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8

8


山里的风总是又急又快,萧景琰的宽袖被吹起来,腰间佩的玉碰撞着发出清脆的响声,与林中不见踪迹的鸟鸣声相和,格外动人。在室内养了一个月,这是他第一次踏出来。这是块平台位于琅琊山的峰顶,向下看,是一片青翠,有丝丝缕缕的仙气萦绕。萧景琰的耳力极好,听得到远处隐藏在山中的小溪,水流碰撞石子,激起浪花又落下。萧景琰能够想象。

蔺晨揣着手,站的依旧懒散,问:“这景色如何?”

“不错。”萧景琰看着,天宫就在视线所能及的远处。

“殿下想家了?”蔺晨循着他的视线看去,问。

“毕竟居住多年。”萧景琰转了个身,说:“还未曾多谢阁主这些日子尽心的照顾。”

“殿下这‘谢’来的可尚早,别忘了,镇魂钉还未取,殿下只怕还要再委屈上几个月。”蔺晨歪着头笑得轻松自在。

“我知道。”

看他面上有淡淡的笑意,蔺晨心下有些微动。萧景琰的五官很端正,斜插入发的眉,有神又充满着话语的眼睛,还有略薄的嘴唇。这张脸蔺晨已经看了许久,闭上眼睛也能毫不费力的勾勒出来。可蔺晨当时并未曾想到,萧景琰会是这样。他生气时便是生气的模样,高兴是便是高兴。蔺晨在琅琊阁多年,已经猜多了人心,也有些厌了。萧景琰与他的坦诚,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殿下现在不生我的气了?”

萧景琰果不然思考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的说:“还有些。”

蔺晨放声大笑。萧景琰不懂是哪里好笑,古怪的看着他。蔺晨凑过来揽住萧景琰的肩膀,说:“那我就只好再好好伺候殿下了。”

“阁主放心,等我好了,自然不会劳烦了。”

蔺晨勾着他的脖子,手一抖开了扇,“我倒是不怕麻烦。”说的半真半假,不知真假。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他正低垂着眸子不知在想什么,虽然挂在他身上这件事让他有些难受,不过他没有甩开。

龙宫来信时他与蔺晨正在品茶,说是品,他不过是喝罢了,倒是蔺晨,一脸的回味无穷,连连跨着今年的茶好。鸽子径直飞到蔺晨面前,蔺晨拿下它腿上挂的纸,展开看了起来,然后蹙了眉。

“出了什么事?”萧景琰问。

“看来是龙王想念殿下了。”蔺晨一笑,把信与他看。萧景琰面无表情的接了过去,只匆匆几眼便看了大概。

“殿下可想回去?”蔺晨问。

“我若说想,阁主可放我回去?”萧景琰把信放到了一旁,继续拿了茶杯要喝茶。

蔺晨侧躺下,说:“我的病人自然是要我说了算的,便是天帝,也要卖我一个面子。”

“那不就是了。”说罢将杯中茶当做酒一样一饮而尽。

皇家多凉薄,萧景琰早就清楚,只是这失望,却还是不曾减过。

当天下午,蔺晨出去了一趟直到晚间也没有回来。萧景琰自己用了饭,又将列战英撵了回去,休息时还并不晚。十九给他端了汤药,萧景琰照例一口喝干,放下那个熟悉的白瓷碗时,无意便问了一句:“你们阁主呢?”

十九说:“大约是有事出去了,殿下是要找他吗?”

萧景琰略不自在的转过身,说:“不是,随口一问。”

自他醒来,蔺晨基本寸步不离的守着。每日给他梳发穿衣,甚至在上回还帮他沐浴。针灸才刚停了不久,那针灸后两人便一起在门口小站的习惯倒还是留着。便是块木头,在身边久了也会有了感情,何况是个活生生的人。不过这话,萧景琰觉得还是不让蔺晨知道的好。

蔺晨回来时天色已经不早,十九在外屋坐着等他,困得头直往下点。

“起来了。”蔺晨随手挥了一把水,十九顿时清醒了,抹着脸抱怨:“是谁说的在这里不许用法术的?”

