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7

7


蔺晨的话及时的插了进来,他揣着手靠在门口,衣袂飘飘,不知从哪里来。

萧景琰把脸一板,侧过了脸去。列战英有些抱歉的看了看蔺晨,对方却毫不在意,抽出他的扇子悠然的扇着:“哎呀,有些人没有良心呐,我辛辛苦苦的又是伺候汤药又是伺候穿衣的,竟然……”

萧景琰被这故作委屈的魔音折磨的只觉得一阵反酸,说:“你有事?”

“没事不能过来串门了?这好歹是我的地盘。”蔺晨大言不惭的说。“该吃饭了。”

萧景琰这才记起,自己至今还水米未进,倒不觉得饥饿。

“我知道你不饿,但是也得吃。”

十九搬了小桌进来,只盛了两碗粥。列战英扶着萧景琰坐起来,蔺晨自在的坐在他的对面。米粥熬的很浓,大约是放了百合,闻着很清新。萧景琰含了一口在嘴里,喉咙却并不配合,根本不想往下咽。蔺晨大约也知道会是这样,便故意微笑着注视他,让萧景琰不能吐出来,只能强咽了。蔺晨摇了摇折扇,表情满意,就差说个“乖”了。

吃完了饭,蔺晨便开始指手画脚的对萧景琰说:“你也说了大半天话了,今天的探视时间用完了,躺下睡觉。”

“我不觉得累。”萧景琰说。

“很多人还都在不觉得自己要死的时候就忽然死了呢,你是大夫还是我是大夫?”

萧景琰气结,一时又想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干瞪眼。列战英看了看谁也不肯让步的两个人,说:“殿下还是听蔺阁主的话吧,属下还要过去看看戚猛把咱们府里收拾得怎么样了。”

萧景琰叫住他,说:“你跟戚猛再把军报整理了带来给我。”

“可是……”列战英看了看蔺晨,蔺晨说:“想看可以,可是要先给我,我来决定你每天看多少。”

萧景琰虽然不满意,可也知道他是好意,便没有再多分辩。等列战英走了,萧景琰倒真的生出几分倦意。

蔺晨说:“睡吧。”

萧景琰问:“你也要走?”话一出却后悔了。好像说的像是他不舍蔺晨走一样。他本以为以蔺晨爱玩笑的性子,大约要好好嘲笑他一番,不料对方却未说什么,只是叫十九拿了他的书来,又泡了一壶好茶。

萧景琰看着他悠闲自在的看书喝茶,不知不觉便睡了,这困意来时如山倒,到了中午,萧景琰被蔺晨叫醒,又吃了一碗粥,喝了一碗药。他手里的碗还没有递到蔺晨手里,人就睡了过去。蔺晨笑了一声,在这宽敞的房间里显得格外清晰。

列战英下午就送了不少文书来,因为北天门那边出了些事,他被急召了回去,便放下就走了,没来得及停留。蔺晨抱着文书,看萧景琰睡得手都要垂到了地上,就去叫,“起床了,再睡你晚上可要睡不着了。”

萧景琰眼皮都没有动一下,蔺晨便把那十几本文书举高,“砰”的一声砸在岸上。萧景琰一个激灵睁开了眼,手已经去摸自己的腰间,大约是找自己的剑。

“该起了。”蔺晨笑得如沐春风。

萧景琰坐起来,顿了顿神,问:“这是战英拿来的?”

“今日先看这一本。”蔺晨拿出最上面的那本,说。

萧景琰试着站起来,大概是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他倒觉得有了几分力。蔺晨没阻止他,在自己的对面铺了垫子,放了靠枕,让他坐了下来。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萧景琰看着军报文书,偶尔批注一两笔。蔺晨拿了另一本,也看得认真。萧景琰偶有不解,自言自语了几句,蔺晨倒接话接的自然。几次下来,萧景琰便直接问了,蔺晨答的也认真。等十九来送饭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到了掌灯时分。

萧景琰不可能一直保持着他从前的笔直的坐姿,此时已稍靠在了靠枕上,左手拿着书,皱着眉头。蔺晨让十九进来,把岸上的书整理一下,说:“殿下,今日看的够多了,该吃饭了。”

萧景琰一边答应着,一边又不肯让眼睛离开书卷。看到山妖那一段,忽然眼前出现了一柄扇子,蔺晨在一旁挑着眉说:“再看,明日的份额也没有了。”

