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9 TBC

9


“醒了?”凌远摘了眼镜,放下手里的书,露出了个淡淡的微笑。

李熏然刚想起来,又听见他说:“手不要动。”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在输液。

“你昨晚上都烧到40°了。”凌远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点点头满意地说:“现在好多了。”

李熏然觉得嘴唇很干,舔了舔,开口时声音沙哑,问:“几点了?”

“六点。”

李熏然看到到一瓶药已经打完了,第二瓶也只剩一半了。他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麻烦你了。”

凌远摇了摇头没说话,又继续拿了自己的书看起来。李熏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看着天花板发呆。

“睡不着?”过了十分钟,凌远问,他穿着居家服,靠在椅子上很放松的样子。头发也没有像工作时候那样吹起来,盖在额前。让他看起来温暖又年轻,像一个文质彬彬的学者。

“睡不着。”李熏然老实的说。

凌远问:“想不想喝水?”

李熏然点头,凌远去客厅接了水回来,他已经坐起来了。

“你不困吗?几点起来的?”李熏然接过来,道了声谢。

“三点还是四点,忘记了。”

李熏然一口水差点呛住,内疚立刻就出现在脸上:“实在是对不住……”

凌远检查一下他手上的针,说:“我是个医生,早就习惯了。”

李熏然看着他的头顶,犹豫了一下,问:“我没说什么吧?”

凌远抬头,问:“你说哪件?”

李熏然笑容干在脸上,瞪大了眼睛,问:“我说了多少?!”

凌远扑哧笑了,说:“骗你的,你就说你不想去医院,我也没法强拖着你去,就把药给你拿回来了。”

李熏然松了口一口气,有点烦恼的说:“怎么我每次遇到你都是神志不清。”

“可不是每次。”凌远重新坐下,说。

“哦,第一次的时候不是。”李熏然想了想,说。

凌远没回家,指了指他的肩头,问:“受过伤?”

“被打了几枪,能活着算不错了。现在都好了。”李熏然看着他的眼睛,眼里没有一丝逃避,好像昨晚说着“疼”的人不是他。

凌远想起那个晚上他绝望又渴求的表情,忽然就不忍再看他,他又拿起了自己的书,李熏然又回去看自己的天花板。

又过了半个小时,凌远给他拔了针。李熏然按住,动了动有些麻的腿。

“打电话请假吧,今天先不要去上班了。”凌远收拾着针管,说。

“想去也去不了,队长说我要是回去就打断我的腿。”李熏然叹了口气,说。

“我煮好了粥,你起来吃一点。”

李熏然对凌远家的浴室已经有了一点了解,熟门熟路的去了。他身上出了很多汗又干了,衣服黏在身上很不舒服,凌远给他找了他那天晚上穿过的那身衣服,让他洗了个澡。等他擦干头发出来,凌远已经把粥盛好了。

“谢谢。”李熏然坐在他那天坐的位子上,用勺子搅着还烫的粥。

“我等会儿要去上班,我把钥匙给你,你先在这里吧。”

李熏然想了一下,说:“好吧,谢谢了。”他在警队的宿舍前两天刚让给了别人,租的房子他也不想再回去住了。出去找酒店什么的倒也可以,可他暂时不想一个人相处。“我今天就去找房子,行李还在原来住的地方,我先拿过来一下行吗?”

凌远递给他一个鸡蛋,说:“当然。”

这一次凌远先吃好,他示意李熏然慢慢吃,自己去收拾着要上班了。他打好领带出来的时候李熏然正在厨房里洗碗。多了一个人就多了一些动静,多了一些热闹。凌远笑了笑,提上自己的包,说:“我走了,钥匙放在柜子上。”

李熏然围着围裙从厨房探出身来,手里还拿着一个满是泡沫的碗,说:“路上小心。”

这场景,倒像是他们已经在一起生活了许多年了一样自然又默契。

“你怎么来了?”韦天舒在办公室看到凌远,一脸惊讶。

“今天上班我怎么不来?”

韦天舒凑上去围着他转了两圈,说:“没病?”

“别咒我。”凌远挥开他就想走,韦天舒不依不饶:“那你半夜跑医院来拿什么点滴?”

凌远冲他比了个“闭嘴”的动作,说:“你不在岗乱转什么?”

“嘿,什么人啊,我关心关心你还成了罪过了?”

凌远把病历夹一拿,说:“查房查房。”扔下韦天舒自己在后面发飙。

院长今天心情很好,这条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医院。结合上一条院长半夜来拿点滴,被组合出了无数个动人的猜测。凌远哼着小曲处理着昨天他留下的工作,两耳不闻八卦事。

李睿来找他,观察了一下说:“春光满面,我现在信了他们说的话。”

“别告诉我什么话,我不想听。”

“你这个人真没趣儿。”李睿撇了撇嘴,说。

等送走了他,凌远又去病房转了一圈。他下午有一台手术,看了看一时没什么事儿,他抓紧给自己补了个眠,不过他没睡多久就被叫了起来。

“妇产科那边出事儿了,死了一个孕妇,他家人叫了人来闹。”护士长在电话那头还气喘吁吁地,凌远立刻清醒了,问:“保卫过去了?”

“来了,但他们人数很多,根本拦不住,我——”电话忽然就挂了,凌远暗骂了一声开门就往外跑。

等他到的时候科室里已经被砸了一片,人群乌压压的一片,他叫着保卫让他们把现场隔离开。

“怎么回事?”凌远看了一眼正坐在地上哭闹的几个人,问。

林大夫的头发乱了,脸上的眼泪还没干,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的皱皱巴巴,“就是前几天那个孕妇,她两小时前心脏骤停了,抢救没抢救过来,他们家属不接受,说我们害了她。”

一个男人看到护士长和凌远说话,走过来质问:“你是负责的?”

林大夫下意识就往后躲,凌远把她往自己身后一拦,说:“我是院长。”

一听他这么说,刚才还在哭的也不哭了,十几个人呼的围了过来,“你还敢说你是院长?你们医院治死了人,你现在才来?你们还把不把人命放在眼里?”

凌远被他们围着,还要护着林大夫,被推了几把,旁边的保卫一看着急了,上来拉人。被拽开的几个立刻躺倒地上又哭又闹,喊着:“草菅人命还打人啊!”场面一时混乱不堪。

等保卫把人都拉开,凌远的白大褂上的口袋都被扯开了。他叫了个保卫过来先让林大夫去休息,然后说:“丈夫和直系亲属跟我来,把其他人看好,等警察来。”






TBC


评论(1)
热度(41)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