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原创】暮乡 5

5

陆启明是被手机的震动吵醒,黎清河和他一起躺在沙发上,侧着身子。

是刘骐,陆启明看了看黎清河的睡脸,将电话挂断后发了条短信问有什么事。昨晚他们喝了不少酒后又一起玩起了游戏,折腾到不知几点。黎清河表情很放松,睡的安稳。他最近应该都很累,陆启明自下了飞机看到他,就觉得他脸色不太好。刘骐说的那番话又涌进脑海,陆启明不是没有机会问,只是他觉得黎清河会选他认为合适的时候告诉他,他习惯性的信任这份友情。

正想着,黎清河的手动了一下,陆启明以为他要醒了,谁知他只是给自己挪了挪位置,陆启明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有些哭笑不得。离得太近,黎清河的呼吸都打在陆启明露在T恤外的锁骨上。

黎清河长得很英俊,这是毋庸置疑。他睡着的模样陆启明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了。他创办ACTURE时,曾经力邀黎清河来做CFO,黎清河却没有同意。他当时没有解释原因,陆启明虽然失望却也没有逼他非说不可。他对黎清河的信任没有任何理由和底线。没有接下那个职位并没有妨碍黎清河一直为他的公司忙碌,后来更是帮他找到一大笔资金,解了他燃眉之急。黎清河自己做投资赚的积蓄也都入了ACTURE,做了股东。

“我害怕。”后来黎清河有一次酒后吐真言:“Chester,我见过太多因为利益而发生的纠纷,不仅是背信弃义反目成仇那么简单。我相信你的为人,我不认为我们会因为金钱发生产生嫌隙。我害怕的是共同工作,Chester,你我并不是完全相同的人,我们在很多地方都不同,而我们对于工作的认真和执着是相同的。一次两次的妥协和争执不会是问题,可时间久了,我怕它会让我们越走越远。”

陆启明在那之前一直以为自己了解黎清河,他眼里黎清河无畏无惧,只有他不关心的事,没有他不敢做的事。可黎清河的那番话让他明白,他真的太珍惜某样东西的时候,是会珍惜到不敢靠的太近。黎清河相信距离产生美,他一直都知道,可直到那一刻,他才真切的体会到。

今天是周六,黎清河不用上班。陆启明见他没有要醒的意思,就任他靠着不动。院子里经常会有鸽子,它们发出咕咕的声音,拍打着翅膀。刘骐给他回了短信,是约他去布置生日的会场。陆启明与他定好时间,将手机放在了一旁。

黎清河还在熟睡。陆启明饶有兴致的观察他的睡脸,他曾经年轻青涩的脸庞还鲜明的存在于陆启明的记忆里。十六年,陆启明无法想象自己的这十六年如果没有遇见黎清河会是什么一个模样。与Jane分开后他想了很多,虽然Ray说的话有些肉麻,可他没有说错。他确实在受伤后会下意识的寻找黎清河。他一半的人生里,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只有黎清河从始至终不改分毫。他和Ray也是至交好友,但那感觉始终不同。和黎清河在一起,他什么都不用说,对方已经知道他的心思。他们相处时的轻松和默契,是任何人难以替代或比拟。

他伸手捏起一簇黎清河的头发,恶作剧般的摆弄了几下。头发盖住额头的黎清河好像回到了曾经青葱的模样。陆启明心里很宁静,那些不断地追逐爱情中带给他的烦恼和困扰在此刻已经全都没有,他仿佛是一条夕阳下停靠在港湾的船,懒散又安逸。

“你也一直觊觎我的头发比你茂密?”陆启明正在出神,忽然听到黎清河带着鼻音的声音。

“没有比我的茂密,比我的软倒是真的。”陆启明说,看着黎清河翻了个身把一只手盖在脸上,宿醉显然不是那么好受。

黎清河把他的手拨开,揉着额头坐起来:“说一个男人软很不礼貌。”他略带埋怨的嘟囔。他的头发凌乱,居家服也皱皱巴巴,与他平时那副冷面精英的模样相去甚远。生活的气息让他显得平易近人,柔软好相处。