“是,先生。”萧景琰没好气的说。

依旧是清粥小菜,萧景琰腹中还是不觉得饿,不过喉咙下咽倒是轻松了许多,没有费多少时间就吃完了。十九将餐具撤了出去,蔺晨侧躺着,摇着扇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萧景琰看了他一会琢磨不出一二。今日与他算是谈了点正事,便觉得这人确实是有些才华的,分明不是专管军事,却并不比许多将领差,有些见解甚至十分独特,值得深思。

一只鸽子飞了过来,打断了萧景琰的思路,蔺晨像是已经等候多时,见它来伸出手让鸽子停在了手背上。他取下了鸽子腿上缠地纸条,手一晃,变成了一封信。

“这是什么?”萧景琰问。

蔺晨起身,递给他说:“你看了便知。”然后出了房间。

“景琰”,信上这字,萧景琰一看便知,是出自母亲之手。他急忙撕开信封,看了起来。母亲的信并不长,说了些宫里进来的小事,又宽慰他几句,最后让他好生将养。短短的一页纸,萧景琰来回看了几遍。看着母亲写的字,耳边仿佛已经听到了母亲的声音。萧景琰展颜一笑,眉目都舒展开,在火烛下映衬的那样柔和。

听到脚步声,萧景琰回了头,脸上还刮着笑意,却看到蔺晨直直的看着他,愣在原地。

“蔺阁主?”

蔺晨展扇掩唇轻咳了一声,说:“叫阁主多么生分,还是先生好。”

叫那声“先生”本是萧景琰无意的,他当时只觉得蔺晨的啰嗦像极了年幼时教他识字的那个师傅,所以当蔺晨说了,他却心下有些不好意思,便扬了扬手里的信,说:“多谢。母亲说是先生特意告诉她我的消息的。”

蔺晨倒并未邀功,说:“我想娘娘也希望殿下早日康复。”

“母亲说蔺阁主医术高超,让我老实听话。”萧景琰心情确实好,不仅给了蔺晨好脸看,还与他说了句玩笑。

“那正好,殿下便请宽衣吧。”

萧景琰被这话题的转换弄得一愣:“啊?”

他的眼睛很圆,不知为何明明是不解的神情,他做出来却有些天真的模样。蔺晨笑,说:“自然是针灸了,殿下想什么呢?”

萧景琰虽并不留情风月,却也活了许多年懂些情事,乍一听没有想到,细想后便明白了过来,耳廓微微红了,说:“我没想。”

蔺晨玩味的看着他,萧景琰低下头开始解自己的衣裳。他趴在床上,光了脊梁。蔺晨的手指这里按按那里按按,半天也没别的动作,倒像是在挑肉。

“蔺阁主,你难道用手指针灸?”萧景琰问。

“非也,我是要检查一下殿下恢复的怎么样了。”

他这话无懈可击,让萧景琰找不出漏子,只能半信半疑的由他去了。

一炷香的时候过了,蔺晨收了针。萧景琰起身,大约是趴久了,竟有些晕。蔺晨说:“你血脉通了,血液流的急,以后记得针灸后动作要慢。”

萧景琰点点头,将里衣穿好。蔺晨看了看他,去了一趟侧门,又回来。萧景琰看着他把外衣递过来,说:“怎么了?”

“今日晚晚风极好,不大不小,不冷不热,殿下可愿陪我看看这山景?”蔺晨说。

萧景琰被这忽然的邀约弄得摸不着头脑,不过他今日心情好,便应了。他们二人一同站着,看山下灯光点点。晚风确实舒适,萧景琰想起他第一次去人间时,也曾驻足高山,只是那山比琅琊山要高,往下只见得云雾缭绕,不见灯火。萧景琰眯起眼,嘴角含了一丝笑意。

蔺晨身形不拘的靠着门框,懒懒散散的摇着扇子,问:“头可还晕?”

本来没有察觉,被他一问才觉得已经好了许多。萧景琰便明白了他让他来看这山景的用意,道:“多谢。”

蔺晨还了一笑,转过头去没有说话。扇子扇的他耳旁的散发飘起,耳朵上的银饰闪着温柔的光。






TBC


求你们快点开始谈恋爱啊!!!!!【简直想直接跳到床戏的作者泣血留。


评论(8)
热度(37)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