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童话故事

狼喜欢了一只兔子。它想把它抱在怀里,碰它毛绒绒的眼皮。兔子红着它的红眼睛吓得浑身都抖个不停。

“现在别吃我好不好,等再过几个月,青草长出来,我会吃的胖胖的,你会吃的更香。”它的耳朵都打着颤,三瓣嘴唇颤颤巍巍的动着,好不容易把话说出来了。

狼的爪子在地上无意识的划了一下,尖锐的趾甲勾起了泥土,留下一条条痕迹。

兔子猛的闭上眼睛。

狼张了张嘴,心窝像是被塞了一团雪,让它的心脏紧紧地收缩了一下。

“我不吃你。”它说。“你把眼睛睁开好不好,我喜欢你的眼睛。”它们像冰天雪地里温暖的太阳,狼这么想。

兔子犹豫了一下,不想睁开,又怕不睁开会惹怒对方。它缓慢的抬起眼皮,狼的绿眼睛像它喜欢的青草。

狼尖尖的嘴微微张着,像一个微笑。

兔子低下了视线,它没有动,敏锐的耳朵让它听到狼起身时毛发摩擦的声音,它走近它,在它身边趴下。

兔子保持着团成一团的姿势,渐渐睡着了。

狼总是独来独往,兔子没有见过其他的狼,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又是一个寒风凛冽的阴天,狼很早就离开,兔子不知道它要去哪,它也没有说。它总是少言寡语,却会在兔子睡着后过去将兔子圈在它怀里,让它贴着它的肚皮。

到了傍晚,狼终于回来了。雪已经下了很久,它背上黑色的毛发被白色的雪覆盖了,像一座移动的雪山。它的嘴里咬着一把草。它走进来,趴在兔子身边,把草朝兔子的方向拱了拱。它的鼻尖上都是雪,背上的雪已经冻住。

兔子试了几下想给它弄下来。

狼轻轻躲开了。

兔子问:“你不冷吗?”

狼转过头去不看它,过了很久才轻轻的说:“像背着你。”它的耳朵抖动了一下,像是在难为情。

兔子看着自己白色的毛发,不知说什么好。它过去吃那些草。三瓣嘴唇快速的蠕动,草上还有狼的气味。

“如果你也吃草,我想把这些都给你吃。”它说。

狼的尾巴轻轻抬了一下又放下,依旧不肯回头。

“如果你也是一只兔子,我一定会喜欢上你。”兔子靠过去,耳朵碰到狼的腋下。

狼的爪子僵硬的放在地上,它后颈的毛竖了起来,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可我不是。”它说。

兔子抽了抽鼻子,喉间发出一声压抑的哽咽,狼赶紧回过头,兔子瞪着它不管是不是哭泣都是红色的眼睛,说:“可我也喜欢你。”它已经明白,狼不会吃它。

狼惊讶的看着它。

兔子凑上去用头顶磨蹭它的下颌,声音有些闷,“喜欢你。喜欢你。”

狼笨拙的抬起它的前爪,然后更加笨拙的用掌间的肉垫揉了揉兔子的背。

冬天还在继续。漫长的冬季对独狼来说总是很难熬。可它不愿意被兔子知道。终于有一天,它不能再掩饰,因为它受了伤。

兔子的眼泪滴在它被撕裂的身侧。它伸出舌头,舔了舔它的毛,想安慰它。它的头已经很难抬起来。它的眼神那样的温和。

“喜欢你。”狼说。

兔子那么小小的一团,它的心仿佛也缩成了那么小的一团,随着兔子的颤抖而颤抖。

它曾经羡慕其他的狼,可它现在不了。因为它们都只有天上的一个太阳,可它有兔子眼睛里的两个。为它而发光,为它而流泪。

它睡意沉重,兔子的哭泣还在继续,它已经无法再安慰它。

“喜欢你。”狼闭上眼睛之前说。

兔子的鼻尖有些凉,贴在它的嘴边,它说:“我也喜欢你。最喜欢你。”


狼再醒来时外面的风已经停了,它闻到了血腥味,本能和天性让它的舌头都忍不住伸出来,口水在迅速的聚集,它饥饿已久的胃也跟着它的血液沸腾。

“你终于醒了。”兔子说。

它白色毛发染上了红色,像它眼睛一样的红色。狼的本能和天性在那一刻离它而去,它控制不住的发出悲伤的低吼,它颤抖着舔舐它的毛发,它多么想救它。

“吃了我。”兔子说:“这样你就永远都不能忘了我,我就能陪你到你死去的那一刻。”

狼摇头,它闭着眼睛不肯答应。

“再让我看一眼吧,你的眼睛,我的青草,我的爱。”它的声音那么温柔,那么虚弱,听在狼的耳朵里,又那么的邪恶。

“喜欢你。”狼呜咽着说。

“那就吃了我。”兔子的眼里的光彩已经开始散开。“活下去。然后,一直一直,都喜欢我。”

它闭上了眼睛:“对不起,春天还没来,我还没有胖起来。”

狼的太阳,永远的落下了。

狼用尽它的全力来张开它的嘴,它白森的牙齿轻松的咬住兔子的整个脖子。


“好。”








END

确实是个童话故事,只是跟我最初想的似乎不太一样= =








 
评论(14)
热度(22)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