陆启明失笑出声,这是黎清河在清醒时绝不会说的话。

“想吃什么?我去做。”

黎清河脱下上衣,指了指门口说:“还是请你去买,我已经等不及你做好。”

陆启明不顾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的形象,抓了车钥匙就出门。等黎清河洗完澡,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他喜欢的早饭。他喝完了两碗粥,陆启明才从浴室出来。他只穿了短裤,头发还湿淋淋的没有擦干,漂亮的胸腹肌肉泛着水汽。美好的肉体任谁都会喜欢,黎清河也不例外。他看了一眼,说:“看来失恋也没有妨碍运动。”

“生命不息,运动不止。”陆启明坐下来说。“下午和刘骐约好去布置party,你要不要一起来。陆主任昨天就问起你。”

“我已经跟大哥说好今天要回去一趟,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心得,只会添乱,过去看一看就好。你要去接伯父伯母的话要不要开车?”

“公司给我配的车今天就到,我下午去取。今天还是要坐你的副驾驶。”

黎清河喝完最后一口粥,说:“那好,等你吃完我们出发。”他把电视打开,没有离开餐桌。他们坐的位置旁边是落地窗,阳光还不算毒辣,晒在身上十分温暖。陆启明仰起头喝牛奶,喉结上下滑动,从脖颈到手臂,肌肉流畅又不夸张,充满着生机。黎清河调着频道,最后停在新闻上。等新闻进入到下一时段,陆启明也用餐完毕。两人一起起身把餐具收到厨房,黎清河洗碗,陆启明扔掉残余。

到的时候陆真潇正在院子里修剪花草,她递出一支重瓣的白色百合给黎清河,说:“清河,提前谢谢你送我寿礼。”

黎清河笑着接下,陆启明问:“我没有?”

“你的等你干完活才有。”陆真潇说。

陆启明笑着摇头,感叹陆真潇厚此薄彼。黎清河于是扯了一片花瓣塞进他的口袋,陆启明只好住嘴。陆真潇只笑着看着,视线温柔。后来黎清河与陆真潇进去喝茶,陆启明和刘骐则在外面安排人做摆设。

“清河,我其实送花给你,是要谢谢你帮助启明。”铁观音的香气四溢,陆真潇的这套茶具还是黎清河送的,她十分喜欢,一直用着。

“我和启明是好友,这是应该的。”

陆真潇笑了一下,说:“启明他这次回来,虽然没和我说什么,可我想他心里大概不会好受。Jane是个好姑娘,启明和她错过很可惜。不过既然已经无缘,那也不必再多伤神。”

黎清河闻言不禁也笑,果然是一家人,连说的话也都一样。

“我听哥哥说,是启明自己要回来。他说他想换个地方重新开始。”陆真潇说。“有你在这里,启明也觉得安心。”

黎清河说:“您在这里,这里就也是他的家。”

“人只有家人也是不够的。他尊重我,亲近我,可也不会什么事都告诉我,他不想让我担心。所以我很高兴,他能有你这样一个好朋友,能够让他敞开心扉。”

黎清河道:“我也是一样的。”

陆真潇爱怜的握了握他的手,有些遗憾地说:“你们两个都是这么优秀的好孩子,为什么却迟迟找不到陪伴一生的人。”

“我们不是还有彼此的这份友谊吗,并不孤单。”黎清河低笑一声,轻快地说。

陆真潇摇了摇头,说:“爱情和友情,还是不一样的。”

黎清河一向觉得爱情可有可无,他未曾爱过,不能真正的体会陆真潇的话,但他当然不会说出来,便说:“我们都是大人了,您不用再担心。就像您曾经说的,大概只是缘分未到。我想只要有,那一定会有来的一天。”

陆真潇笑着点点头,神色充满安慰和希望,她是真的相信,他们一定都会有好的归宿,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黎清河的母亲早逝,陆真潇知道他身世,有时会不自觉地流露出好似母爱的爱护。黎清河心里泛暖,反握住她的手,说:“时间一定会给出最好的安排。”




TBC


评论(4)
热度(3)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