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短篇】金屋藏娇 END

1


凌远没回短信,不知道是不是在忙着做饭。李熏然看了看还在讲述案情的薄靳言,又低头摆弄手机。简瑶看见了,靠过来问:“熏然,你有事?”

李熏然做贼心虚的马上握住手机,说:“没事。”这个动作一做完,他就知道自己露馅了,只能说:“本来约了一个朋友吃饭。”

“这样啊,我们今天来得突然,打乱你计划了。”简瑶歉意的笑了笑,说。

“案子最重要,我给发过短信了,他没回,等散会了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听他这么说,简瑶也不问了,又笑了笑,坐直了继续听薄靳言说话了。李熏然又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动静,在心里叹了口气。

今天还以为能准时下班,已经跟凌远约好了回家吃饭。没想到刚出了警局没两百米就被叫了回来,还碰到了简瑶和薄靳言。

“他们现在追的一个嫌犯很可能已经逃到了我们这里,我已经通知兄弟们回来加班了。”队长知道他们很熟,说完去忙自己的了,留他们几个叙旧。

快一年没见了当然有很多话说,李熏然也就一直没找到机会给凌远打电话。直到队长又来叫开会了,李熏然故意落后了几步,给凌远发了个简短的短信。

不会是生气了吧?李熏然有点忐忑的想,不至于吧,他们来李熏然事前也不知道,案子来的就像龙卷风,李熏然也是受害者。都快七点了他还没吃饭,别说吃饭,热水都没喝一口。越想越觉得自己冤枉又可怜,李熏然把手机往口袋里一装,认真的赌起气来。

案情分析会结束后简瑶过来找李熏然一起去吃饭,李熏然想了想:“我先打个电话。”

简瑶问:“还没回音?”

“可能他也忙去了,你们先在这儿等我一下。”说完就拿了包往外走。简瑶在后面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避开他们去打电话,回过头问还在盯着白板上的关键字思考的薄靳言:“熏然是不是谈恋爱了?”

薄靳言眼都没眨一下,说:“你问不就知道了。”

简瑶又看了一眼李熏然离开的地方,说:“也对。”

没有五分钟,李熏然回来了。简瑶看了看他脸色,问:“没打通?”

“嗯,咱们走吧,你们想吃什么?”李熏然说了几个这里的特色菜馆,又介绍了几种小吃,简瑶问薄靳言想去哪,薄靳言耸了耸肩说哪都好。李熏然看他们俩也选不出来,就说:“算了,还是我选吧。你们开车过来的吗?”

“没有,还得辛苦你接送一下我们啦。”简瑶过去挽住薄靳言的手,三个人一起下了楼。

路过医院的时候,李熏然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简瑶看在眼里,唇边有一丝笑,朝薄靳言挤了挤眼。到了吃饭的地方,李熏然介绍着,简瑶和薄靳言选了几道菜,三个人就喝着茶水聊天。

“转眼你到这都快两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简瑶说。

李熏然想了想,还真是。上菜的时候李熏然又给凌远发了条短信,提醒他吃饭。他们都很忙,电话不通短信不回也是经常的事,只是今天薄靳言和简瑶来了总让李熏然很心虚,也很如坐针毡,有种丑媳妇见婆婆的感觉。

“见也是他见,我瞎紧张个什么劲。”李熏然咬了一口煎饺,想到凌远“丑媳妇”的扮相差点笑出来。

“你们还没打算要孩子?”李熏然随口问了一句。

薄靳言说:“该来的时候就来了。”

简瑶给薄靳言夹了点青菜,笑着说:“你别忙着操心我们,什么时候把你那位带出来我们看看?”

“咳!”李熏然没想到自己被拉近了套,差点呛了,赶紧喝了口水,说:“你……我什么时候……”

简瑶看他这反应就知道这事是坐实了,说:“别忘了,我可是薄教授的助理,虽然还不如他,好歹也能耳濡目染一点吧。”

李熏然干笑了几声,又往嘴里塞了个煎饺。

“该见的时候就见了。”他抄袭了一下薄靳言的话说。

“我们可等着啦?”简瑶捅了捅薄靳言,兴奋的说。

李熏然“嗯嗯”了两声,说:“赶紧再吃点,菜还剩很多呢。”

