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10 TBC

10


凌远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提前给家里拨了电话回去,李熏然没接。他又找出李熏然给留的手机号码,还是没人接。打开门,屋里没有开灯,李熏然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播报员在说着这样那样的事,李熏然并没有听进去,他对凌远进门都没有任何反应。

凌远开了灯,李熏然抬起眼,眼睛因为忽然的刺激眨了几下。他张了张嘴,最后说:“你回来了。”

凌远的手还放在灯的开关上,他记不起上一次家里有人对他说“你回来了”是什么时候。他放下包,拉开了自己的领带,坐过去问:“怎么不开灯?”

他们靠的很近,腿贴到了一起,隔着薄薄的布料,也能感觉到彼此的体温。李熏然忽然想起他那晚亲吻这个人的皮肤时是怎样的触感。凌远看着他,眼神包容又柔和。

“那边都收拾好了吗?”凌远问,一个小小的行李箱在沙发的边上。

“我很累。”李熏然忽然说。像是有什么迫不及待的要破茧而出,他掩藏许久的心事,他从不肯提起的话,那些压着他让他每晚只觉得心跳都沉重的东西,就像大雨来袭,让他再也撑不住。他闭上眼,不想去看凌远,也不想去想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

凌远的心里像被狠狠地打了一拳,他揽过李熏然,李熏然顺从的将头靠到了他的肩膀,眼皮颤抖。

“廖老师的死难道没让你学到一点东西吗?”李睿的指责冒出来,凌远想起白天的种种,他握住李熏然的手,说:“我们都很累,但我们还有彼此能依靠。”

李熏然睁开眼,视线停留在天花板的某一处,他说:“我在被折磨的时候从来没有怕过,我回来后也没有怕,我没有做过噩梦,可是我总觉得有些东西在跟着我,压着我,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只觉得累了,过去的一切都让我觉得累。我换了新的城市,想要新的开始,我也告诉自己,每一步我都在往前走,我不会回头。可大概我的心理暗示功夫还不够成熟,并不管用。”

凌远的手指摩擦着他的手掌,静静地听。

“我不想告诉任何一个人我在想什么,我说不出口,我怕他们担心。想到他们会怎么看我,我就觉得头疼。我还想像过去一样,我想让大家当做什么都发生过,但是我试过了,我做不到,他们也做不到。人为什么不能就简单的忘记一些事呢?”

他想起他提出要走时同事们那理解的目光,简瑶欲言又止的表情,他只觉得自己的内里都被剖开了被晾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了个干净。

“有些事我想只有我自己知道,可这样太累了。我回到家里时才知道,室友已经自杀了。我和他一共也没有说过几句话,我现在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死。走之前,他还说有事要找我。我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是什么事了。”李熏然的声音没有波澜,只有叙述,他的声音低沉,在这个孤独的深夜里,像一本写满了各种心事的书。“我在想,我有一天会不会也这样。就那么死在某一个地方,大家都不会知道。”

他工作时总是积极奋进,甚至意气风发,但他一旦远离了众人,又变成了另一个人。沉默寡言,静止的像一滩死水。他不希望任何人见到他这个样子,可心底里连他也不知道的地方,也许他也在希望,有人能发现,然后给他拥抱。

“你不会的。”凌远说。

“为什么?”

“我是医生,我会救你。”他说。

李熏然静了一会儿,然后笑了。他拽了一下凌远,两个人一起倒到了沙发上,他的眼睛里闪着凌远能看到的所有的光,他勾着嘴角问:“你为什么累?”

凌远摸着他不算长的头发,从今天的事说到了以前的事。一件一件。

“我只想让医生和患者在一个平等的位置上对话,真的错了吗?”他虽然这么问,可他的语气却透露出他并没有错的坚持。

李熏然的手指划过他棱角分明的下巴,说:“你没错。”

“可我那时候太激进了,行事方法都带着年轻的肆意。”凌远想着那一件件的事,和韦天舒和李睿的一次次争吵。

李熏然听得很认真,隔行如隔山,他并没有听懂了所有的事,但他听懂了一样:“有件事你说的没错。”

凌远侧过脸,他们四目相对,“咱们都寂寞空虚冷。”

他的呼吸碰到凌远的脸上,带着温暖。

“还有呢?”

李熏然说:“还有就是不会倾诉。”

凌远忍不住去吻他的嘴。他的手按住李熏然的肩,把他往自己怀里带,李熏然顺从的张开嘴,和他纠缠。亲吻的间隙里,凌远的手在他后背上来回,他问:“你还没告诉我你这一身的伤是怎么回事?”

李熏然咬着他的喉咙,问:“咱们非要今天说清楚?”

凌远把他拉上来,眼神像一个睥睨天下的君主,他说:“过了今天,你还会说吗?”

李熏然舔了舔嘴唇,说:“你果然了解我。”

于是凌远又把他拉到自己的身旁躺下,沙发不够宽,李熏然有一半的身子都压在他身上。他从自己上学时开始说,说到自己做了警察,再说到谢晗。然后凌远告诉他自己算是悲剧的身世和他算是辉煌的成就,还有他心里渴望被理解却一直难以被理解的追求。

等到外面的光开始穿过窗帘遮不到的地方透进来,他们还在说着话,好像要把他们的这一生,都告诉对方。

凌远说完了自己染病的经过,停顿了一下说:“后来没有多久,我就认识了你。”

李熏然亲了亲他的肩膀,说:“对不起,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没有遇见你。”

凌远握住他的手,问:“那你呢?”

“你来的比我及时,现在就是我最难的时候。”他说。

凌远和他的额头贴在一切,说:“熏然,认识你很高兴,多指教。”

“我也是,凌远。”

李熏然的假期还没结束,而凌远是要上班的。吃饭的时候他摸出自己的手机,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号码。”

于是凌远念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李熏然记下了,给他拨了过去。凌远又说:“还有几个号码一起记一下。”李熏然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说:“我有时候手术或者开会可能接不到。”

李熏然捧着手机笑,抬起眼问:“你是多希望我给你打电话?”

凌远回房间准备换衣服,走过李熏然身边的时候冲他挑了挑眉,说:“我怕你下次再流落街头的时候找不到我。”

“我那时候可没想找你。”李熏然说。

凌远已经进了卧室,回了一句:“那我就是怕你流落街头的时候我找不到你。”

李熏然低下头笑着没说话。






TBC

感情大喷发什么的可能来的有点突然,我觉得是熏然他忍了很长时间,室友的死给了他一个很大的打击,他终于忍不住想敞开心扉,哪怕只是为了说出来自己痛快一下。然而这么巧的,凌远也是。

他们是像在森林里迷路的两个人忽然就相遇了,找到了安慰和同类。有时候爱情大概也有很多形式吧,所以也很难说这份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相互吸引到底是不是爱情。可能是伴侣,是依靠更准确。

这一篇真正的情节其实写的不多,意识流和一些潜在的感情比较多,我也只是想写他们孤单遇到了孤单,遇到了同类的那种巧合和偶然,然后一切都水到渠成。我想这是我能想象的最好的感情。细水长流,有你有我。

如果能按计划来的话,大概还有个一两章完结,终于能写完一个坑我也算是圆了桩心愿,然后会出几个番外吧?【并没有人在意。

不过一切皆有可能,我喜欢的角色,我很难写出END,我想让他们的故事一直进行,只要还TBC我就还要想他们的发展,就觉得他们没有结束。【并不是在给坑找借口。




评论(2)
热度(48)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