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10

10


萧景琰抱着胳膊,看着蔺晨赔笑,说:“蔺阁主不是说自己有门路吗?”

蔺晨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房间牌子,说:“这不在这吗?”

“你蔺大阁主的面子就值一间房?”萧景琰笑的好不鄙夷,蔺晨无奈的翻着眼睛看屋顶。他也没想到,因为不少人都慕名来此赏灯,这客房竟然紧俏的很,这一间还是他与掌柜有些交情,好说歹说好不容易从别人手里抢来的。

“你要想九十九间大房也可以,我随手一挥便变的出来,只是天帝有规,在人间便要遵循人间的法度,不可随意施法,殿下就将就一回?”他靠过来,贴着萧景琰的耳朵低声说。

萧景琰哼了一声,一把夺过那个号牌,转身上了楼。蔺晨赶紧跟上,说:“景琰,等我啊。”

“陛下所差之事,你打算怎么做?”蔺晨无聊的剪着灯花,问。

“你又不管此事,我为何要告诉你。”萧景琰翻着桌子上的几本书,头也不抬。

蔺晨放下手里的东西,手托着腮,专心的看着萧景琰。萧景琰神色不变,继续翻他的书。两个人就这么静着,谁也不肯先说话,像是什么愚蠢的比赛。直到蔺晨半真半假的打了个呵欠,萧景琰才掀了掀眼皮。

“明日你要去那个渔村?”蔺晨问。

萧景琰照旧不肯说,只说:“只有一张床,你睡地上。”

蔺晨顿时露出些可怜的样子,楚楚可怜的皱着脸,眼睛眨啊眨,仿佛都要掉下眼泪来。萧景琰嫌恶的瞪了他一眼,“滚开。”

蔺晨用手指比划着他们之间的距离,说:“我们现在已经这——么——远。我还能往哪滚?”

“滚回天宫。”萧景琰把书合上,说。

蔺晨笑嘻嘻的摇着头,说:“薄情寡义。”

萧景琰无视他,出去打水回来准备洗漱。他脱了自己的外袍,随手扔在床上。他把手放进盆里,水覆在上面,温柔又宁静。萧景琰看着自己的手被水没过的样子,一时有些失神。天性使然,他对于水总有些不能抑制的亲近。手指轻动,一滴水珠脱离了水面,停在他的指尖上。多么美丽,多么纯净。以前梅长苏曾与他提起,人世间有着比天宫更动人的美丽,人世间的情感,有着比天宫更缠绵的意趣。他并不懂得。现在他站在人间的土地上,听着人来人往的喧嚣,想象也许梅长苏已经在哪一家长成了翩翩公子,享着他一直向往的人世疾苦,喜怒悲欢。

蔺晨把他的衣服挂好,看着他失神没有打扰。

萧景琰长得很英俊,迷茫时的眉目柔和下来,没有了平日的压抑和隐忍,倒有几分温润如玉的感觉。他的手指很长,水滴在他的指尖上变化着形状,像荷叶上的露珠遇到了微风。蔺晨的心里忽然软了一下。

萧景琰察觉了背后的目光,手指一收,水滴“啪”的一声掉回了水盆,他转头过去,眉毛挑起,目光锐利,已经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样子。

蔺晨心中暗叹,美景稍纵即逝,果然如此,但面上并不表露,笑道:“我帮殿下把衣服挂起来。”

萧景琰哼了一声,没再理他。

一夜无话。

第二日萧景琰很早就起来,下床时蔺晨正巧端了热粥进来,喊他:“这百合粥你可一定要尝一尝,我每次来都要喝几碗。”

萧景琰真的不明白他,于是问:“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

“这才一天哪里算一直?”蔺晨摆着碗筷,说。

“哦?那你打算哪一天走?”

蔺晨想了想,抬头对他笑了一下,说:“等你走的时候?”

萧景琰脸冷下来,说:“我说过了,你我两不相欠。”

“我知道啊。”

那你还跟着我?萧景琰的眼神透露着这样的问话。蔺晨一笑,说:“你我是不相欠了,但也不代表就要老死不相往来吧?而且,我想跟你一起。”

萧景琰冷淡的说:“我不想跟你一起。我不想和先生有什么交集。”

蔺晨答应:“好啊好啊。”眼波流转,他翘着嘴角又说:“你不想和我有交情我知道,我也不阻止,毕竟是你的事。相对的,我想怎么样,那是我的事,殿下是不是也不该多管?”

