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5 TBC 肉渣,慎

5


凌远叫李熏然的时候,吸取了经验教训,没有挪动自己的位置。

“李熏然?”

李熏然揉着眼转过头,“啊?”他的头发没有白天那么整齐了,有些翘起来,配上他迷糊的表情,像大学里爬起来赶第一节早课的学生。

“自己能走吗?”凌远见他醒了,熄了火。

“能。”李熏然伸手去摸索着开门,倒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喝醉后动作不协调的样子。

凌远把他领进了公寓,在电梯里李熏然抱着手仔细的研究上面闪着的楼层。到了,十七楼的指示灯就灭了。

李熏然指着它,很新奇的说:“灭了。”

“走吧。”凌远拽了一下他的臂弯,李熏然还有些不想走,眼睛一直往回看。等凌远开了门,李熏然站进去看了一下说:“这酒店还挺人性化的。”

凌远把拖鞋拿给他,忍住没笑:“你喝醉了不要马上洗澡了,去洗洗脸洗刷一下睡吧。”

李熏然拉着自己的衣服闻了闻,一脸嫌弃的说:“臭。”

“先去洗脸,我去给你找衣服和牙具。”凌远把他推到洗手间,转身去了卧室。他最近很忙,客房也就很久没有打扫过了,凌远顺手找出了毯子,打算自己到沙发上睡一晚。把牙具递给李熏然,凌远把衣服放到旁边,说:“一起换了,我把你的衣服挂起来。”

李熏然乖乖听话,按他的指示一步一步的来。如果不是那双对焦没那么灵活的眼睛,倒是真的看不出来一点他喝醉了。换了衣服,凌远把他换下来的拿去挂到了阳台上,李熏然靠着墙看着他,凌远的衣服在他身上有些大。

“我困了。”他说。

“那就去睡觉,卧室在你左手边。”

李熏然“哦”了一声,转身去了。

凌远自己洗漱完后又收拾了一下,有点不放心的又去卧室看了看李熏然,他盖着毯子,睡得很熟,头发软塌塌的伏在额前,他的睫毛很长很密,呼吸绵长。凌远在他身边坐了一会儿,起身出去了。

凌远被吵醒的时候是在两点,他听到卧室传来一声怒吼,鞋都没穿就跳起来跑了过去。凌远开了灯,李熏然坐在床上,浑身是汗。

“做梦了?”凌远问。

李熏然没回答,他直勾勾的看着凌远,好像不懂他在说什么。凌远迈开脚步,走到他面前。李熏然的眼神跟着他,并没有波动。凌远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

“没事了。”


微博传送门


TBC


夭寿啊,手机一改就开始空行的bug到底什么时候修复

今天清闲于是多写了一章,还是不留存货了,留了我就开始懒。所以哪天要是坑了,就是真的坑了= =




评论(2)
热度(37)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