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越苏】梦蝶 END

陵越叫醒了还在睡的百里屠苏,替他将头发梳好。百里屠苏拿手揉着眼,说了声:“多谢师兄。”


百里屠苏把衣服放下,陵越在他对面,坐在榻上问:“补好了吗?”

百里屠苏沉默着摇了摇头,陵越脱了靴子,说:“早些睡吧。”

百里屠苏又看了看自己破掉的衣服,咬了咬嘴唇。陵越闭着眼,听着百里屠苏吹熄了烛火。

第二天,百里屠苏醒时,他的衣服叠在一旁的椅子上,被补的整齐。他拿着看了又看,陵越被他吵醒了,翻了个身问:“怎么了?”

“师兄给我补好了衣服?”百里屠苏犹豫了一下问。

陵越坐起来,百里屠苏把衣服展开给他看,“不是我,我昨晚睡的早,不是你今早弄出动静还不会醒。”

“那是谁?”

陵越想了想,说:“我曾听闻这后山上有一只善解人意的灵兽,大约是它。”

“后山有灵兽?我为何从未见过?”百里屠苏不解,问。

“灵兽胆小怕人,多夜间出来,你自然不曾见过。”陵越面色不变,说。

百里屠苏便忘了衣服的事,只一心想着灵兽,又问:“长得什么样子?它为何会知道我衣服破了?”

“我也不曾见过,只是听说过。”陵越绑好了头发,说:“好了,该去吃早饭了。”


拾壹

陵越坐在玄古居门前,明月清风,他皱着眉仔细的缝着。百里屠苏站在屋里,透过开的门缝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动了几下,最终笑了。陵越回过头,百里屠苏开了门。

“师兄骗我。”

陵越尴尬,不知怎么解释。

“我只当真的有灵兽,连着一个月都半夜起来去看。”

“那你可知道你总不睡,我几次都差点熬到天明?”

“可师兄骗我。”百里屠苏倔强的说。

陵越略扬了头,问:“你难道就没有骗我?独自在后山时当真不怕吗?”

百里屠苏眼眸明亮,低下头不再说话。

“夜凉了,早些睡吧。”陵越把衣服递给他,说。

百里屠苏点了点头,还是低着头。

陵越走了两步,又回来,拉了他一起走。

“我现在不怕了。”

“知道没有灵兽也不怕了?”

“不怕。”


拾贰

“师兄,芙蕖说你要下山?”百里屠苏坐在床上,看着陵越在他对面拿了一本书看得认真。

“过几日和妙法长老一起去。”

“去哪?”

“不知道。”

百里屠苏不说话了,望着烛花出神。

陵越抬了抬眼,说:“我要帮芙蕖带些花草回来,你要什么吗?”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歪着头问:“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陵越笑了笑,说。

百里屠苏也笑了。


拾叁

百里屠苏趴在床边睡了,他的手握着陵越,头又枕在上面。他如今身量高了,这样的姿势有些别扭。

陵越的手指动了动,百里屠苏立刻醒了。

“怎么睡在这里?”

“师兄……”只叫了一句,便再说不出话来。百里屠苏垂了头,手握的紧了些,又松了。

陵越坐了起来,百里屠苏赶忙去扶他。

“这是作何,今日不是说过了,我已经好了。”陵越说。

百里屠苏便站到了一旁,低着头不说话。

陵越拉了拉他的衣襟,上面的线松了:“过来。”

“……”

“你果然长进了,师兄的话也不听了吗?”

百里屠苏摇头,站的近了些。陵越让出了一些,让百里屠苏坐到了床边。他托起百里屠苏耳垂上的饰物仔细的看,说:“看来你修好了。”

百里屠苏摒着气,抿了抿唇。

陵越将手放开,转身去摸枕下:“我以为坏了,便为你做了这个。”他摊开手,一个兽牙磨成的耳饰躺在他手心里,与他戴的那个并无二致。

“早知就做个别的了。”陵越说罢,面上露出几分无奈。他已经十六,面容清朗,举手投足已有了独当一面的风范,但这番话里,倒流出几分少年独有的懊恼。

百里屠苏拿了过来,说:“我喜欢。”将自己耳上的换下给了陵越,他摸了摸,又侧了头去给陵越看。

陵越便随手摸了摸他的头发,百里屠苏紧绷的肩膀松了一点,又听陵越说:“你看的那本书……”

百里屠苏又紧张起来,耳尖都红了。

“可好看?”

百里屠苏想摇头,但最后还是点了头,说:“尚可。”

“讲了什么?”

“……一些怪志。”

“没别的了?”

“没有了。”

陵越看他窘迫,便也不多问了,抬手掩了自己的笑意,说:“那好。”

夜半无人,花前月下。百里屠苏不知为何,忽然想起书里的这句话。陵越的侧脸在烛光下,静谧安宁。


拾肆

“芙蕖说今日会有客来,是谁?”百里屠苏看着陵越擦着霄河,问。

“掌门的道友,似乎是铁柱观的。”

百里屠苏往门外看了看,只看到了那棵松树:“听说他们的弟子要与咱们比剑。”

“不过是切磋一下。”陵越将剑入了鞘,见百里屠苏发着呆,问:“你也想一试?”

