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凌李】【合集】一个我和一个你 END

1  

李熏然今天难得的清闲,上一个案子刚结了,下一个案子还在路上。他打完了一份拖了很久的思想汇报,又喝了一杯子茶,被同事叫去吃午饭。

凌远今天依然很忙,一起医患纠纷还在解决中,另一起就紧接上。他接待完了病人家属,又去安抚了牵扯的医生,只觉得头都晕。

忙什么呢?

忙着当说客。

我忙着吃饭。

哦。

李熏然收起手机,觉得自己有点无情,于是又发了条“辛苦了”过去,凌远大概有事,没有再回。

“我看我们今天能按时下班。”新来的小魏说。

“你懂什么,不到最后一分钟,都不要轻易说这句话。经常还有三分钟下班了电话来了,我们就得加班。”另一个已经摸出规律的同事说。

李熏然赶紧截住他...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11 END

11


“往回走了吗?”

凌远收到短信时正在收拾自己的桌子,他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我正要往外走。”

李熏然那边很嘈杂,“那正好来接我一下。”

“是是是,李队长。”

李熏然在那头笑了一下,挂了。今天他正式升职了。小刘喝的不知山南海北了,抱着啤酒瓶子说话:“队长!我可崇拜你了!师父!”

李熏然照着他后脑勺来了一下,说:“醒醒,你师父我在这儿呢。”小刘迷迷瞪瞪的看了一会儿,然后一把把他抱住了:“师父!”

李熏然被他压在沙发上,翻了个白眼。王路酒量好,还很清醒,说:“我看刘久真是没救了。简直是迷路的小鸡仔找到了妈妈。”

李熏然扔了个空的啤酒罐过去,说:“你说谁是妈?”

王路立...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10 TBC

10


凌远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他提前给家里拨了电话回去,李熏然没接。他又找出李熏然给留的手机号码,还是没人接。打开门,屋里没有开灯,李熏然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播报员在说着这样那样的事,李熏然并没有听进去,他对凌远进门都没有任何反应。

凌远开了灯,李熏然抬起眼,眼睛因为忽然的刺激眨了几下。他张了张嘴,最后说:“你回来了。”

凌远的手还放在灯的开关上,他记不起上一次家里有人对他说“你回来了”是什么时候。他放下包,拉开了自己的领带,坐过去问:“怎么不开灯?”

他们靠的很近,腿贴到了一起,隔着薄薄的布料,也能感觉到彼此的体温。李熏然忽然想起他那晚亲吻这个人的皮肤时是怎样的触感。...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9 TBC

9


“醒了?”凌远摘了眼镜,放下手里的书,露出了个淡淡的微笑。

李熏然刚想起来,又听见他说:“手不要动。”低头去看,才发现自己在输液。

“你昨晚上都烧到40°了。”凌远伸手试了试他的额头,点点头满意地说:“现在好多了。”

李熏然觉得嘴唇很干,舔了舔,开口时声音沙哑,问:“几点了?”

“六点。”

李熏然看到到一瓶药已经打完了,第二瓶也只剩一半了。他不好意思的摸摸头,说:“麻烦你了。”

凌远摇了摇头没说话,又继续拿了自己的书看起来。李熏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看着天花板发呆。

“睡不着?”过了十分钟,凌远问,他穿着居家服,靠在椅子上很放松的样子。头发也没有像工作时候那样吹...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8 TBC

8


凌远一边吃着饭一边看电视,新闻里说着嫌疑人被成功抓获的事。他今天做了两台手术,六点了才开始吃第二顿饭。桌子上还放着两份融资的计划和协议等着他看,他把饭盒收拾好了,决定明天再说。

今天来的一个病人是肝癌,瘦骨嶙峋,他的妻子和孩子哭成一团,说他早就觉得不舒服了,可是怕花钱,就一直忍着,直到忍不住了去了医院,才发现已经到了晚期。病人自己倒是很看得开,还不住的安慰自己的妻子。凌远过去的时候他的孩子哭的正厉害,见凌远来了,他拉着女孩的手说:“看到了吗,医生来了,再哭鼻子医生叔叔笑话你了。”

“医生叔叔能治好爸爸吗?”小女孩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问,声音清脆的让人心碎。

“虽然治不好,但是叔叔...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7 TBC

7


那天晚上李熏然难得的睡了个好觉,一夜无梦到天亮,直到六点的时候接了个电话,说在车站发现了一个背着人命官司的网上通缉犯。李熏然接到电话的时候就开始穿衣服了,等电话挂了,他已经在浴室洗漱。室友是程序员,还没睡觉,开了门说:“熏然,出去?”

“嗯,你还没睡?”

“还没呢,对了,你下午回来吗?”室友揉了一把眼睛,问。

“回吧,你有事?”李熏然穿上外套,拿着钥匙已经准备走了。

“有点儿,算了,等你回来再说吧。”

李熏然急着走,也没细问。他到现场的时候一片混乱,几辆车乱七八糟的撞在一起,警车救护车摆了一溜,勘查的技术员已经在工作了,王路跑过来喊:“副队!”

“怎么样了?”李熏然赶紧...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6 TBC

6


就如同每一个宿醉的早晨一样,李熏然的头里又晕又疼,像是有人在抽陀螺。他翻了个身,脸上肌肉都扭在一起,手脚伸了伸,发出不满的声音。

“大早上的准备谋杀?”他的手被抓住了,一个声音带着笑意说。

李熏然的反应速度很快,他瞬间睁开眼睛,身体迅速的往后靠。看清躺在他身旁的是凌远后,李熏然眼睛越睁越大,他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未着寸缕,凌远看起来穿的也不比他多到哪里去。昨夜的几个画面闪电般的划过,盯着凌远身上的那数量可观的痕迹,他嘴唇动了好几下,才吐出几个字:“……你,我……?”

凌远并没回答,他翻身起来,说:“我今天还要去医院,你上班吗?”

“休班。”李熏然看着凌远光裸的后背,不自然的挪...

 

【凌李】一个我和一个你 5 TBC 肉渣,慎

5


凌远叫李熏然的时候,吸取了经验教训,没有挪动自己的位置。

“李熏然?”

李熏然揉着眼转过头,“啊?”他的头发没有白天那么整齐了,有些翘起来,配上他迷糊的表情,像大学里爬起来赶第一节早课的学生。

“自己能走吗?”凌远见他醒了,熄了火。

“能。”李熏然伸手去摸索着开门,倒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喝醉后动作不协调的样子。

凌远把他领进了公寓,在电梯里李熏然抱着手仔细的研究上面闪着的楼层。到了,十七楼的指示灯就灭了。

李熏然指着它,很新奇的说:“灭了。”

“走吧。”凌远拽了一下他的臂弯,李熏然还有些不想走,眼睛一直往回看。等凌远开了门,李熏然站进去看了一下说:“这酒店还挺人性化的。”...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