萧景琰没被他绕进去,说:“你想做的事关系到我我凭什么不能管?”

蔺晨坐下,端起粥来喝了两口,说:“哎呀,真好喝。”摆明了不想和他再辩也不会听他的话回去。

萧景琰恨恨的看了他一阵,步步生风的出去了。

蔺晨瞄了一眼他笔挺的背影,嘴角的笑意一直没有消退。

天宫密报中说到的渔村,与这座小城还有些距离,中间路途并不好走。萧景琰给自己换了一身衣服,蔺晨一边走一边瞄他,萧景琰目不斜视,只当他不存在。他手里提了剑,打扮像个江湖侠士。他们一路走的并不急,萧景琰还不时停下,向旁人打听一番。等到了要去的地方时,已经是午后。久违的海水的味道让萧景琰不自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


阿大的爹出海了,冬日里出海并不容易,但好在价格好,便也有不少人愿意去。阿大照例在村口等路过的小贩,他要给娘亲买嘴甜的糖。娘亲自患病后,这大半年都躺在床上,爹去出海的时候,只能阿大来照料娘亲和两个弟妹。娘每日要喝许多苦药,她虽然不说,但阿大偷偷用指头蘸了尝过,实在是太苦了。

“娘,外面来的小贩卖糖,我给您买几颗吧。”

听着说糖,阿二和三三的眼睛都亮了,还不自觉的抿了抿嘴唇。他们的娘亲躺在床上,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们,柔声说:“你去买些来吃吧,娘亲喝的药不能吃糖。”

“为何不能?那药那样苦,喝一口便能苦一天。”

“正是因为太苦了,普通的糖吃了没用的。”

三三拉着哥哥的手,说:“大哥,那我们就给娘亲买最甜的糖。”

阿二一向是最聪明的,他说:“可是最甜的糖一定是最贵的,我们的钱够吗?”

“那我们就攒着,等到找到最甜的糖了再买。”阿大摸了摸口袋,说。

他们的爹已经出去五天,还没有回来。

今日天气甚好,阿大坐在石头上扔着石子儿,远远看到来了人,他赶紧站起来跑上前去。

蔺晨见那孩子一直看他,弯下腰笑容可掬的问:“怎么了?”

阿大眨了眨眼,看着他耳朵上闪亮亮的东西,问:“疼不疼?”

蔺晨摸了摸耳朵,说:“不疼,你也想要吗?”

阿大赶紧摇头,忙不迭否认,说:“不要不要,我爹说只有只有娘亲和妹妹才能戴的。”

萧景琰唇角抖了抖,看了一眼蔺晨瞬间僵硬的脸。

蔺晨调了调表情,比方才更和蔼可亲温柔动人,说:“只有娘亲和妹妹?”

阿大认真的点头,又想了一下,说:“啊,隔壁的六姐姐,七婶子,八姨妈也都可以!”

蔺晨彻底僵了。

萧景琰拍了拍阿大的肩膀,说:“你爹说得对,听你爹的话。”

阿大点点头,问:“大哥哥,你们是外面来的吗?”

他们这里偏僻,除了来往的鱼贩,甚少有人来。

“对,你叫什么?”

“陈阿大。”

“我叫……”萧景琰正要说,蔺晨推了他一下抢了他的话头,说:“他叫萧小七。”

萧景琰狠狠瞪了他一眼,看着阿大疑惑的眼神,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名字,只好说:“萧七,我叫萧七。”

阿大仰着头,看着他认真的说:“你是不是火气很大?”

“嗯?”

“不然你爹娘为什么给你起名叫你消气,消消气?”

蔺晨笑得蹲在地上,简直要打滚,萧景琰一脚就踹了上去,他赶紧一闪,抹了抹眼睛,喘气都还不匀说:“这孩子以后大有前途,大有前途啊。”

“那你呢大哥哥?你叫什么?”阿大转过来问蔺晨。

“蔺一。”蔺晨看了一眼萧景琰,笑着说,“没办法,我爹只有我一个孩子。”

萧景琰抱着剑扭过了头。






TBC


“我是老七,你是老一,你就是想压我一头呗?”

“哪儿敢啊,是我心里只有你一个啊。”

“哼。”

“那就是你也只有我一个?”

“不要脸。”

“还有就是,我是1?”

“滚!”

评论(3)
热度(1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