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三)不知所起-9 【修】

9


将琴川走了个遍都未寻得一丝诡异,二人这才略安下心来。回到客栈时已经不早了,陵越向店家要了一碗米饭给他,看着他吃完。

这些日子他们东奔西跑,身体上的劳累倒还好说,只是那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实在磨人。即便没有一丝动静也要打起了精神防备着,怕对方会攻个出其不意。而且查访多日还是没有一丝有用信息的挫败也着实让人烦躁。所以这次有了线索,虽然不知会是如何,两人心情却都意外的放松了些。

百里屠苏闭着眼睛,将真气在体内运行三个周天,一时气血通畅,连日来的疲累也少了许多。灯下陵越正拿着霄河擦拭,长剑在陵越手上显得很轻巧。

“师兄准备用霄河?”百里屠苏见状问。

陵越见他运功完毕,答道:“不是,只是有些日子不用了,倒有些想它。”

百里屠苏看了眼放在一旁的冰光,说:“既然如此换回来不就行了?”

陵越也看了看冰光,说:“我答应道友要多带这剑看看天下风光,还是先用着它吧。”把剑放好,陵越解着外衣说:“早些睡吧。”

百里屠苏本来坐在床上,一听这话不知道是该起来还是怎样。陵越见他衣物都还穿得好好的,问:“怎么了?”

百里屠苏偏了偏头,说:“我到焚寂里去就好。师兄连日辛苦,该好好休息。”

陵越听罢却摇头,说:“你素来不喜那里,与其半夜又要出来,倒不如就跟我凑合几日罢。”

百里屠苏被他说的有些羞恼,咬了咬嘴唇,问:“……我上一次就是这样吗?”

陵越唇角微扬,说:“那时你闭着眼睛就摸到了床上,倒把我骇的不轻。”

当时焚寂吸收了陵越的血气之后逐渐现出平日光华,过了没有多久,百里屠苏便化成了形。他浑身透明,仿佛轻轻的一阵风就能飘起来。

陵越问他怎么了,他却不答,只闭着眼睛踉跄着倒在床上。陵越吃了一惊,以为是哪里出了差错,去查看才发现原来他睡得正熟。这才长舒口气,放下心来。

百里屠苏看着他,银发披肩如上好的绸缎一般,这个模样,他既熟悉又有些陌生。最后他垂了目光,听了陵越的话。

因为大雪未消,二人除了每日巡夜,便基本都在客栈。

陵越买了不少书,多年不曾下山,世间的许多事都已经变了,也借此机会补习一番。百里屠苏则像当年一样,会去揭两张侠义榜来做。

走过很多地方,看不同的城镇村庄,帮一些遇到困难的人,这曾是他的愿望。那时宿命因缘纠缠在身,不得实现,如今能够再见到这青天白日,他依旧不改当初所想。

每次,他都会想起当年那短暂却又漫长的旅途,想起曾经相依相伴的伙伴,想起自己魂散后令他们牵挂了多少年。心中的愧疚让他疲倦,回到客栈后他便会呆坐上半天。陵越从不打搅也从不会多问,两人不经意的这样默契着。只有到了时辰陵越才会出声提醒他吃饭休息。就这样,五天的时间便不快不慢的过去。


到了那日,二人早早的上路。陵越御剑,百里屠苏使出腾翔之术跟在后面。离芳梅林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两人见一圈人围在一起不知在议论什么,便停了下来过去查看。旁边的骡马上拉着货物,想来是途经的客商。

陵越和百里屠苏走过去,问那为首的大汉:“诸位如何停在这里?”

大汉打量他们一眼,问:“你们也是要路过此地?还是别去了,我们刚从那里返回来,前面不知是什么妖异之兆,竟然寒冬腊月里还春暖花开呢。”

江都妖魔的事让附近的人都多了几分小心,见此状都怕有异便不敢再走,在这里商量。

陵越和百里屠苏对视一眼,知道十有八九是那神秘的女孩所为,便说:“既这样,诸位不妨先回琴川,待过几日再走也不迟。”

大汉也是这么想,便招呼人马准备回去,见他两人并不动弹,问:“你们不走吗?”

