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警察同志的雨天,是泥泞且狼狈的雨天。院长同志的雨天,是“嗯?外面下雨了?”的雨天。

李熏然把雨伞放在门外,泥水沿着裤子汇成蜿蜒的小溪。

“你这是干什么去了?”凌远探出身子问,手上还拿着锅铲。

“抓小偷。”李熏然说:“做了什么好吃的?”

“红烧肉。”凌远说,“关上门,一会儿进蚊子了。”

“哦。”李熏然进门后呆呆的站在门口,凌远看着好笑,说:“还站起岗来了?不去换衣服。”

“你地板擦的太干净了,我都不好意思踩。”

凌远大度的挥着他的锅铲,说:“没关系没关系,你弄脏我的地板,我弄脏你。”

李熏然红着脸随手从沙发上抓起个东西就朝他扔过去。凌远接住,定睛一看笑得弯了腰:“熏然,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说什么呢你?!”李警官暴怒。

凌院长摇了摇纸巾盒,说:“等会儿用得上,警察同志的战役准备就是充足。”

李熏然也不管自己一身泥了,跳到他身上打他。

窗外是瓢泼的大雨和潮湿的空气,家里是干爽的爱人和热乎的饭菜。警察同志看着也被沾了一身泥的院长同志,心里很满意。



END



小剧场:

蔺晨的雨天

“景琰景琰!快出来玩水啊!”

“滚。”


END

sorry阁主,不是我故意的,是你自己画风问题。

评论(2)
热度(31)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