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不识愁 END

年少轻狂。

萧景琰第一次见到蔺晨时是在骄阳炙烤的烈日下。他十七了,第一次作为前锋将军随军出征。大漠无边,他的头发被吹得风扬起来。

“你是何人?”他勒了马缰,警惕的问。

“你又是谁?”对方一身清蓝衣衫,折扇在手,好不逍遥。

萧景琰不肯说,对方也不急,便等。

“我与大军失散,迷了路。”萧景琰不自在的说。

“这么巧,我也是。”对方接上他的话,笑得一派狡诈。

“你是燕国人?”

“不是。”

“梁人?”

“正是。”

萧景琰下了马,他动作轻巧如燕,身上的盔甲发出沉闷的声响。

“可要结伴一起走?”对方问。

萧景琰犹豫了一下,问:“不知先生名讳?”

“蔺晨。”

两个人就沿着大漠无目的的走,萧景琰心中想着早日追上大军,着急的左顾右盼,想找出正确的路。蔺晨看他出了一脑门的汗,在烈日下闪光,只看不说。

“你可认得路?”萧景琰终于忍不住,问。

“不认得。”蔺晨说。

“那你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萧景琰起疑,问。

“随处走走,忽然就被迷了眼。”蔺晨看了他一眼,说。

萧景琰不解,擦了擦额上的汗,说:“咱们总这么走大约也不行,你可有办法?”

“急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喽。”蔺晨不急不躁的说。

萧景琰行事果断惯了,对蔺晨这般懒散并无好感,于是不说话,闷着头拉着马继续走。两人一路走到下午,还是没见到任何人烟。晚上便找了个地方打算休息,明日再继续赶路。

“你是江湖中人?”火星噼啪作响,萧景琰的脸在被火光映衬的发红。

蔺晨坐在他对面,歪了歪头,问:“你是皇室中人?”

萧景琰不提防,愣了一愣,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说你叫景琰,我恰巧知道有个皇子也唤此名。”

萧景琰便不说话了,低着头拨弄柴火。

蔺晨唇角勾着笑,看着他露出的那一截脖颈。

三日后他们分别,萧景琰追上了大军,蔺晨在客栈和他挥别。

后来,偶尔,他会在军帐里见到蔺晨,渐渐知道了他是琅琊阁的少阁主。再后来,蔺晨按着他的手,问:“你可愿意?”

萧景琰看着他,脸倏地红了。

他对他有意,他便是木讷了些,这半年下来,也看出了些端倪。那时不时的撩拨,眉目中偶尔的情绪,和话语中似有似无的暗示。

他没摇头,没点头。

蔺晨便轻笑,印了唇过去。

战事结束,大军在此安营驻扎。闲来无事的时候,蔺晨总会拐了他出去。今日游山,明日玩水。蔺晨总喜欢逗弄他,萧景琰面皮薄,总气的瞪圆了眼。蔺晨便又伏低做小,一声一个“景琰”,叫的缠绵又长情。

他们偶尔走在人潮拥挤的街上,蔺晨总在袖下去碰他的手,萧景琰每每红了脸,都被他笑,萧景琰便一脚过去,叫他不敢乱说。

蔺晨喜欢买给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萧景琰看的稀奇,眼睛里都放着光。蔺晨便问:“你到底多大了?”

“跟你一样大。”萧景琰夺过来,没好气的说。

他们偶尔也在风中比剑,花旁亲吻,雪中牵手,月下散步。

“我明日便要回京了。”萧景琰困了,头歪在蔺晨的臂弯,发散了一榻。

蔺晨的手放在他光裸的腰侧,说:“我去你府上做个客卿如何?”

“不行。”

“为什么?”

