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短篇】床头夜话 END

2


李熏然开了灯,菜还都摆在桌子上,屋里弥漫着米饭的香味。凌远跟在他后面换了拖鞋,说:“我还特意做了菠菜汤。”

李熏然立刻嫌弃的说:“那幸亏我没回来吃。”他吃的方面不是很挑,唯独菠菜,他就是不喜欢吃有什么办法。

“骗你的。”凌远戳了戳他腰眼,弄得李熏然差点跳起来。凌远趁机把他揽住,问:“你今天这是哪一出?”

李熏然拍开他的手,说:“带你出来遛一遛呗。”然后倒在沙发上开了电视。凌远挨着他坐下,说:“你啊。”

“我怎么了,我金屋藏娇快一年了我闷了。”李熏然瞅着电视里的播音员,目不转睛的跟看得多认真一样。

“你是‘娇’还是我是‘娇’?”凌远摸着他的头发,问。

李熏然打了他一下,说:“老不正经。”

“瞒着你朋友让你不舒服了?”

“我又没伤天害理,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能拿出来大说特说的事。我就是……朋友之间不就该坦诚吗?”凌远的手指力道均匀的按着他的头,李熏然整个人都懒散下来,他忽然又睁开眼,问:“你不会不同意吧?我,我也忘了问问你。”

看着李熏然有点不安的样子,凌远忍着笑亲了亲他的额角:“瞎想什么呢。我高兴着呢。”

李熏然耳朵红了,把凌远扒拉开,坐直了说:“还不快去收拾桌子。我去洗澡了,一天累死了。”

凌远看着他站起来就往卧室跑,在他后面喊:“你以后再压迫我我可有地方诉苦了。”

“跟你少跟韦大夫抱怨我了一样!”李熏然在卧室里找衣服,回了一句。

凌远悠闲自在的把餐桌上的没吃的菜用保鲜膜包起来,说:“我怎么会,我跟韦三牛都是说你的好。为人处世第一条,在自己的朋友面前一定要多夸自己男朋友的好。”

李熏然抱着要换的衣服出来了,被他那个“男朋友”弄得面红耳赤,“第二条呢凌大院长?你当这是晚间心灵鸡汤啊。”

“第二条是在自己男朋友的朋友面前要多暗示自己的好。”

“就你话多!”

李熏然洗完澡出来,凌远已经把家里都打扫了一遍,预约好了明天的早饭。李熏然走过客厅,留下一个个水脚印。

“拖鞋在垫子上踩踩再出来,说你多少次了。”凌远跟在后面拿了个拖把又给擦掉。李熏然当没听到,故意把脚步走的更沉了一点。

“哎哎,小心楼下投诉你了。”

李熏然已经走到了床边,“投诉我就说是你逼我把水都甩干净,所以我不得不跺脚。”

凌远进来拿了自己的睡衣,指着李熏然说:“我看你话才多。”

李熏然翻了个身把他抛到脑后,他刚吹完的头发蓬松的在后脑鼓起一个包,凌远狠揉了两把,说:“小没良心的。”

李熏然憋着笑,听着凌远走了才翻过身来笑得开心。

凌远睡觉前习惯要看会儿书,床头灯开着,李熏然先是抱着手机看,被凌远制止说对眼睛不好之后就放下了。喊了两遍“还不困”,被凌远无视。

等凌远看完五十页书,李熏然已经睡着了。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了阴影,刚烫了的头发杂乱无章的散着,他蜷着身子,脸朝着凌远,脸放松的嘴角都微微张开了一点。凌远低下头亲了亲他,李熏然“嗯”了一声,“晚安。”凌远关了灯躺下,李熏然一条胳膊马上就横过来,毫不温柔的砸在凌远身上。凌远笑了笑,闭上眼睡觉。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李熏然倒是很快就爬起来了,凌远洗漱完了,正在穿衬衫。

“你今天和薄教授还有简瑶出去?”

李熏然嘴里含着牙刷,模糊不清的说:“曾蓝。”

“城南?”

李熏然点了点头。

凌远把早饭盛上,李熏然正好出来,看他外套都穿上了,问:“你不吃?”

