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山河[酒茨]完

温柔一刀QAQ

白苍云狗:

山河[酒茨]


 


1.


 


茨木童子讨厌人类。


弱小的,脆弱而不堪一击的人类,在拥有绝对力量的妖物面前,在茨木看来,始终应该保持匍匐的姿态,祈求着强者的怜悯,小心翼翼地生存。


这样本该恭谦,低眉垂目的生物,却一次次的,让茨木发自内心的厌恶。他们弱小但是狡诈,只知道崇尚力量的妖鬼有时甚至不是他们的对手。妖物独来独往,唯相信自己,而人类为了对付他们,却可以同仇敌忾,团结作战。


 


他厌恶这样的依赖,一种为了生存的,示弱一样的团结。


 


茨木曾经讨厌人类,无论是杀人或者抢夺人类的财产,他都毫无怜悯。他为酒吞筹钱修建鬼寨,便可化身美女,引人上钩。有时一晚顺利,甚至可以杀掉两三个达官贵族。


他曾经讨厌人类,但是现在,他不讨厌人了。


 


大江山退治之后的第三年,茨木独自前往京都复仇,却马失前蹄,被渡边纲斩下一条手臂,从此之后,历史上再无茨木童子此妖。其销声匿迹,如红尘云烟而袅袅散去。


 


那之后,茨木不再讨厌人类,而是仇恨。


 


2.


 


大战前三日,骨女等一行妖怪向茨木童子辞行。


 


茨木坐于庭前,庭院小而精致,是曾经贵族养的小妾的宅邸。如今世道混乱,旧士族自身难保,这小妾便横死于此,倒平白将这雕花小宅送给了茨木童子。


茨木的右手空空荡荡,闭目倚靠栏杆,左手一盏清酒,慢慢品着。耳听门廊庭外,脚步声悉悉索索,他半抬着眼,也颇有曾经鬼王的风范。


 


茨木不语,一行妖也不语,大家相对而坐,听枯禅与流水,就这么从午后坐到日落。


 


骨女微微颔首,道,茨木童子大人,吾与吾众今日来向你辞行。


 


茨木放下酒盏,捻起盏中樱花,他细看花瓣,瓣中丝红似是鲜血。


 


为何?


 


骨女回道,吾与吾众,想归隐山林。


 


你食人肉,喝人血,如今却对我说要归隐山林,真是可笑!茨木妖气一震,花瓣顷刻成粉。


你如此说,莫不是怕了即将要到来的大战?


 


骨女略一思索就道,正是怕了。


 


区区人类,又有何可怕?若是吾友在世,几百武士与阴阳师又如何?吾友一个振臂,他们尽皆全灭,根本不会废他一根汗毛。


 


骨女沉默了,众妖也沉默了,茨木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回忆他友人的过去。他言语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丹波山的宫殿,铁铸的宫殿刀枪不入,从殿前走到殿后,若是以人类步伐而行,三天三夜也不是尽头。


 


他挚友的宫殿,大而无边,他有时与他一同站在高处,宫殿尽收眼底,远处京都繁华,如展卷墨点,亦如天际星辰。


 


他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不远处惊鹿咣当响起,让茨木回到了这个只需走三五十步,就能绕遍的小院。


 


骨女叹了口气,言,茨木童子大人,酒吞……鬼王大人他……早已经殁去了。而您所看不起的人类,正是因为他们,让吾等溃不成军。死的死,伤的伤,如今吾只希望您能高抬贵手,放我们回山。


 


吾等,也绝不再作恶了。她半晌后,又补充。


 


茨木挥了挥手,一句话也没有说,就让骨女他们退去了。自从酒吞死后,他再不多言。偶尔醉了或者想起了曾经的朋友,才会多说那么一两句话。其实,熟悉茨木童子的妖都知道,茨木在遇到酒吞之前,就沉默寡言。他杀人,杀妖,曾经有一双人类一般的明目,只是染血太多,渐渐沉为墨迹一般的黑色。


 


茨木觉得,遇到酒吞之前的日子,都不叫活着。他杀尽万物,杀到双手无法抬起来。虽然吃妖血人血,却总是饥饿难耐。直到遇到酒吞,酒吞给了他一个带血的馒头。


 


他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那么的香。


 


夜碧如洗,中悬明星。茨木独自一人,慢慢品着盏中的清液。他喝酒喝不出什么,只是学着挚友的样子,而如今舌尖苦涩,再品不出佳酿香甜。


 


一提灯小僧战战兢兢地进来,小声提醒茨木入寝的时间到了。


 


茨木言道,你怕我么?


