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原创】暮乡 7

7


还没有找到黎清河,陆启明先碰到了刘骐,他问:“刚才宴会上那个男孩,你认识吗?”

刘骐喝的有些多,眼睛都迷了,大着舌头说:“认,认识啊。陈家的小少爷。”

“他和清河什么关系?”

“你这话真像偶像剧里的台词,说到偶像剧,我刚才遇到了……”

“刘骐。”陆启明头疼的按了按眉心,打断了他要发散开的思维。

刘骐被叫了一声勉强回魂,说:“哦哦他啊。他和黎清河没什么关系,和黎清河有关系的是他的朋友。呃——”

陆启明明智的在他打酒嗝前退了一步,刘骐拍着胸口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喝多了。”

“我有眼睛。”陆启明面无表情地说。

刘骐干笑几声,说:“怎么了?”

“我找不到清河,看刚才的样子他对清河没什么好感,我担心他们碰上。倒不是清河打不过他,只是今天陆主任生日,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陆启明说。

刘骐想了一下也是,“我和你一块找。”

陆启明无奈的说:“你手机又没丢,给我。”

拨了黎清河的号码,响了几声之后传来无法接听的声音。陆启明眉头不禁锁起来,刘骐见状也有些紧张起来,说:“现在怎么办?他们俩不会打起来了吧。陈西是乔晰的好朋友,出了那样的事,不,传言,他肯定早就想找黎清河算账了。”

“清河不会打他的。”陆启明说,“不会打伤。”

“你对黎清河可真有信心,听说那个孩子是个什么冠军,反正挺厉害。”刘骐嘟囔。

陆启明看了看四周,他记得后面有一个网球场,迈开步子就往那边去,不忘回了刘骐一句:“清河也不差,相信我。”陆启明大学时喜欢上打拳,黎清河被他拉去做陪练,等真的交手,他才知道他以前被送去学过些空手道之类防身,虽然没有一直练习,不过水平依旧不错。

“是是是,没人比你更懂黎清河。”刘骐说,跟着陆启明一起去找。

黎清河看着眼前愤怒的青年,心里多少有点烦燥,捡起手机,他转身想走,陈西一把拽住他,青年人的身体瘦高,常年的锻炼让他的手充满力量,他紧紧的箍住黎清河的手臂,语气嘲讽的说:“急着走什么?怕被你那个陆启明知道你带着小情人开房还被人抓了个正着?”

黎清河挥开他的手,淡淡地说:“乔晰是你朋友,’小情人’这个词不该用在朋友身上。而且他也不是我的小情人,陆启明也只是我朋友。”

“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人凭什么教我该怎么对待朋友!”陈西眼睛都发红,冲黎清河怒吼道:“你以为我瞎吗,你和那个陆启明分明就是有一腿!这就是为什么你不敢承认小乔?黎清河,你简直卑鄙无耻。”

“成语学的不错。”黎清河懒得解释,他甩开陈西的手,再次转身要走,陈西看着他的背影愤恨的咬了咬牙,原本端正的五官都扭曲,拳头握紧了挥上去。

“背后!”

黎清河的动作比陆启明的提醒还快,闪过这力道十足地袭击,黎清河的脾气也上来了,他狠狠的推了一把陈西的胸口,语气也不再是波澜不惊,带了一丝怒意说:“我不想和你多说什么不是我心虚,是我对你的朋友负责。乔晰没有告诉你你应该去找他,我没那个时间应付你。”

刘骐被刚才那一幕弄得酒醒了大半,他和陈西有过一面之缘,忙小跑过去拉住又要靠近黎清河的青年:“陈西,有什么事好好说话。你和你爸爸,还有黎总,都是我姨妈请来的客人,今天是她生日,不要闹的大家都不愉快。”

陆启明站在黎清河身旁,说:“小弟弟,年轻人还是不要太心浮气躁。”

陆启明表情关怀,语气亲切,可这在陈西眼里都是挑衅和轻视。他愤怒的转过头狠狠地盯着陆启明,指着黎清河吼道:“我心浮气躁?!那他前脚勾引乔晰后脚有和你亲亲密密你知道吗?不觉得头上的帽子很绿吗?还有你!你难道不知道这件事吗?你们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要护着这样一个人?”