“我今早上有个会,提前去准备一下。会结束后和他们一起吃。”

李熏然眼皮翻了翻,说:“你以为你的胃病怎么弄出来的?喝完粥再走。”说着过去拿起勺子搅着粥降温,然后递给凌远,说:“快,两口喝完。”

凌远被他这霸气的温柔弄得哭笑不得,接过来站着就喝了,把碗放下,说:“我可能今晚不回来,到时候再告诉你。”

“反正来了案子我基本也是不太可能回来。”李熏然无所谓的说。

“嗯,小心点。”

李熏然自然的倾过了身子,等了一会儿凌远却没反应,抬起头来看到他正笑得欢,脸一下就红了。凌远赶紧拉住他,亲了一下额头,说:“我这是高兴你终于形成习惯了。”

“说的跟什么好事一样!大老爷们的腻腻歪歪。”李熏然嫌弃的说:“你这颗心可比少女还少女。”

“那还不是因为住着你。”凌远大大方方的说。

李熏然在这方面是永远说不过他,干脆也不回嘴了,坐下说:“赶紧走吧,都几点了。”

凌远心满意足的提着自己的包走了,李熏然头也不抬,专心的喝自己的粥。


吃饭了吗?

还在车里蹲点。你呢?

正在吃。宫保鸡丁京酱肉丝蒜拍黄瓜酸菜鱼。

你是不是找茬打架?

你短信回这么快,看来很闲啊,饿了吧?我给你照照片看看我吃什么?

你都发过了!!让我好好工作!!

警察弟弟辛苦了。

医生叔叔你也是。

李熏然!!

哎。


李熏然还偷笑,薄靳言忽然说:“是他。”李熏然立刻抬起头,看到个模样普通的中年男人正从门口走出来,手里拿了一支烟没有点。

“你们在这等着,一组一组,准备行动。”

“一组收到。”

等那个中年男子低头掏打火机的一瞬间,李熏然打开车门喊:“行动!”

嫌疑人被牢牢地制住了,薄靳言过来说:“伸出手。”

李熏然推了无动于衷的嫌疑人一下,说:“快!”

嫌疑人这才不情不愿的将手掌向上摊着,伸开。

薄靳言只看了一秒,说:“他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你这一星期都要洗碗。

凌远看了看短信,李熏然还没有回,可能忙起来了。他把手机放下,专心的研究起了面前的两份融资计划。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是五点了。李熏然那边还没动静,韦三牛敲了敲门进来,说:“走吧,吃晚饭不是有会吗?”

凌远把桌子收拾一下,说:“走吧。”

“大半夜的开什么会。”韦天舒抱怨。

“这话你跟专家组说去啊,拜托你们以后早来,我们也是有家室有老婆的,熬晚了家属有意见。”凌远说。

韦天舒贼笑,说:“我看你意见最大,怎么了,你家小警察独守空房了?”

凌远没留力气的给了他一下,说:“我这是替你想的。而且我家熏然也没回家。”

韦天舒打了个哆嗦,说:“凌远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这肉麻劲儿的。”

凌远瞥了他一眼,冷漠的说:“你这个经常被关在门外的当然不懂。”说完就快走了几步,赶在韦天舒进来之前把电梯门关了。

开完会已经是十点了,凌远给李熏然发了个短信,问他回了没有。

三分钟后李熏然发过短信来:在吃饭。

我马上回家。

李熏然扒拉着米饭,毫无吃相。跑了一天,四处围追堵截,却还是被嫌疑人跑了。简瑶和薄靳言追着去了,留下李熏然一个人生闷气。

凌远回来的时候厨房里响着水声,李熏然穿了个围裙在洗碗。

“这么勤快?”

李熏然说:“我什么时候懒过。”

凌远解着扣子说:“让我伺候的时候。”

李熏然把盘子放好,洗了洗手,说:“那是你的荣幸。”

凌远过去从后面搂了他一下,说:“今天怎么样?”

李熏然挑着能说的说了点,“白忙活了。你起来,我手上还湿呢。”

凌远说:“我也累。”

李熏然推了推他说:“那就赶紧洗漱,睡觉。”

凌远想了想说:“咱俩的时间都消磨在床头夜话上了怎么回事?”

李熏然瞪了他一眼说:“还能为什么,你忙我也忙呗。”

“唉。”凌远叹了口气,笑了一下又说:“算了,反正有你陪着。”

李熏然指着他鼻子说:“酸!”






END





评论(13)
热度(8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