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3 TBC

3


“我今天就回去了。”李熏然夹着电话,两只手正忙着打字。

“回来就一天还是开会,我又正好不在。”简瑶在那头说。

“那也没办法,工作就这样。”李熏然打上最后一个句号,右手拿过手机,晃了晃有点酸的脖子。

“那好吧。”简瑶遗憾的说。

“我又不是以后都不回去了。”李熏然安慰道,小刘在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李熏然回过头,小刘见他正打电话,指了指队长的办公室,做了个口型。

“我有点事,等会儿再说。”

挂了电话,小刘立刻凑上来八卦:“谁啊?”

李熏然把他推开,说:“朋友。”就去了队长办公室。

队长又交代了几件事,就让他先回去了。

“几点的飞机?”

“九点,我这就得走了。”李熏然站起来说。

“没空回家了。”队长已经四十岁了,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女儿,“我要是你啊,真是要忍不住。”

“我又没老婆没孩子。”李熏然笑着说:“爸妈也都理解。”

李熏然回去拿了已经收拾好的行李,跟同事说了一声就走了。到机场的时候才想起还没吃饭,觉得有点饿,过了安检之后去找地方吃饭。

凌远和韦天舒正商量着论文,看到李熏然进来凌远的话顿了顿。韦天舒看了看,问:“怎么了?”

李熏然穿着合身的衬衫和西裤,袖子挽起来露出结实的手臂,和那天胡子拉碴的样子很不一样,他正在点餐。凌远把目光放回到电脑上,说:“没什么。”

韦天舒不信,四处看,和李熏然的目光撞了个正着。韦天舒赶紧回过头,说:“你们认识?”凌远没抬头,说:“不认识。”

“骗鬼呢。”韦天舒一眯眼,说。

“就是骗鬼呢。”凌远悠然的说。

韦天舒说不过他,翻了个白眼。

李熏然没想到会碰到凌远,他见对方没看见他,想起上次的事也不是什么好事,就没有去打扰,领了餐找了个地方坐下了。李熏然吃完了饭,正好广播里说开始登机。他往凌远在的地方看了看,已经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舒了口气。等他拿着登机牌,仔细对照了对照座位,又看了看已经坐下的凌远的时候,心里不禁又叹了口气。

“咳,院长,你也去潼市?”李熏然见凌远看他了,只能开口说。

“是啊,这么巧。”凌远微笑着说,一点也看不出两天前还在医院里当一个行走的喷火枪。

“是啊,真巧。”李熏然干笑了一声,放好了行李,凌远站起来,李熏然坐到了靠窗的位置。气氛实在是有点尴尬,李熏然无意识的开始玩自己的袖子。

“伤还没好?”凌远问。

“啊?”凌远指了指他右手臂上那一片青紫,李熏然看了一眼,明白过来,说:“这哪儿算伤。”

“那天的嫌疑人怎么样了?”

“没事儿,拍了个CT就送回去了。”李熏然说,想了想他又问:“那天的事没造成什么麻烦吧?”

凌远手里的书又翻了一页,说:“没有。”

李熏然“哦”了一声也没了话说,两个人就一直沉默,直到李熏然抗不过睡了过去。坐飞机到潼市不过一个多小时,因为是短程旅行,飞机上睡觉的乘客并不多,有些吵闹,但李熏然还是睡得安稳。头靠在座椅的一侧,露出颈部的曲线。他抱着手,大概是压着淤青处不舒服,来回的换了几次。但手一直都没有放下。

空乘来发水, 到了他们的时候李熏然还没醒,凌远替他拿了一瓶。等空乘走了,凌远探身过去想把水放进李熏然前面的袋子里。没想到李熏然忽然醒了,一只手直接掐上他的脖子,眼睛里还带着水汽却不减杀气。

“水。”凌远看着他没有动,面不改色的说。

李熏然猛的想起自己是在飞机上,立刻撤了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

凌远摇了摇头说:“没事。”

李熏然有些愧疚的又看了看他,左手不着痕迹的握紧了右手。

“很累?”凌远问。

“一星期没睡个好觉了。”

说完了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凌远还是看他的书,李熏然却不敢再睡了。他靠在座椅上,看着外面。过了几分钟,凌远合上了书,往后靠了靠合上了眼睛。李熏然侧头看了看他,阳光正好打在他的侧脸,这个院长不仅年轻长得也很英俊。

“再不睡没时间了。”凌远闭着眼睛说。

李熏然没想到他会说话,想到自己偷看人家被发现了,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但是凌远没有再说别的,李熏然也回过了头。机上广播响起的时候李熏然揉了揉眼睛,看到凌远已经又在看他的那本书了。

“你睡过了?”李熏然脱口而出。

凌远笑了笑没说话。

一看就是没有,李熏然挠了挠耳后,没再问。

下了飞机,韦天舒从后面赶上凌远,说:“哎,刚才和你坐一起的不是餐厅里碰到的那个吗?还说不认识?看着像个军人。”

“警察。“凌远说,想起李熏然忽然睁开的眼睛和迅速掐过来的手。一双漂亮的眼,一双漂亮的手。被自己忽然出线的想法吓了一跳,凌远揉了揉额角,是不是他也太累了。

“不会是上次在心内抓人的那个吧?哈哈,你们真有缘分啊。”韦天舒没察觉他的异样,说:“长得挺精神的,以前怎么没见过他?”

“你当你是法医啊?能认识多少警察。”

“我倒是希望我当时学的法医了。至少他们的客户不会抱怨。”韦天舒由衷地说,“叫什么啊?”

凌远犹豫了一下,说:“不知道。”

韦天舒挑眉翘嘴的,一个“你逗我”的眼神。

凌远解释:“忘问了。”

“你可真行。”

李熏然到潼市公安局的时候正好是十一点,本来没什么动静的办公室因为他的到来瞬间热闹了,跟他们说说笑笑了一会儿才到局长办公室去。

“来了?”李局长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继续忙工作。

李熏然坐下,问:“最近怎么样?”

“挺好。”李局长说。

“不生气了?”李熏然问。他调走的事李局长一直不同意,本来出了那一档子事他就想让他在自己眼皮底下安安分分的,结果李熏然打定了主意,把李局长气的连送都没有送他。

“不是接你电话了吗?”李局长问。

“那倒是。”把从新市带的几份特产放到李局长桌子上,李熏然忍着笑说:“给您带的。”

李局长这才笑了,站起来说:“行了,到点了开会了。”







TBC


蔺靖艰难的卡文……卡卡卡卡卡

到爱里城市的名字忘记了,于是就起了个= =【其实是懒得去查】新市,新的开始~知道名字的亲请麻烦告诉我一声哦~谢谢~



评论
热度(37)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