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5

5


“所以,因为你的药,我失了神志,大闹三界,被天王捉了回来后就被囚了百年?”萧景琰脸色一片铁青,眉头紧锁,提高了声调怒道。

“嗯,你还忘了为了抑制你,天王只能在你身体里打进去了一颗镇魂钉。”蔺晨干笑着补充道。

萧景琰直直的看着他,眼里都在喷火。蔺晨愁眉苦脸的忙作揖告饶:“我实在不是故意,当日我将那药给了长苏,谁知道他会转手给你。那药若是常人用也就是普通伤药罢了,可若是遇到了龙......比如你,你也知道结果了。”

萧景琰握紧了双拳,只觉得气血翻涌,可镇魂钉的威力又将那股气生生压下,他一时难以控制,便吐出一口血来。蔺晨连忙上前情急中用袖口给他擦拭,两指相并,轻点他的左肩。萧景琰知道,那正是镇魂钉之所在。他怒气未平,又想起当时那日自己迷乱中所忆之事,只觉得更加愤恨。他狠狠地甩开了蔺晨的手,说:“阁主高超医术,我实在不敢再多尝试,就此告辞。”说罢便硬撑着要起来。蔺晨倒也不阻碍,由着他来。

萧景琰能感觉的,他体内的镇魂钉在阻碍他,可他偏不想如它之愿。一阵钻心的疼让他冒出汗来,腿也在发抖,他知道蔺晨在看,于是更不想妥协。还未摸到门框,他便已经喘不上气,疼痛袭击了他全身,让他觉得连被风碰到的地方都如同被刀一下下的割一样。

蔺晨走到了他身旁,说:“我知道殿下现在生气,若是换了我,我也会。可现在并不是生气的时候。”

萧景琰虽然知道他所说不错,却并不想承认。他靠着门,渐渐已站不住。蔺晨恰到好处的扶住了他,并未太近到让萧景琰不舒服的地步,也未远到让他靠不住,不过还是被甩开了。

“我记得那日,战英最后曾试图护我,他可被牵连?”萧景琰脸色苍白,半阖着眼睛问道,他的声音还有怒意,却不像先前那般厉害,渗入骨髓的疼让他没了气力。

蔺晨脸色又尴尬了几分,过了一会儿才说:“那个,他被罚做差役了。”

萧景琰猛的转过头来,目光如利剑:“那你呢?”

蔺晨顿时有些委屈的样子,说:“大约是天帝太喜欢我了,我求了他半天,还是没有罚我。”

“你!”

蔺晨怕他再生气,忙说道:“好吧好吧我说实话,天帝罚了我打扫南天门两百年,现在还有一百年没扫完呢。”

萧景琰摇了摇头,嘲笑道:“那可真是委屈蔺大阁主了。”他疼得厉害,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全身的肌肉都紧绷如一块硬铁。

蔺晨自觉理亏,也不想再惹他,便闭口不言。萧景琰再也靠不住,便滑坐到了地上。琅琊山是天界不算高也不算雄伟的一座山,萧景琰此前曾经路过,却从未停留过。他看得到山下灯火点点,没有想到,竟过了百年。

“我的府邸,是否还在?小殊呢,他怎么没有来?”

蔺晨将挂着的披风取下,披到了萧景琰身上:“你的府邸还在,小殊他奉天帝之命去了人间,还未回来。”

也许是晚风微凉,他的话听来,竟有些安抚。

“我何时能取下?”萧景琰捂了捂左肩,那里一片冰凉。

“取镇魂钉也是一件极其损耗的事,需要你身体好些之后才行。”蔺晨看着萧景琰说:“事情既因为我而起,我自然会负责到底。你放心,我欠你百年,自然还你百年。等你好了,就是你把镇魂钉打入我体内我,也无怨言。”

萧景琰哼笑一声,他记起些与天王打斗的情形,当时他的父王,边站在一旁观战,当时龙王的表情,萧景琰并不想再想下去。

“我将你再打伤又有何用,错已铸下,百年也已过了。”萧景琰想到自己的母亲,出了这样的事她不知该何种担心。

蔺晨好似看透了他的心思,出言道:“殿下放心,我已告知您的母亲您已苏醒。”

萧景琰并不想领他的情,他只觉得疲惫至极,浑身疼得都已经麻痹了,他连手都抬不起来。蔺晨在旁边看着,见他没有要再交谈的意愿,便准备轻手轻脚的离开,即使他留下,萧景琰此时此刻也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等他关门之时,萧景琰也还是保持着看向远方的姿势,未曾改变。

十九见蔺晨出来急忙迎上去,“阁主?”