 


小僧颤抖的身体表明了他的回答。


 


茨木又问,你怕酒吞童子么?


 


小僧依旧抖如筛粒。


 


茨木闷而笑起,转瞬放声大笑。笑中层叠妖气,震天地,惊万物。提灯小僧吓得丢掉了灯,颤颤巍巍趴在地上,等着大妖的死亡一击。


 


等来的,却是茨木童子的一声叹息。


 


太轻太轻的叹息,落如酒盏之中,都惊不起一丝涟漪。


 


吾友,酒吞童子,大江山的鬼王,万鬼的统领。为王者,霸气外露,为妖者,天下无敌。是他,他带着你们百鬼夜行,带着你们统领丹波山。如今他走了,你们不仅不为他报仇,还要逃走,简直罪该万死。


 


茨木抿嘴笑了,他生得好看,笑起来也温柔。不过谁都知道,茨木童子,是个嗜血的妖物而已,怎会有半点人性?


 


他如今为酒吞报仇,也不过是想重回丹波山,重新成为下一个酒吞童子。


 


月光在茨木的眼光中跳跃,精雕细琢的脸上毫无情绪。他对着提灯小僧摆了摆手,示意让他滚蛋。而如今,又只有月亮陪着他了,他想喝酒,发现杯盏早就空了。


 


吾友,今夜月色甚好。而不与吾一起为你战斗的家伙,本该由身为副将的吾一手捏碎,但如今,天下斩妖除魔,在身边的妖怪越来越少。


 


他们都是我们的战友,我不能杀了他们,而是要保护他们。但也许我仅仅是说说,却无法做到。


 


毕竟,曾经发誓为你去死的我,却没有能够见到你最后一面。


 


3.


 


大战前二日,青行灯前来拜访。


 


青行灯是讲故事的妖,平素不大爱参合这些为非作歹的套路。当初大江山退治,她也是许久之后才听说,那之后她又耳闻茨木独自前去寻仇却被砍下手臂,好容易拿回了,便休养生息。


 


她隐隐觉得,有什么在走远,越走越远。


 


庭院里寂寞空凉,辗转错愕间,青行灯无法把这个坐在树下的白发大妖与丹波山宫殿里那个合二为一。慢慢靠近,她端详了会儿,才叫出他的名字。


 


茨木童子。


 


茨木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中都是平静。他示意她坐下,并为对方倒了一杯酒。青行灯注意到酒吞的酒葫芦就在不远处倒着,怕这酒也是里面存的。


 


你……还是想那么做么?青行灯说道。


 


吾友之仇,吾必报。


 


茨木童子,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东西是不可能一直存在的,酒吞也好,大江山也好,你也好,甚至我也好。吾等,都是会在某个时间消失的。


 


茨木的眉眼间都是笑意,不知是嘲讽,还是看透一切的淡然使然。


 


青行灯便就不再多劝,只当今日是来与茨木叙旧。她讲了些妖怪间的小事,又说道荒川的河流与大天狗的大义,大抵的意思还是劝茨木从善,不再与人类为敌。


 


茨木转动酒杯,说的轻描淡写。


 


但是他们杀了吾友。


 


青行灯劝道,茨木童子,吾辈早以认为,你与鬼王的能力不分上下。其实你大可不必对这份忠诚如此执着,逝者已矣,是无法改变的。若你有心,引领众妖从善,做新一任鬼王也未尝不可。


 


众妖?茨木挑眉?你说的众妖在何处呢?


 


青行灯看着院内外,只有清姬等当初与鬼王有些深刻交情的妖怪还在。


 


当初大江山退治,死了一大半。吾友去了,胆小怕事的家伙,又跑了一大半,而如今要与人类强敌对战,剩下的,也都散了不少。


 


一半一半又一半,如今还能有什么呢?


 


青行灯是讲故事的妖,如今也说不出什么来了。茨木倒又是因为提及了酒吞,变得多言起来。而夜下,清风冷月,他却没有再说酒吞的丰功伟绩,反而像是个小孩子一样,雀跃回忆起他们曾在一起的琐事。


 


青行灯,你可知丹波山最高的山峰在哪?