“你这般……一定会被小殊和皇长兄发现的。”

蔺晨坏笑,手滑下去在股上摸了一把说:“差点忘了你是个乖孩子。”

萧景琰一个眼刀,但因为困意那杀气显得朦胧暧昧。

蔺晨呼吸滞了一拍,低头去啄他的嘴唇。

最后他还是跟了去,萧景琰在自己府上和林殊喝完了酒,回卧房时走的歪歪扭扭。开了门,蔺晨正拿着他的笔写着字。

“你回来了。”他耳朵上的银饰被烛火照的明亮耀眼,表情温柔。

萧景琰转身关了门,说:“娘子久等。”

蔺晨便拉了他过来,解他的腰带,嘴唇在耳上摩擦啃咬:“为夫今日便整肃家风。”

萧景琰歪着头,伸手揽住了他的背。

情到浓时,披在背上的发扫过皮肤都能激起一阵战栗。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林殊盯着他问。

“没有。”萧景琰一口否认。

“哈。”

萧景琰心虚的喝自己的水。

“陛下让你去东海,什么时候动身?”

见他不再追问,萧景琰放松了一些,说:“后日。”

“到时候可别忘了给我带鸽子蛋大的珍珠。”

“我带回来了你如果不镶到冠上天天戴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去与皇长兄告别,皇长兄摸了摸他的头顶,说:“景琰也长大了。”

“我早就长大了,开府建牙也出征过了。”萧景琰挺直腰背,说。

“是啊,该娶一位王妃了。”祁王笑道。

萧景琰听了此话,先是窘迫,又露出几分忧愁。

“怎么了?”祁王问。

“皇长兄……待我回来,我便告诉兄长如何?”他不敢去看祁王的眼睛,低着头说。

祁王摸不着头脑,只猜测他已有了心上人,也知他面薄,便不笑他,说:“好。”

大军又上路,蔺晨还是半夜时溜进他的军帐。得了闲,他去找珍珠了。蔺晨跟在他身后一脸不满。

“难得有空,你竟不陪我。”

“我这不是和你在一起吗?”萧景琰道。

“这是我陪你,和你陪我差很多。”蔺晨道。

萧景琰只好说:“等我找到,等我找到就好了。”他站在海水里,挽着裤脚,红衣浸了水颜色更加深重,发被吹得绕到他脸上。

蔺晨看着那双肌理美好的腿,喉结动了动。

“干什么?”一个不防被拉住,萧景琰吓了一跳。

“走走走,我以后给你找,我肯定给你找到个大的。现在先陪我。”

衣衫褪尽的时候,萧景琰还不忘了提醒他:“可要鸽子蛋那么大的。”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蔺晨恨恨的咬了一下后槽牙,说:“好!”

萧景琰看出他恼,便示好的蹭了蹭他的额头,说:“等小殊真的戴到头上了,你一起来看,我嘴拙,你替我笑他。”

蔺晨看着他那双清澈的眼睛,便什么怨言也没有了。

“好啊。”

从东海回京的路上,蔺晨没有在,他说有事,让萧景琰在京中等他去。萧景琰失望了两日,慢慢也就算了。他打开那个盛着珍珠的盒子,想着要把蔺晨介绍给林殊和兄长,紧张的咬着嘴唇。

可他从未想到回到京后会是这样。

蔺晨来时他正呆坐在榻上。

蔺晨搂过他,身上带着外面的尘土气,说:“我来晚了。”

萧景琰合上眼,将头靠在他肩头,便流下泪来。

从那以后他就变了。

他还是和蔺晨在征战的间隙里私会。可连欢愉时,他眉头也还是皱在一起。蔺晨亲吻他的手指,他还是情动,可不会再红了脸忘了动作。偶尔饮酒,他的眼眶,再也不是为了酒烈而红。

走在街市,蔺晨的手垂着,萧景琰目视着前方,主动握住了他。

“还有你。”他说。

蔺晨不想管别人的眼光,只想轻吻他颤动的眼睫。

他征战在外的时间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忙碌。蔺晨偶尔来时,他已经累得睡着。肩膀绷紧,像压了千斤重担。蔺晨抚着他的脸,发现他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纹。他从一个少年,变成了青年。

“是不是老了?”

