般,整个人热的像一团火。感觉到后背的伤口一阵刺痛,萧景琰咬紧牙关才没有哼出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控制力正在一点点逝去,手变成了利爪,火红的毛发从他身上冒了出来。

“殿下!”列战英在外面使劲的敲着门,可他的声音已经离萧景琰越来越远,又一阵仿佛能将身体撕裂的疼痛袭来时,萧景琰再也按捺不住本性,昂起头发出一声虎啸。列战英在门外一惊,再也顾不得什么礼数,直接破门而入,和他四目相对的,是狴犴明黄色的眼睛。

“殿下……”列战英不是没有见过萧景琰的真身,只是今日这情形却和往日是大不相同的。似虎非虎的狴犴还在喘着粗气,他那双眼睛完全没有了萧景琰的影子,有的只是兽天生的狂野。当列战英还在发呆的时候,狴犴怒吼一声一跃而起,巨大的掌朝列战英袭来,列战英一惊,匆忙的闪躲,却还是被击中半掌。然而失控的狴犴已经不再理他,踩着厚云直出了这小小的庭院,留下一地惊呼。

“景琰,等你长大了,哥哥便带你去人间看灯会如何?”忘了这少年以前,他只记得那时他的头上还有因年幼法力不足尚难收去的龙角。

“兄长,你喜欢人间还是龙宫?”他这样问。

“我都喜欢。”记忆里那模糊的影子这样回答。

“兄长贪心,只能选一个。”

“哈哈,那便龙宫吧。”那个人的面容萧景琰看不真切,只是觉得他的表情一定很温柔:“因为这里是家啊。”

可我如今已经没有家了。萧景琰心里涌起一阵怒意,只觉得那情感在他身体里四窜,好像要将他碾碎。

狴犴在龙宫之上奔跑着,来的兵将都被他如同摆弄玩具一般的甩开,他急躁的喷出一个个的火球,有一个直直的落在龙王的脚前。

“孽障!”龙王怒吼,“景宣,景禹!”

蒲牢和狻猊挡在龙王面前,发出声声低吼。狴犴的眼睛已经迷乱了,明的像黑夜里的灯,亮的像天边划过的星。

“你可害怕?”兄长的手搭在他的肩膀,问他。

“我不怕!我狴犴是要做第一勇士的!”对着来势汹汹的海妖,萧景琰握紧双拳,这样说。

“好,这才不愧为我的弟弟!”

我从未怕过。有何可怕。萧景琰的头一阵阵的疼,往事像一张巨大的网,将他牢牢地困住,越困越紧,他只能用尽全力挣脱。

“唔!”被狴犴的一爪打出去几步远的蒲牢倒在地上,现出了人形。

“还不快去保护太子!”龙王长袖一挥,急道。

“陛下!我看七皇子这样子怕是失了心智,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快快回禀天帝吧!只在我们这龙宫还好说,若是我们拦不住让七皇子闯了出去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龙王被他一提醒方才回过神来,急忙说道:“快!派人去奏告天帝!”

“陛下小心!”护卫的话音还未落,火球已经烤干了阻碍的水,划出一道锋利的线。狴犴仰头看着水面,将朝他扑来的狻猊一掌打开,一跃上了水面。

太阳升起来了,将火红的狴犴身上披了一层暖光,他喘着粗气,好似痛苦的摇着头。

“我已经替你看好了府邸,待你成年,便能搬去住了。”

“在哪?”

“等你长大了不就知道了?”那个人故意伸手弹了一下他稚嫩的龙角。

“兄长!”

“等再过几年,满了一百岁,为兄就送你一份大礼。”

萧景琰忘了刚才的戏弄,一心只想知道这份礼物是什么,他缠着他的兄长问,可兄长却始终不肯说,他跑回去告诉母亲,问母亲是不是知道,可母亲也只是笑。他气恼的不肯吃饭,母亲并不说话,只是进去拿了几颗小点心出来,说:“今日可吃三个。”

他急起来,“明明平时可吃五个的!”

母亲和侍从都笑。

“是天王来了!”

龙王抬头,便见天兵天将将那云层都站满了,为首的天王手托宝塔,面色肃穆。

“陛下!请手下留情!殿下他是受药物所困,绝非本意啊,陛下!”列战英跪在龙王脚下,求道。

“放肆!”龙王一挥手便将列战英打出几丈,又对天王说:“小儿今日放肆,我恐他闯出大祸这才禀明天帝,还请将军助我一臂之力。”

“那是自然。”

他的火球吐的不好,被熏了一脸的黑烟。兄长和母亲在笑,他抬手抹了抹,洁白的袖口一下也成了黑的。母亲将他拉过来,拿出手帕替他擦拭。

“我儿切莫急躁,不是想做将军吗,这急躁可是兵家大忌。”

“可我试过好多次了,还是不行。母亲我是不是太笨了。”

兄长走了过来,照例弹了弹他的龙角,说:“就是你太笨了。”

“兄长!”他气得叫起来,母亲在一旁掩着唇角笑。

“景禹,给他示范一遍吧,在这样下去,龙宫的水都要干了他也还是吐不出来。”

兄长点头,拍了拍他说:“看好。”

像太阳。当时他那样想。

“殿下!”列战英已顾不得什么,狴犴被困在巨大的锁链中间,他挥起长剑,努力朝着在风暴中心的狴犴靠近。

狴犴红色的毛发如同燃烧的火焰,火红的血如同绸带。他向着天嘶吼,他挥动着他的巨爪,他的獠牙闪着冰凉的光。

“景琰。”

兄长在叫他。

“景琰。”

我在。

“大胆狴犴!”

“天兵天将!”

“殿下!”


“景琰。”






TBC


评论(9)
热度(41)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