本来刘骐听到陆启明和黎清河被误以为是情侣还在偷笑,结果没想到自己也被扫射,他真的觉得冤枉,开始后悔不该跟着陆启明一起来搅这浑水。

陆启明听了陈西的话先是一怔,然后竟忍不住笑出来:“我没有戴帽子的习惯。”

黎清河递给他一个无奈的眼神,说:“我解释了,他不听。”

陈西耳朵都嗡嗡响,想起乔晰因为黎清河受的委屈,他眼里不禁发烫,“怎么,你敢做不敢认吗?我刚才明明看到他亲你了!好,你说你们没关系也可以,那你去跟小乔说清楚,说你是个没心没肺的混蛋,不值得他喜欢,你如果做的到我还当你是个男人!你骗了小乔,带着他去开房,被发现后就甩了小乔连句话都没有!你知道小乔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吗?大家都在背后怎么说他吗?说他是……是……!”那些侮辱性的话陈西说不出来,他狠狠地看着黎清河说:“你是无所谓,反正你是天生的同性恋,你床上也不缺小乔一个傻子。你青年才俊,大家都不惹你,可小乔呢!现在他学校也去不了,连家里人也……!他才二十岁,你让他以后怎么办?!”

他一番话因为愤怒说的有些颠三倒四,可意思倒很明白。刘骐想给打个圆场,可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事情到底怎么样他不清楚,陈西说的和传言差不多。

乔晰是乔思丽的独生子,一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几个月前他不知为何离家出走,乔思丽到处找不到他,发布了寻人启事甚至报了警。乔晰在酒店时被人认出,警察赶到时他正和黎清河在房间。因为乔思丽的身份,这件事引起不少媒体的注意。虽然新闻被压下去没有被报道出来,但没有不透风的墙,不出几天本市第一女强人的独子与本市风头最劲的青年才俊搞上的八卦就传的沸沸扬扬。商行的现任行长是乔思丽的亲弟弟,他抽了黎清河的贷款故意整他的事又让这个八卦传的更绘声绘色。当事的两人谁都没有出来说话,黎清河是年长的那一个,他性向也不是无人知晓的秘密。再加上他平时就一副冷漠的模样,乔晰年轻又乖巧,因此许多人猜测他引诱乔晰被发现后始乱终弃。

“乔晰真的跟你说过他和我在一起吗?我和他既没有谈恋爱也没上床。我没有要诱奸他,也没有甩了他。他没有告诉你真相是出于什么原因我不想知道也不想猜测,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不要再来烦我。”黎清河的声音低沉,烦躁异常。他并不后悔做了替罪羊,只是因为这件事而起的纠缠接二连三,实在让他心情不痛快。

“你以为你这么说说我就能信了吗?你不就是仗着小乔喜欢你,知道他不会说你一句不是,所以才这么嚣张!”陈西激动地摆动着手臂,刘骐紧紧把他拉住阻止他。

黎清河觉得头疼,陆启明往前站了一步,说:“既然你不信,何不现在打电话给你的朋友。清河也在这里,你们可以对质,看他说的是不是假话。”说罢示意刘骐放开他。

陈西冷笑了一声,说:“好,我刚好可以让小乔看清楚你的嘴脸,一个敢做不敢当的孬种。”

黎清河只好做了个请的手势,趁陈西走开了一些去打电话的时间,陆启明低声说:“我真没想到你也会卷进这种桃色新闻。现在你是不是有些懂我的心情?”

黎清河揉着眉心说:“你以为我想。那天我是看他可怜随手帮忙,哪里想到会这么麻烦。”

“既然事情不是那样,你怎么不说清楚?这可不是你的作风。”陆启明问。

黎清河叹了口气说:“你就当我行善积德。他求我不要把真相说出去,我答应了。”

陆启明轻笑,略微挑眉,眼神意味深长,这样的略轻浮的表情倒和他“花花公子”的形象十分吻合:“他不会是想拿这件事和你绑在一起吧?他的朋友可一口一个他喜欢你。”

黎清河脸上有些茫然,“我和他一共才见过三四面,他怎么会喜欢我?”

陆启明知道他对感情一向没什么灵感,自然不会信一见钟情,无奈的说:“你每天难道不照镜子?”

“就算是喜欢我的皮相,也不至于这么疯狂,把自己也搭进去。”黎清河烦躁的挥了挥手,说。

刘骐站在离他们远一些的地方,看着他们两个人低着头紧挨着旁若无人的窃窃私语,心里不禁回想起陈西刚才说的话。要说信,他看着他们两人做朋友这么多年,虽然亲密,但绝对没有过于出格的举动,而且他们如果要在一起的话只怕早就在一起,两人也都不是遮掩的性格,如果真有什么不会秘而不宣。要说不信,刘骐看着他们重叠的影子,也实在很想腹诽,这两个人确实亲密无间,要旁人看到会误解那也是正常。所以所谓陆启明亲了黎清河,那到底是真是假?





TBC


评论
热度(4)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