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4

4


“景琰。”

这是他在沉睡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他想回答,可困意如山倒,将他压的不得反抗。等他再醒来,已经被困在天柱上,他听见说话的声音,很多,可再没有兄长和母亲了。他迷迷糊糊的又想睡过去。

“......百年。”一个威严的声音说。

萧景琰努力睁开眼,只看到几个模糊的影子。他好像看到了列战英,他想开口,可他动不了。他还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在说着什么。他并不认识。

他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可是去回想梦里却什么都没有。他听见有人和他在说话,“睁开眼啊?”我倒是想啊,萧景琰腹诽。那个恼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喋喋不休,萧景琰只想让他闭嘴。

“不知飞流有没有将那些梅花摘完。”他想。

“是我对不起你。”那个恼人的声音又说。

“我都不知道你是谁。”萧景琰想。从左肩发散的疼痛蔓延了全身,他连呼吸都颤抖,然后他带着这份疼,再也听不见了。


等他再醒来时,眼皮沉得像是忘了睁开的动作。萧景琰艰难的动了一下手指,传来铁链碰撞的声音,然后一个人说:“醒了?”

他睁开眼,一双清澈的眼睛和他对视。

“先别动,镇魂钉还没有拔出,你动也……哎叫你别动!”青年气恼的喊。

萧景琰抬起手,他的手上蓝色的筋络那么明显,水从他手上流过。

“殿下!”是列战英的声音。

萧景琰艰难的挪动着想去找他在哪,身上的铁链将他捆的太紧,他快喘不过气来。他看见列战英和戚猛,还有其他几个他的兄弟。他们在哭。

“百年了,殿下您终于醒了。”戚猛跪下来哭的惊天动地。

萧景琰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他们。那个他不认识的青年将手里的扇子在列战英头上砸了一下,说:“哭什么哭啊,好事儿让你们哭坏了,他又没死。”

戚猛听了这话一下抬起头,怒道:“要不是你我们殿下能被囚在这里一百年吗?!”

列战英推了他一下,说:“别说了,先去将殿下放下来。”

青年将折扇往手掌一拍,高兴的说:“哎呀,可算有个还有脑子的。哎,上头那个,你……哎?怎么又睡着了?属猪的啊?”

“我们殿下是龙子!”

“行了行了,那也是条瞌睡龙。”

“你!”

铁链被松开的时候萧景琰已经被扶的稳了,那个人身上有些药香,所以不是战英。他想起了他的母亲。

蔺晨看了看毫无意识的萧景琰,他脸色白的像天边的云,手冷的像那天他踩进的那滩海水。这张脸他已经看了很久了,不过这么距离看来,果然还是更好看了一点。

“蔺阁主,还请您费心。”列战英将萧景琰的被角摁好,向蔺晨行了郑重的一礼。

蔺晨拍了拍他的肩膀,轻松的说:“这你放心,毕竟是我欠下的债嘛。”

列战英眉头却没有松开,他想了想又说:“苏先生的事,还请阁主先不要告诉殿下。”

提到旧友,蔺晨的脸色一滞,说:“我明白。虽然他早晚会知道,但他是不会从我这里听说的。”

有了蔺晨的承诺,列战英略放了心。

“那我改日再来看殿下。”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护卫了,时间上并不自由。

“好啦好啦,放心。你看你这张脸,哭丧成这样要是你们殿下看到了一定会以为天都塌了把你压进去了。”

列战英已经习惯了他说话的方式,并不恼,只是又行了一礼,便告辞离开了。十九开了门进来,端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药:“阁主。”

“给我吧。”蔺晨伸手接了过来,十九帮他将沉睡不醒的萧景琰扶了起来,蔺晨拿起白玉勺,盛了药喂到萧景琰嘴边,无奈对方毫无察觉,并不配合。又试了几次,药都从嘴边滑下。蔺晨把碗一放,瞪着眼道:“你个小东西,给脸还不要了是吧?我什么时候这么伺候过人,还不乖乖的睁开眼自己喝,还赖上我了不成?”