陵越说:“我二人略通些道法,过去看看。你们还是先行离开,也告诉其他人,暂时先不要经过此地。”

大汉看两人一个手中执剑,一个身上负剑,皆是淡定从容,并无半分惊慌,便说:“那好,二位千万小心。”

陵越点头,和百里屠苏一起目送他们走远了才开始往前走。

拐过最后一个弯道,芳梅林就在眼前。果然如商客所说,整个林间一片盛夏的景象,阳光普照,绿叶红花,虫鸟齐鸣,与外面的皑皑白雪对比鲜明。

百里屠苏将焚寂握在手中,他能感觉出周围是布了法阵。陵越亦握紧了冰光,点头示意他一起走。

陵越走在前面,百里屠苏护住他身后,二人刚跨过了白雪和芳草的分界,便听到一阵女子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甜美。

“有客来,所以我特地布置了一下,不知你们可还满意?”

随着话音,一名少女出现在眼前,十六七岁的模样。她身着一身鹅黄轻纱,样式与普通女子的衣服有些不同,像是异域的服饰。手上一把粉色真丝折扇掩住了她半张脸,精致的眉目间带着难以言说的妩媚妖娆。而正如小金毛犼所说,她身上并无半点异样,确实是人类的气息。

陵越剑锋一指,厉声问道:“江都之事可是你所为?”

女子凤目微扬,吃吃笑了几声,说:“啊,难道是我记错了,那不是树灵所为吗?”

“树灵生性本善,若不是你动了手脚,怎会迷了本性?还有那蛇妖。这难道不都是你做的?”百里屠苏问。

“我不过是帮了个小忙,助它们提高修为罢了。谁知道它们那么不争气,一个还没尝到甜头就被你杀了,另一个虽然撑得久了些,但也是一样的无能。”

陵越皱眉,问:“你到底是何来历?”人类之躯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强的力量,而那扰乱心智的东西又是什么?

少女轻笑,歪着头发钗微晃,如同天真无邪的邻家女子一般,说:“半仙,我虽然涉世不深,可也知道初次相见报上名号才是应该。你怎么这般猴急的就查起我身家来了?”

百里屠苏往前一步,脸上带了薄怒:“不许对我师兄无礼。”

女子眼眸一转,看着他说的眼神里带着几丝玩味:“才修成不久的剑灵,当真少见,一开始我还当是我认错了呢。”语毕,她看着百里屠苏微微摇了摇头,不知在想什么,片刻后又马上换了一副表情,声音娇嫩的像是能掐出水来:“我叫幽兰,不知二位公子如何称呼?”

陵越不愿与她白费口舌,直截了当的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自称幽兰的女子露出个委屈的表情,说:“我都说了,不过是为了帮它们增进修为罢了。你怎么这样凶?”

“与其白费口舌,不如先将她擒住,再问不迟。”百里屠苏眼睛看着她,对陵越说。

幽兰闻言嘻嘻笑了两声,一直用来遮住脸的扇子慢慢移开,往身旁一甩。顿时,刚才还平静的空气里就突然妖气冲天,成百上千的妖出现在她身后,而为首的,陵越一眼便认出,正是跟踪他们的小金毛犼。

“你……!难不成虞山所有的妖……?”百里屠苏诧异道。

“哪里哪里,”幽兰扭着身子好像娇羞的样子说:“它们可都是自愿的,不信你问——”

手指轻点,群妖如同得到了讯号一般一齐朝着陵越和百里屠苏涌过来。

众妖数量占优攻的很猛,陵越和百里屠苏一开始就陷入混战之中。这些妖论起来并不是他们的对手,百里屠苏一招玄天炽炎,焚寂所到之处成了一片火海,十几只妖立刻被烧个干净。可前面的刚倒下,又有后面的源源不断的涌过来。

激烈地打斗间他和陵越被越隔越远,百里屠苏回头时没有看到陵越动作慢了半分,不防间,一只草妖的藤鞭就狠狠地抽到他背上,百里屠苏自己都能听见那里绽开皮肉的声音。

陵越将挡住视线的石头精斩开后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用思考晦明剑就使了出去,将草妖一斩两段。百里屠苏朝他略微点了点头,陵越凝起真气,使出九霄雷霆将隔在他和百里屠苏间的妖除掉,说:“这里由我对付,此阵法与幻境相似,只要破解,这些妖便会力量大减。我会寻机破阵,你去拦住幽兰。”

百里屠苏抬头看了一眼,又挥剑斩死一只缠上来的蛇妖,对陵越说:“师兄小心。”便腾空而起,朝着飘在空中一直在看热闹的幽兰去了。


 
评论(10)
热度(23)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