“你去把我准备好的凝心丸拿进去给他。”蔺晨说道。

十九的脸变了变,说:“我这会儿进去,靖王殿下不会打我吧?”

“打你个鬼,他现在这样子能喘气就不错了哪还有空打人,再说,他都没打我,你担心什么呀?”

十九撇了撇嘴,道:“那可真可惜。”

蔺晨掏出折扇在他头上使劲砸了一下:“怎么了?你还想着看笑话?”

“没有没有,属下去拿药了,阁主您早休息啊。”看着十九一溜烟的跑了,蔺晨摇了摇头。屋里传来一阵响声,像是有人倒地,蔺晨一惊,脚步已迈了出去,却又收了回来。此时,还是不要再去打扰的好。

列战英值完岗来到琅琊阁时已是夜深。门外的侍从已经认得他,一路引他进去。十九还在为明天的事做着准备,见他来朝他做了个“嘘”的手势。列战英压低了声音,问:“殿下已经睡了吗?”十九摇了摇头,让列战英随他去。

蔺晨靠着门框睡了,屋内也是漆黑一片,并无动静。列战英本想先悄悄退下,蔺晨却还是察觉,醒了过来,他伸了个懒腰,说:“你来了。”

“打扰阁主了,我们殿下可好?”列战英行礼,问道。

“好得很,这会儿大约是睡了。”蔺晨见他风尘仆仆,便又问:“你从北天门一路赶过来的?”

列战英点了点头,说:“我已告了假,这几日还要打扰阁主了。”

蔺晨站起来引他到了外室,说:“你在也好,他大概也不想见我,你来了还能劝劝他。这气当然是要生的,这火也是要发的,我嘛,也是要挨打的,但是都得等他身体好了以后。”

“阁主没有告诉殿下,您也受罚了吗?”

蔺晨说:“告诉了呀,他并不解气。”

列战英跟随萧景琰多年,自然知道他的脾气:“殿下他只是一时生气,等过了这会儿就好了,我们殿下并不是小气的人。何况,当日若没有阁主,殿下只怕要受的罚,要受的罪,会比如今更多。”

蔺晨露出他那一贯玩世不恭的笑容,道:“看不出来,你还挺会说话的嘛。”

“属下这些话皆是发自内心。如今殿下的身体还需阁主多操心受累了,待明日殿下醒了,我便告诉殿下,阁主您……”

列战英的话尚未说完,蔺晨便把他打断了:“不用不用,这功劳嘛,待时日到了,我自己会去讨的。”

列战英有些不明白,蔺晨自顾自的晃着扇子,说:“当日之事因我而起,纵然我所做的事弥补了我的过失,可论起他缺失的这一百年,我终究还是功不抵过的。”

十九难得听蔺晨说这么正经和带着反省意味的话,惊得手里的灯都差点放错了地方。

“他的身体,不出五年便可完全恢复,但我能留他在琅琊阁顶多三月。”蔺晨冲十九翻了个白眼,又对列战英说道。“唉,看来到时候我还是得跟到王府去做上门大夫了,列将军可要多多关照我啊。”

列战英见他又恢复了往日那样子,一时有些反应不过。还是十九见得多了,知道蔺晨正经不过昙花一现,便说:“阁主您还是好好想想到时候让靖王爷先打您哪儿吧。”

蔺晨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认真的问列战英:“你家殿下没有打人打脸的习惯吧?”

列战英正直的说:“我们殿下不打人的。”

十九有些失望,蔺晨却还是紧盯着他,列战英于是又说出了下一句:“殿下都是用剑的。”

十九一愣之后憋笑憋的脸都发了紫,蔺晨则是一脸的灰败。







TBC

“景琰……”

“他在说什么?”

……

“他在说‘打他'。"【doge】






评论(6)
热度(41)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