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四)风声来时 3

3


陵越做了一个梦。他白发飘飘,站在一座山顶,似乎是昆仑,他并不十分确定。百里屠苏在他的面前,双眼赤红,玄色的衣服上滴着血,焚寂发出不详的光。

“屠苏!”他喊。

百里屠苏神色挣扎,双手将焚寂越握越紧。风声鹤唳,对峙片刻后他发出一声怒吼,向陵越挥剑。陵越下意识抬手去挡,却发现自己手里的冰光已断,而霄河躺在一片血泊中,灵力微弱。

“屠苏——”巨大的冲击下他闭上眼,疼痛深入骨髓,他扔了手里的残剑强撑着站立想拥抱百里屠苏,手指却只擦过他的衣角。

惊醒过来,百里屠苏穿着白色里衣,坐在榻边一脸担忧。清秀的眉目与方才梦境中的狰狞相去甚远。陵越定定的看了一阵,他坐起来,勉强笑了一下,说:“我吵醒你了?”

“做了噩梦?”百里屠苏伸手擦拭他的额头,汗已经冰凉。

“嗯。”陵越拉下他的手,两人谁都没有松开。

“那,是梦见了什么?”百里屠苏小声问。他心里担心,可手被堪堪的拢住,陵越的体温又让他觉得安心。

“忘了。”陵越一笑,说:“只是梦里倒是很怕。”

“真的?”百里屠苏靠近一些,仔细的端详他的神色,好像要解读他的每一丝不易察觉的变化,以此确认他没有说谎。

陵越的手抚上他的脸,然后滑到颈后,停在那里,笑问:“怎么这么不信我?”

“师兄信誉不良。”百里屠苏的脸有些微红,说。

“忘了是骗你。”陵越说,话音未落就见百里屠苏蹙眉,不悦的瞪他。“梦见了和旁人打架,打不过,就吓醒了。”然后又保证道:“这次没有骗你。”

百里屠苏忍笑,问:“真的?还有师兄也打不过的人?”

“当然有。很多。”陵越也笑。

百里屠苏抿了抿嘴唇,他又向前靠过去,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缩越近。陵越在他颈后的手略一用力,将他的脸埋到自己的肩膀。百里屠苏心跳如擂鼓,手指紧紧抓住了陵越的衣衫。他说:“师兄别怕,我会帮你。我保护你。”

“好啊。”陵越说。

百里屠苏咬着嘴唇,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才好,陵越呼吸均匀平稳,但并没有睡着。半晌,他下定决心,拉了拉陵越,陵越待要松开他,他却将陵越拥的更紧,脸上烫的好比被施了赤炎术,他说:“师兄。我……我对师兄……”

“啊——!”一声凄厉的尖叫忽然传来,百里屠苏一个激灵立刻跳起来,打开窗户,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飘进来。

陵越抓起一件外衣扔给百里屠苏,冰光已经握在手里,跟着百里屠苏一起追上去。小金毛犼张大了嘴,利齿在月光下闪耀,陵越一个法术扔过去,将他困在原地。百里屠苏则握剑立在被害之人面前,他显然吓得不轻,几近昏厥。百里屠苏闻着他的气息熟悉,问:“是你?不在虞山为什么跑来这?”

小金毛犼模样落魄,毛发凌乱不堪,眼神狂躁:“臭道士还说我?如果不是你们言而无信,我怎么会落到如此地步!大街上生吃人心,我自己都觉掉价!”

“我们走的时候去找过你,没有找到。”陵越说。“对不起,你的内丹还没有拿回来。”

金毛犼气冲冲的在阵里踱步,尾巴像鞭子一样甩动:“我就知道你们靠不住。我已经自己打听到风声,据说那些内丹就在这附近。”

“你是说你知道那女子的去向?”陵越和百里屠苏对视一眼,问道。

“不是知道!就是听说!听说!”金毛犼狂躁的吼,“再找不到内丹,我就要死了!不然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来吃人心!”

陵越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人,此时红玉也已经赶来,百里屠苏退开一步,让她查看那个青年。

“无甚大碍。”红玉说,拿出一颗丹药递给他,说:“服了之后就好了,回家去吧。”

青年接过丹药,连声道谢,然后跌跌撞撞的走了。陵越挥手撤去法阵,金毛犼万般无奈的长叹一声,也不再牙尖嘴利,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起。似乎打算就这么等死算了。

红玉被它这模样逗笑,说:“这是作何?还要耍赖不成?”

“你们是灵当然不懂。”金毛犼说。

陵越略一笑,他收起剑,上前去像抚弄小猫一样摸了摸它毛茸茸的头顶,说:“你答应我绝不害人,然后告诉我这‘听说’的来龙去脉,我就助你度过此劫如何?”