百里屠苏摇头,说:“不是。师尊说过,我不可与旁人比试的。”

陵越一笑,道:“我可记得牢了。”

百里屠苏不好意思的点了点自己的鼻尖:“师兄。”

“不过一说罢了。那你如此上心是为何?”

百里屠苏扭过头去,说:“师兄是不是要第一个上?”

陵越明白过来,看着他泛红的耳尖,呼吸都轻了一点。

“你不信我能打过他们?”

百里屠苏否认,跳下床来,急着为自己解释:“当然不是。师兄剑法超群,我自然信的。”

“那你担心什么?”

百里屠苏有些苦恼,说:“我也不知道。”

“都十四了,怎么倒不比从前稳重了?”陵越拍了拍他的手臂,说。

百里屠苏站在那里不言语,陵越握了握他的手腕,“放心。”


拾伍

百里屠苏给了陵越一块蜜糖,用红纸包着。

“入夜不许吃了。”陵越看了一眼,又把视线放回自己的书上。

百里屠苏说:“给师兄的。”

“哪里来的?”

“芙蕖给的。”

陵越将书放到一旁,看着百里屠苏,问:“怎么了?”

百里屠苏心虚的不与他对视,陵越也不急,过了好一阵,百里屠苏才问:“成亲……是山下的人到了年纪就会做的事吗?”

陵越一愣,然后生出几分促狭,问:“你问这做什么?你也想?”

百里屠苏一骇,身子都抖了一下。见陵越笑得越发不像,他转身回去了自己床上躺下,闷声说:“不是!”

倒是十足十的闹了脾气。

陵越咳了几声,跟过去,坐在他床边。

“我们修行之人,与他们不同的。普通人总会经历爱恨情仇,但我们修道之人是要舍弃这些的。”

百里屠苏回头朝着里,听了他这话生出几分莫名的心酸。

“你现在好奇也是正常,不是什么羞人的事。”陵越的声音很轻,带着如温水般的安抚。他的手停在百里屠苏的肩上,百里屠苏忽然又想起几年前他看的那本书。

夜半无人,花前月下。

他闭上眼,听着陵越的呼吸,红了脸。


拾陆

陵越从掌门处出来,恰巧看到百里屠苏走过拐角,发辫在他身后甩过。陵越住了脚步,想起那时他小时候为他系发的情形。什么时候,他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陵越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记起那发丝划过的触感。

待晚上回去玄古居时,百里屠苏还没睡,他靠在床上解着自己的发辫。陵越见他皱着眉,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便觉好笑。

“怎么了,忘了怎么解了?”

百里屠苏从善如流的转了过去,将后背留给陵越。

“系的紧了些。”

陵越坐下来,手指灵活又轻柔的在发间游走。

百里屠苏的胳膊很酸,无力的搭在身侧。陵越见他懒散的样子,便将那还没解完的发饶他他身前,抓了他的手过来,说:“自己学。”

百里屠苏仰头去看身后的陵越,“我会。我十岁后就不用师兄帮我系发了。”话虽这么说这,手却还是不肯动一动。

陵越挑眉,百里屠苏眼角荡着笑意,说:“十一后就不用师兄替我补衣了。”

“你长大了。”陵越轻声说,百里屠苏往后靠了靠,陵越伸手扶住他。

“我总想长大。”百里屠苏像是想起什么,说完后看了一眼陵越,自己笑了一下。

陵越摸了摸他的头顶,心下涌出一份不明不白不清不楚。

百里屠苏摇了摇他的手,两个带了茧的指尖相碰。

“师兄帮我。”

“懒。”陵越说。

百里屠苏没反驳。

等头发拆好了,百里屠苏已经睡了。他的眉目清秀又柔和。

陵越抬了抬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颊。


拾柒

陵越看着百里屠苏,百里屠苏看着他。

“师兄。”

陵越伸手过来时百里屠苏闭上了眼睛,耳上的饰物晃了晃,他睁开眼。

“真的长大了。”陵越说。

百里屠苏不肯给别的回应,只叫:“师兄。”

陵越转身,说:“不早了,歇了吧。”

百里屠苏往前赶了一步,说:“师兄。”

陵越回过身,轻声说:“我都知道。”

百里屠苏有一刹的惊讶。

“因为我也一样。”陵越说。

百里屠苏笑了。

陵越也笑了。


清风明月,正是你我。


陵越醒后转过头看向对面,很久没有移开眼睛,那枚兽牙做的耳饰在手里被握的暖了,微光里惟银发璀璨。






END

很久不看越苏了不知道有没有撞梗。 @鱼粽子 你点的想看的发辫~可能写的不是很合要求,见谅QAQ

很久不写了有些手生,但是要相信我的爱意一定是在这里的。

游戏向的,所有情节都发生在玄古居。天墉旧事的时候他们多大我忘了,所以就写了拾叁,如有bug请无视。拾柒接的是屠苏解封之前。没有让师兄真的叫他一声“屠苏”,我觉得师兄会想留到他们再见的时候再叫的。前面的都是屠苏的岁数,最后一个佰是师兄。

最后,好久不见啦师兄,好久不见啦屠苏,甚是想念。


评论(29)
热度(2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