 


不知。


 


就在吾友宫殿的后方。吾与吾友闲暇时就登临那处,吾友很喜欢那里,他说可以看到京都的样子。他喜欢看京都,他喜欢化作人类少年去那里。他化得人类少年很好看,你知道么?很好看很好看。


 


青行灯言,酒吞本就是人类所化,喜欢那里是应该的。


 


吾友是享受做妖的感觉,吾知道。但是他忘不了作为人类时的过去,而吾也是人类所化,却几乎忘了人类时的记忆。吾有时想,吾为何不早点化妖,要是早些化妖,吾也能早点遇到他了。


 


茨木托腮远望,似笑非笑道,如今他走了,才觉得与他一起的时间,哪怕是多一天,一分,一秒,都是好的。


 


青行灯犹豫半晌,终是没有喝下茨木为他斟的酒。她觉得再无须多言什么,起身便要告辞。茨木迎她出门,靠在门栏上慢悠悠地说,


 


吾友与吾都是人类所化。虽然厌恶,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比起别的妖来,感情更加充沛一些。


 


此话怎讲?青行灯问。


 


怎么说呢?吾对吾友的追逐,不仅仅是因为力量而已。而吾友与吾相伴,也不仅仅是因为差遣。我曾经……曾经很要好。


 


青行灯坦诚,此份深情,吾不敢妄加评估。


 


茨木便道,那慢走,恕不远送。来路漫漫,请务必小心前行。


 


青行灯走出两步之后,才回头道,茨木童子,你也保重。


 


她转瞬便消失了去,一缕幽光,朦胧散去。女子最终也没说出那句话。


 


我曾经。是一句很心酸的话。而比那更加难挨的是,我们曾经。


 


4.


 


大战前一日,茨木在小院里宴请了剩下的一些妖鬼。他们多是对鬼王忠心耿耿之辈,对茨木也一并十分尊重。茨木拿出珍藏许久的好酒,他原意是把此酒献给酒吞,然而外出寻酒之时,酒吞童子便被源赖光斩杀。


 


如今美酒埋在地下,过上了三年五载,再开封来竟更加美味。


 


妖物们与茨木把酒言欢,虽此处不比丹波山宫殿那般宏伟壮阔,但是久违的气氛让众妖找回了一点点曾经的辉煌。只是曲终人散,不知酒醒的时候,又有何落寞。


 


茨木端着盏杯与众妖喝酒,只有他,喝的是酒吞葫芦里的剩酒。几杯下肚之后,茨木一脸酡红,有点大着舌头问道。


 


你们想丹波山么?


 


大家都点了点头。


 


若是此战战胜,我们回了丹波山去,再盖它个宫殿,三天三夜也走不完,你们看如何呢?


 


众妖都欢呼起来,大喊到茨木童子大人万岁。


 


茨木一口把杯中酒饮尽道,那若是为了此,还不如就回了丹波山去呢?


 


众妖一听,都吓得不敢言语,胆大的往上瞟,才看到茨木一脸惬意,一点也没有生气。有几个胆大的,就小心的点头,茨木看见,竟然欣慰笑了。


 


想回丹波山去?


 


茨木童子大人,此处毕竟不是吾等归处。吾等在外避风头这么多年,就是想有朝一日能够回去。而酒吞童子大人,已经殁去,吾等更应该回去,尤其是您,您要守住大江山的基业,这也是酒吞童子大人所希望的。


 


茨木点点头,那明日就启程吧。


 


众妖皆是惊愕。


 


茨木道,报了仇又如何,吾友也无法再回来。你们说的对,吾应该回去继承吾友江山。你们说,吾有这个实力么?


 


众妖趴地大呼,茨木童子大人,您当之无愧。


 


茨木作势站起来,就要去内屋收拾东西。众妖看见大战免去,也都十分欣喜,在屋外跳舞高歌。茨木拉上拉门,没有点灯,他展开包裹,只见酒吞旧时铠甲还留在此处。


 


他记得桃花妖对他说过,若是牺牲自己的性命,是可换酒吞回来的。


 


他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知道,酒吞要的不是这个。


 


酒吞要的,他一直知道。在他还在的时候,不只一次,在丹波山的最高山上,酒吞指着京都的灯火,对茨木说过。他说如此繁华,也终有湮灭的一天。而就算吾现在如此强大,也终有灰飞烟灭的一天。


 


茨木高亢道,吾友天下无敌,必会永生。


 