十九小心翼翼地说:“阁主,狴犴大人年纪可比您长呢。再说,谁让您欠人家的,人家赖上你那也是应该的。”

蔺晨挑眉,脸色十分愉悦的问:“哦,你这是说我不对咯?”

十九一看情形不对,立刻开始装憨:“哈哈,哈哈。”

“行了,你下去吧,一个个都没良心,等着看我笑话等了这么久了,今天可满意了吧?”蔺晨把十九撵开,自己过去扶住了萧景琰。

“阁主,属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十九恭敬的说。

“哦?”

“我们没有要看阁主笑话,实在是阁主活该。”说完十九迅速的起身往外走:“属下告退。”

蔺晨在后面气的七窍生烟,“滚滚滚!什么人啊都是!小心我明天就把你们都遣走!”他正忙着生气属下的造次,没有注意萧景琰抖动的眼睫。

“哎,醒了?”

萧景琰看着忽然靠近的那张脸,想也不想就下意识的伸手推开。不料人没有推开,手却被抓住了,那个人拽着他的手左看右看,像是在研究什么稀奇的东西。

“不愧是龙子,恢复的就是快啊。你看看这手,都不那么像死人了。”

萧景琰的身子还是弱,只能用尽了力气才将那人甩开,他蹙眉不悦的问道:“你是何人?”

青年撩了撩挡在额前的头发,说:“‘你是谁,我在哪,我怎么了’,你是不是想这么问?”

萧景琰语塞,可心里又恼怒,只能瞪着他。

青年倒毫不介怀,转身端起那只透亮的碗,将勺子甩的天花乱坠:“等会儿再给你一一解答,先把药吃了,你看这都凉了。”

萧景琰抬起手,“……我自己来。”

青年一脸不信任的看着他:“你能行吗?”

萧景琰不再说话,强撑起来将碗拿到了手中,一口便喝了下去。青年揣着手,一脸满意的样子。药实在是有些苦,可萧景琰也没工夫去介意了。

“回答问题。”他并没有浪费时间,直接说道。

青年站起来,身姿轻盈:“在下蔺晨。”

萧景琰觉得这名字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殿下现在在琅琊阁。”青年没理会萧景琰,自顾自的说下去:“等一等,你还记得你是谁吧?龙宫的七皇子,狴犴?”

萧景琰挥开指在他面前的手指,冷冷地说:“我当然记得。”

“哦,那脑子还没坏掉。”

“我醒来时听戚猛说‘百年’,是什么意思?我为何在这儿,战英呢?”萧景琰没理会他的僭越,问道。

蔺晨笑了两声,第一次有些尴尬的样子:“这个嘛,你非得今天知道?”

萧景琰目光不肯示弱:“还请先生赐教。”

“要我说可以,不过你可得记得啊,这里是我的地盘,你可不准撒泼。二来,你身体尚未恢复,动怒乃是大忌,你要是答应我能做到,我就告诉你,如何?”青年的表情实在无赖,萧景琰心里生出一阵厌恶。他耳朵上的银饰闪闪发光,看的萧景琰直想给他摘下来扔出去。不过他将这些都按捺下去,板着脸点了点头。

“我还是不太相信。”蔺晨仔细端详了端详他的脸,说。

萧景琰若是体内气息足够,此刻定能吐出一个火球。“怎么,先生还要我签字画押不成?我萧景琰光明磊落,何必骗你。”

“你要是就骗了我呢?”蔺晨大概也是知道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所以毫无半点畏惧的继续说道。

萧景琰咬了咬牙,说:“若我骗你,我就拔了护心龙鳞给你。”护心龙鳞乃是保护龙的最后防线,只有两片。

蔺晨眼里顿时放了光,龙鳞便已是至宝,何况护心龙鳞,若拿来下药,不知能有何奇效。想到这里,他愉悦的说道:“成交!”









TBC


我觉得我的勤劳已经被透支完了= =



评论(12)
热度(36)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