“才二十几岁的年纪,老什么。我和你一般大,你不要把我也骂进去。”蔺晨说。

萧景琰便笑。

过了一阵,蔺晨又问:“如果有人愿意助你登上皇位,你可想要?”

萧景琰眼神暗了暗,蔺晨的目光晦暗不明。

“我想要。”他说:“我不能骗你。”

蔺晨便笑。

“我知道。”他摸着他的后背,想念他曾经披着的头发。

“爹将琅琊阁交给了我,我只怕不能像现在这般自由了。”

萧景琰握了握他的手,说:“没关系。只要能相聚,便是好的。”

蔺晨便摸着他额角,说:“睡吧。”

萧景琰三十一了。

蔺晨倚在门框,看着他。

“真的老了。”萧景琰说。

蔺晨虚点他一下,道:“又骂我。”

萧景琰笑,示意他过来。

一夜尽欢。

蔺晨看着他的睡颜,手指在他唇边摩挲。萧景琰睁了睁眼,见蔺晨面色不对,便问:“怎么了?”

蔺晨将头埋进他的肩窝,说:“我怕。”

萧景琰抚上他的后脑,奇道:“怕什么?”

“怕很多事。”他的声音疲惫又干燥,还带着不甘心。

萧景琰不知出了何事,只能一遍遍的摸着他的头发安慰他:“别怕。有我。”

蔺晨露出一抹苦笑。

我最怕的就是你。

见到梅长苏时,萧景琰忽然明白了蔺晨怕什么。他出了雪庐,手指还在不停地抖。

“殿下,去哪?”列战英问。

“回府。”他说。

蔺晨再来时是两个月以后,他似乎很累,躺在榻上睡了。萧景琰坐下,细细看着他。

从十七岁相识,到他三十一岁。

“我本以为我们可以就这么一直下去的。”他说,眼泪掉到了蔺晨胸口,在衣服上晕开。

蔺晨把他抱到了怀里。

“我知道。”

“你早就知道了。你认识他。”

“有他,你一定会成功的。”

从那以后萧景琰没有再见他,他知道他偶尔会去苏宅,但他假装自己不知道。

一年后他们再相见,萧景琰一身红色映红了蔺晨的衣裳。

“我要大婚了。”

“我知道。”他说。

原先萧景琰的眼泪对着他总是来的那么快那么急,从来难以掩饰,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哭,眼圈都不曾红过。

“你可怪我?”

“我不怪你。”蔺晨说,“我爱你。”

下一次是直到他又发现了另一个秘密,林殊一直想瞒着他秘密,他从静贵妃处回了东宫,退了下人,对着空荡的宫殿说:“你还不来吗?”

蔺晨便从屏风后出来了。

“你早就知道了。你认识他。”这话很熟,只是这次说的却和上一次不一样了。

“对不起。”蔺晨说。

萧景琰摇着头不想听,他背着蔺晨坐下了。蔺晨将手按到他背上,他没有挣扎。

“你是故意的。”

“是。”

“你现在还怕吗?”

“怕。可我想赌一场。”

江山和我,我想赌,是不是真的水火难容。

后来他做了皇帝,他没有再见到过蔺晨。

再后来,他巡视前线时又到了那片当初迷了路的荒漠。

蔺晨站在那里叫他的名字。

“景琰。”

萧景琰一面苦笑着一面摇头,慢慢的向后退。

蔺晨看着他走了。他站在原地不动,然后又躺下,直到繁星满天。

有脚步声。

蔺晨轻笑。

萧景琰站在他的脚边,问:“你到底等什么?”

“我在等你回来。”

“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我不知道,可我愿意等。”

“如果我不回来呢。”

“那我就走。”

他伸出手,萧景琰看着他,半晌也伸手,将他拉了起来:“你会后悔的。”

“我从不后悔。”蔺晨如是说,又问:“你会吗?

萧景琰没有回答。








END

本来想写个BE的,后来心一软,开放式的大家看自己定吧,我为我没完结的两个坑攒点人品吧。



评论(15)
热度(73)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