“我说的,怎么,有意见?”蔺晨把青玉瓶子一放,问。

十九敢怒不敢言,只好转移了话题,问:“阁主去哪儿了?这药瓶不是老阁主留下的吗?怎么找出来了。”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咱们狴犴大人睡了吗?”蔺晨朝里面看了看,问。

“大约是睡了。阁主,我看靖王殿下好说话的很啊。您看您害得他这么惨,不过是装可怜的伺候了他几日,他竟就心软了,还与我问起您去哪了。”十九摇头晃脑的说。

蔺晨缓缓地回过头,又缓缓地笑,十九立刻站直,说:“阁主我先退下了。”不过也还是没逃过蔺晨劈头盖脸给他洒下的一身水。

萧景琰听着外面的动静,翻了个身嘴角勾了勾。第二日醒时,蔺晨已经在榻边坐着。他支起身子,问:“我起晚了吗?”

“不是,是我来早了。”蔺晨说,萧景琰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下了榻开了侧门,天色果然并不晚。

“可是我忘了什么事?”萧景琰问。

蔺晨拿了水和汗巾与他,说:“不是。”

萧景琰好看的眉眼里都透着不信,蔺晨犹豫了一下,有些不情愿的说:“昨日晚了,今日补上。”

萧景琰愣了一下,笑了。

蔺晨回过头去,挠了挠头。

琅琊山上有一株红梅,萧景琰看着十九剪了几枝插进了花瓶,说:“与我府里的一样。”

列战英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低下了头。萧景琰注意到了,疑惑的问:“怎么了?”

列战英笑着说:“没什么。”

当他知道梅长苏的事的时候,是又一个月后。他站在蔺晨的书房里,因为天帝来了旨意许他取下镇魂钉,他身体又痊愈的差不多了,便想小试一下。他没有被人发现的那份欣喜还没来得及散,就忽然凉到了骨子里。

“告诉景琰,不要难过。我不过是去了我选的路而已。”

他的眼泪甚至滑到了脖子上,他抖着手,将那封信放了回去。他转过身,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列战英往前走了一步,嘴张开了又合上,最后垂下了头,不敢看萧景琰的眼睛。

蔺晨站在那里,脸上带着说不出的忧伤。

萧景琰合上眼,耳朵里全是他自己心跳的声音。他扶着案子几乎支撑不住。

“只有我不知道。”

蔺晨的脚步声靠近了,萧景琰挥开了他的手,他睁开眼,在蔺晨充满震惊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眼睛发出的明黄的光。

“殿下!” 

又开始疼了,自己的愤怒有多少那份疼比它更加倍的多。他喘不上气来,一股冰的刺骨的感觉瞬间就冷却了他因怒气而升上的体温,左肩像是压了万斤重石,疼痛喷涌。萧景琰捂住那处,却不肯示弱,即使腿脚已经发抖,可他仍苦撑着不肯倒下。

身体仿佛要被撕成两半,他的本性与镇魂钉的力量相互撕扯着。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真身要出现了,他并不想这样,却控制不住。阻挠的力量越大,他潜意识的反抗就越大。他抱着头,嘴里发出野兽的呜咽。他感觉到有人靠近,愤怒的抬起眼眸。

“景琰,静心。”

他痛苦的闭上眼,那个人的手摸上他的后颈,然后一切都停了。失去意识之前,他的头里的声音还纷扰嘈杂,那个人又叫了一声。

“景琰。”声音那么轻,他差点就要听不见。

萧景琰再回神时,他倒在地上,靠在一个人身上。他的手被握住了,温度令人安心。

“莫要动怒。”蔺晨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不出情绪。

萧景琰的头还疼得厉害,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

“……我真的还能好吗?”他的声音疲惫又失望,像漠北干燥孤独的风。

蔺晨紧了紧握他的手,说:“会的。等拔了镇魂钉,就会好的。”

萧景琰苦笑,声音引起的震动传进了蔺晨的胸膛:“镇魂钉,上镇天神下定妖魔,我岂能不知。我能活着,已是幸运。”

“有我在,会的。”蔺晨说。

萧景琰还是笑,他的身体那么热,蔺晨觉得自己都在发烫。

“我欠你的,我一定会还。你可信我?”他对上萧景琰的眼睛。

萧景琰也看着他,说:“你可还的起?”

“我用我这一生来偿。”蔺晨简单地说。

“我不要。”萧景琰说,他抽出被握住的手,无情的说。




TBC

想来想去还是重新写了一下,阁主太顺遂了我都看不下去了【后妈认证。

怎么写完了看看觉得虐的是景琰??【后妈认证。




评论(7)
热度(29)
  1. 狐狐的喵脑洞集散地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玫瑰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