金毛犼金色眼睛立刻眯成一条线,问:“我可不信你这么好心。”

“不信就算了。”百里屠苏冷冷地说,将焚寂向前伸了一下。金毛犼无意识的跳了一下躲开。陵越握住百里屠苏的手腕,让他放下焚寂,说:“同意与否就这一次,你想清楚。”

金毛犼在他们三人之间看来看去,想着自己内丹已无,对他们也无甚威胁,他们骗自己似乎并无必要,于是说:“你怎么帮我?”

陵越抬手,清气在他周身凝结,渐渐在他的手掌上形成一个蓝色结晶:“这本是训妖之术,以真气替代妖丹,压制妖性。不过对你,还不至于这么麻烦。有了它你可以暂时无性命之忧,只是妖力却是不能用。”

金毛犼紧紧盯着那块结晶,点了点头:“没了内丹我也已经大不如从前,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也会逐渐衰竭致死。有了它至少不用担心这一样。”

“前提是,你不得害人。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叫你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

“哼,你以为你养狗啊?”金毛犼不屑。

红玉笑道:“哎呀,那就只好收回来了。你说呢百里公子?”

百里屠苏一肚子火气,本来一个甚好的夜晚就这样被打断,还要看着陵越把自己的灵力送给别人,让这金毛犼也沾上他的气息。他抱着手哼了一声不置一词。他当然不是想让陵越见死不救,这金毛犼也没什么过错,不至于如此下场。但那种陵越被分去的感觉让他心头发胀不舒服,偏偏他又不会这什么“训妖之术”,如果可以,他倒是想自己来。红玉悄悄抿唇一笑,陵越看他一眼,也露出几分了然,倒让百里屠苏更加恼羞成怒。

“好吧,我同意了。”没什么眼色的金毛犼这时候说。

陵越弹指,蓝色晶体缓缓的进入了金毛犼的体内,它略适应一下,开始活动着浑身的骨节似乎准备大干一场。

“好了,你方才说你听到的风声,是什么情况?”

“是一只狼妖,它告诉我它看到在去江都的地方看到过那个女人。”金毛犼知无不言。“我知道你们去过甘泉村,想来也发现那里妖物有异了吧?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一路追来。此前我还不敢确定,但现在我能感觉到,我的内丹就在这附近。可是忽近忽远,我也不能确定具体在哪。”

陵越和红玉还有百里屠苏互看一眼,神色凝重起来。他们到安陆才不过半天,还来不及勘察四处情况。如果真如金毛犼所说,那他们必须小心行动,不可打草惊蛇。

“你走吧,如果再有消息,及时传信告诉我。”陵越说。

金毛犼点头,走出几步后它回过头,不情不愿的说:“多谢了,臭道士。我可不会叫你主人。”

百里屠苏眼皮微跳,实在是很想把那块晶体掏出来。

离天亮还早,方纪昀自己留在客栈,三人便说好明日再一起商议对策。回到客栈,陵越脱下外袍,准备再休息一下。百里屠苏盘腿坐在床上,撑着手不知在想什么。

陵越过去,问:“师弟?”

百里屠苏应了一声,抬头说:“师兄你睡吧,我在这守着。”

陵越一笑,将他推倒,让他躺下,然后自己也侧躺,两人脸对着脸说话,“怕我打不过别人,被掳走?”

“是师兄你说,打不过别人,吓得醒了。我守着你,你好好休息。”百里屠苏认真的说。

陵越轻笑,心中暖意涌到四肢,他指尖麻痒,于是就去捏百里屠苏的脸,而后他想起什么,问:“你刚才要说什么?”

“嗯?”

“被金毛犼打断之前。”

百里屠苏涨红了脸,翻过身去说:“没什么。”

陵越不依不饶,撑起身子,贴着他问:“真的?”他的发丝落在百里屠苏裸露的皮肤上,好像什么另择途径的酷刑。

“真的。”百里屠苏说。

陵越低笑,他的嘴唇离百里屠苏的耳廓那么近,看着它红的透亮,陵越很想试一试那火热的温度。亲吻太过越线,陵越只用手指摩擦几下就放开。他躺下,说:“不管你想说什么,我想知道。”

“……”百里屠苏没说话。

等陵越快睡着的时候,他隐约察觉百里屠苏回过身来,轻声说:“下一次,一定都告诉你。”

他唇角不由自主的翘起,手指被勾住,他握的紧了些,然后滑入另一个梦境。





TBC

嘿嘿嘿,我回来啦~说不坑就不坑!

感谢一直对我催更的小伙伴们!谢谢你们的爱!千言万语不如更文!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24)
热度(24)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