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引子

夜色已深,天子的大殿却还是灯火通明。大约是做皇子时冷清习惯了,如今虽然贵为天子,在这深夜,萧景琰身旁却连一个服侍的人都没留。火烛照映下萧景琰的眼里并不见一丝疲惫,只是蹙起的眉头透露了几份心思。又批阅了几份奏章,服侍的太监进来催了:“陛下,该歇了。”

萧景琰没有抬头,摆了摆手道:“朕还不累,你先下去休息吧。”

“陛下……”年老的公公是自幼看他长大的人,自然是知道他的性子,便只能叹了口气,依他所言。临走之前他叫过今夜当值的小太监,又细细的嘱咐了一遍。殿里极静,他们在门外说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陛下总是这般辛劳,若是被太后知道了,又要责怪了。”

“所以我才告诉你小心伺候呢。”

“可陛下一向是自己一个人在殿里,从来也不叫我,我怎么伺候啊。”小太监委屈的说。

“你看看你,自己不会伺候人还敢说是陛下的不是,等我这就告诉陛下收拾你!”

“高公公我错了!您可千万不要告诉陛下啊,我也是心疼陛下辛苦嘛。”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萧景琰也又将注意放在了眼前的奏折上。江左今年发了大水,灾民数十万之多,虽然沈追已经带人赶赴灾地,他的能力为人萧景琰也是信得过,可还是有些不放心,这才心乱如麻。

又过了一个时辰,岸上原本摆在右手旁的奏本都已经批阅完被整齐的放到了右边,萧景琰揉了揉眼睛,这才觉得有些困顿。他想开口叫门外的小太监,一出声却发现嗓子有些干哑,一时发不出声来。他伸手揉了揉喉咙,便站了起来,这时他听见一个人的笑声,萧景琰的身形一顿,然后转身看到手执折扇的青年正站在屏风旁,一脸笑意,宛若春风。

“你怎么来了?”萧景琰打破沉默,声音沙哑的问道。蔺晨却只是笑,摇了摇扇子,说:“自然是来认栽咯。”他语气里的不羁熟悉的让萧景琰恍惚,蔺晨直直的看着他,萧景琰没有由来的觉得有些局促。

“风花雪月灯火阑珊,我来与殿下谈谈情如何?”

“……荒谬。”

他不禁想起半年前,依然是这个人,摇着折扇说:“风花雪月,我不过是想和殿下谈谈情罢了。”

“……胡言乱语。”萧景琰红了脸,分不清是气愤或是其他:“庙堂之高,江湖之远,你我终归殊途。以你之聪慧,岂能不知?”

“我自然知道,只不过,我还在等陛下一句话罢了。”蔺晨歪着头笑得风流倜傥,无畏无惧。

多么荒唐。





——翻文档翻出来的,我很好奇这是个什么故事了,真的。谁能写给我看看啊QAQ




 
评论(3)
热度(1)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