见他岔开话题,简瑶也就不多说了,跟他又随意聊起了其他的事。吃完饭已经八点多了,李熏然去结了账,三个人一起出了餐厅。李熏然一眼就看到了在和别人道别的凌远,脚步不自觉的就加快了,冲着那边过去。简瑶本来想叫他,被薄靳言拉住了,指了指一直背对着他们的一个男人。简瑶还有些迷惑不解,薄靳言挑了挑眉毛,简瑶一下反应过来了,瞪大了眼睛。

凌远揉着太阳穴,晚风吹的他因为喝酒引起的热散了一点。背上被拍了一下,凌远一改疲惫换上笑脸,回头一看是李熏然。

“你怎么在这儿?没回家?”凌远问。

李熏然抱着胳膊没好气的说:“我还想问你怎么在这儿呢。短信不回电话不接,我还以为你忙着救死扶伤,合着是出来花天酒地了?”

凌远被他这形容逗笑了,无辜的说:“我走的急,手机落家里了。想着你马上就回来了就没打电话,给你留了个条。”

“喝了多少?”李熏然闻着他一身酒味,面色更不善了。

凌远赶紧坦白从宽:“就两杯红酒,味儿是他们熏的。”

李熏然用审判犯人的眼神把他好好看了一遍,嘴里还“哼”了一声表示不满意。凌远察觉到什么,侧过头见一对情侣挽着手正往这边看。女生礼貌的微微点了点头,笑的很温柔。

李熏然也顺着凌远的视线看过去,才想起自己竟然把他们忘了,回头跟凌远说:“瑶瑶和薄教授忽然来了,有个案子,开完会就带他们出来吃饭了。”

简瑶和薄靳言走了过来,薄靳言倒是没什么,简瑶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凌远。李熏然忽然有点局促,完全没了刚才对着凌远的那股气势,指了指凌远说:“这是凌远,我朋友。”

凌远伸出手和他们握了握,说:“简瑶和薄教授是吧?我常听熏然说起你们。”

简瑶觉得凌远长得有点面熟,说:“您是位医生吧?我今天还在飞机上看过您的照片呢。这么年轻就是院长了,好厉害啊。”

“蒙古大夫。”李熏然嘀咕,凌远斜了他一眼,李熏然把头一扭,说:“我送你们回去吧?也不早了,明天还有一天的活儿呢,早点休息。”

“好啊。”

李熏然问凌远:“你回医院还是回家?”

“你送我?”凌远问。

李熏然迈开腿就走,说:“醉鬼不准坐我的车。走吧,瑶瑶。”

难得见李熏然也有幼稚的时候,简瑶简直想大笑。凌远摇了摇头,说:“那好吧,你们慢点。”

“凌院长真不和我们一起走?”

“我还要回医院处理一点事情,步行过去就行了。”

李熏然当没听见,闷着头在前面走。到了车前,李熏然开了车门,简瑶和薄靳言跟凌远道了别坐进车里,李熏然问:“喝了酒别开车,钱包总带了吧?”

凌远掏了掏兜,拿出钱包扬了扬,说:“放心吧。”

“谁担心你。这就开始喝酒了我看你病是好全了。”李熏然气哼哼地说。

凌远自知理亏,他前两天胃炎还犯的厉害,一直恶心,这才刚歇停了。见凌远不说话了,李熏然也不亏他了,说:“走了。”

凌远看着车走远了,这才自己慢慢的往医院去了。

李熏然开着车,还以为简瑶会说点什么,他虽然没有说明,但是他知道他们都明白了。

到了酒店,简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道别的时候别有深意的笑了一笑,说:“凌院长不错。”

李熏然感觉脸上有点热,“还行吧。”

“等有机会了一定要让我们好好认识一下,你们怎么认识的什么的我还想好好问问呢。”

李熏然笑了一下,说:“可挺无聊的。”

“无聊不无聊我说了算。”

“嗯。”

凌远在办公室又看完了两份文件,签完字之后收拾东西下了楼。李熏然的车停在第一个停车位上,凌远没掩饰笑容,过去敲窗户。

“回来看着我打车?”

李熏然把车子启动了,说:“你要是想打车去啊,我又不拦你。”

凌远见好就收,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不嫌我有酒味儿了?”他把安全带系上,故意问。

“嫌。”李熏然简短又干脆的说。

“那你快点开,我还得回去收拾一下那些饭菜呢。”

李熏然瞄了他一眼,嘴角泄露了一丝笑。






下接《床头夜话》


评论(5)
热度(9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