酒吞则道,茨木,若是我离开了。希望你不要寻仇,不要把我找回来。天道有伦,万物无常,有生既有灭,这是天注定的。人佛妖鬼,都不过是凡尘的一颗沙砾。若是那天真的来了,希望你能继承吾之江山,保护吾之子民。


 


茨木不语,与酒吞一同看着远处的京都。京都灯火辉煌,引人想沉溺其中。


 


茨木,你是最懂我的。


 


是。


 


所以,你知道该怎么做。


 


而如今,再没有丹波山,也没有京都的灯火。茨木在黑林中行走,一点光亮也没有。三五十步的院子也很美,小而精致,精雕细琢。若是一直在这里,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不是这里不好,但是,他只是想回到丹波山。


 


5.


 


酒吞童子是无恶不作的大妖,食人肉喝人血,人人得而诛之。


 


但是他喝酒喝到兴头会哼起小曲,对下属严厉又有私心,追求女人失败也会颓废,喝不到美酒也会耍脾气。


但是他,会去尘世间,会自己去,会和茨木一起去,会化成人类的少年,茨木化成人类的少女,引得众人窃窃私语,说那是哪一家的贵族公子与小姐,好生貌美,好生般配。


但是他,化成的人类少年真的很好看很好看。


 


这些,没人知道。


 


源赖光与其手下四武士集结百余名阴阳师自从接到了茨木童子的战书之后,就日夜准备,等待与大妖迎战的那一天。战书上说,茨木会带酒吞旧部,不下千妖,前来作恶,杀得他们一干二净,一如他们大江山退治那日所做一样。


 


迎战之日,京都城外大雾弥漫,后人见不了前人,所见之处皆是白茫茫的一片。万籁俱寂之时,突闻一铃铛作响,紧接着是一声惊天大喊,


 


吾茨木童子携大军前来拜见。


 


这是大雾突然散开,面前大道坦荡,两边皆是人类武士与阴阳师,人人面容紧张,战事一触即发,众人见一魁梧大妖站在万人之前,右手空空荡荡,而左手却拿着一个巨大的酒葫芦。


 


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大妖从容坦荡,一边走,一边饮酒。他笑着,捏碎敌人的头颅和身躯。短暂错愕之后,众人开始进攻。茨木在万军中拼死应对,脸上却一直带着坦然的微笑。


 


吾王酒吞,千秋万代,为之王者,霸气外露,为之妖者,举世无双。吾王酒吞,永世长存,千世百代,留名千古。


他喝着酒,大笑着,仿佛醉了,丝毫没有理智。箭射中了他的身体,刀砍伤了他的胸膛,他依然毫无畏惧,只是手刃仇人。


 


茨木童子为一方大妖,但是最终,他依然寡不敌众。他死了,站得笔挺挺的,直到死的时候,浑身刀伤箭射,他也没有放掉那个酒葫芦。他杀得人让人害怕,甚至是死了,原地站了一天一夜之后,才有胆大的士兵前去查看情况。


 


他推不动他,但是摸到了他冰冷的身体。先是错愕,许久之后,士兵狂喜叫道,


 


他死了!!!他死了!!!!


 


剩余众人尽皆欢呼,夕阳西下,茨木的身影成了一尊石像。有什么的东西正在渐渐远去,是了,那是他们的时代。


 


酒吞和茨木的时代,再也不复存在了。


 


有人狂喜着摆弄茨木的尸体,也有人试图去喝传说中鬼王的酒,只是倒出一点,尝了一口之后,才呸呸道,


 


什么啊,原来只是水而已。


 



 


番外。


 


有个酒鬼喜欢坐在忘川边,总问过路的人讨酒喝,真是烦人。阎魔大人有时候看不过去,还会亲自去找他。


 


说什么呢?


 


大抵是说他等他是没什么意义的。既然当初他交代他不要寻仇,他那么懂他,应该会理解。


 


只是那个臭酒鬼总也不停,老是等着,有时等的不耐烦了,就往旁边溜达几圈,但是总也走不出这个道。


 


轮回之万物,都要过这条道的。


 


有时阎魔问他,你又是何苦呢?


 


那酒鬼就满不在乎的说,他是不会那么傻的,寻仇,复活,他不会那么做的。


 


那你又何必等。


 


那酒鬼却道,几百年,几千年,等等也无妨。


 


毕竟我啊,还是放心不下他。


 


终。


 

评论
热度(966)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