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三)不知所起-10

10


“哦?剑灵要和我比试?”幽兰笑嘻嘻的问。

百里屠苏不与她费时,手腕使力,焚寂受到感应发出强烈的红光战意冲天。山间响起远古之龙的啸声,下一刻剑气便犹如龙卷一般,携着开天辟地之势便朝幽兰直扑过去。

幽兰本胸有成竹,手中折扇发出道道金光,缠上去与焚寂剑气抵抗。却不料百里屠苏此招使出十分力气,她一个不防竟被打的退了一步。

黑红的火舌将她围住,一时不见了她的身影,连声音都没有了。

百里屠苏没有松懈,突然几道黑色烟雾突破火舌的围困,一股十分令人压抑不悦的邪气也随着弥漫开来。

幽兰带着一身黑汽,姣好的面容有些扭曲。她伸手擦了擦嘴角溢出的血,冷哼一声,不屑道:“不过区区剑灵。”

黑汽随着她的话音开始四散,百里屠苏早有防备提起焚寂挡在面前,可还是有几道绕过他的防护,划破了他的衣服和皮肤。不同于对百里屠苏的伤害,黑汽的出现让在下面与陵越战斗的众妖能力大涨仿若新生一般。陵越惊讶的看着被自己打伤的狐妖身上开始异化,伤口也马上就愈合,而它周围的其他妖物一样的反应。陵越招架之余看了一眼已与幽兰又打斗在一起的百里屠苏,见他招架的并不十分艰难,便放心一些。一掌弹开要扑过来的狐妖,陵越将冰光剑在手心一划后横扫出去,沾在上面的他的血里有着半仙之力,所到之处妖物无所遁形,再回到陵越手中时周围已经清出一个圆圈。

陵越抓住机会,趁妖物还未再围上来,使出全力将冰光插在地上,同时手中捏诀,一藩清蓝色的屏障瞬间展开,将他护在里面。他手指一收本略松了一口气,却不想体内的真气忽然开始涌动四窜,冲的他几乎不稳。心中暗道“不好”,陵越强行运气压下失控的真气,五脏六腑立时如巨石碾压一般,陵越忍着痛楚盘膝而坐,摆出日轮印破解这迷阵。

而百里屠苏此时正与幽兰散发的邪气而成的触手缠斗,此物动起来看似轻如飘渺,可砍上去却如金石一般坚实。

幽兰本来看他只是个新成的剑灵,并未料到他剑招竟有如此威力。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她起先的一时轻敌让她失了先机。愤恨的咬牙,她最恨这被人雅致的感觉。不想再浪费时间,幽兰挥出手中扇子,整条胳膊和扇子一起都变成黑色的触手。

百里屠苏并不慌张,挥剑以攻为防。两人又缠斗了十几回合,百里屠苏剑势多变身形灵活,逐渐占了上风。天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剑阵,利剑围成圆形,空明幻虚剑以雷霆之势将幽兰半条胳膊便被生生斩断。伴着她的惨叫,黑雾也逐渐散去,露出了血肉。只见那条断臂不同寻常,上面皮肤剥落,如同腐烂的树皮一般。

“你竟敢……!”幽兰怒道,她此时已是一身狼狈,可仍不退让。冷笑一声后,说道:“今日难得逢到敌手。”

百里屠苏没要和她交谈的意思,幽兰也没有等他说话,没等百里屠苏看清楚,黑汽就被悉数吸附回了体内,然后幽兰原来少女摸样的面容和身形都开始异变。原本白皙软嫩的皮肤一块块的伴着血水掉落,露出散发着臭气的酱色腐肉。她的手脚不仅变得更长,竟又多生出两对。

百里屠苏心中虽然惊讶但面上却依然平静,他微微敛目,乱剑诀砸出炫目蓝光,以难以察觉的速度迎战上去。

你来我往间打斗的不相上下。幽兰的一只满是腐肉的手直冲他面门而来时,焚寂划出红光,狠狠地砍上。只听“哐”的一声,皮肉虽还完好,骨头却已折断了。当百里屠苏欲乘胜追去时,握剑的手却猛然一晃。

此处浊气胜过清气百倍,加上先前耗损了不少真气,百里屠苏一时有些不支,不过他没有打算就这么停下,仍旧强扭过剑身追砍。

对面的幽兰却好像察觉了什么,一改先前的愤怒,竟笑了起来,道:“剑灵,你光顾着与我相斗,怎么能忘了看看你的主人?”

她的话如惊雷一般,百里屠苏不及想是否是诡计,扭头便去看陵越所在。只见陵越的防守阵法被妖物不断的冲击,花瓣因紊乱的气流四处飘散,霄河不知何时也被出鞘,正飘在空中斩敌。

陵越仍在阵中盘膝,此时银发披肩,身上血污一片。他双目紧闭,面色凝重。

体内的真气本就已经四处冲撞,压制已是困难,他却还要使力催动,以支撑阵法,更要分神操控霄河。额上的汗一滴滴落下来,道袍的领子都被湿透而最痛的还是内里那如雷击火焚一般的灼心之感。


“师兄!”

趁他走神,幽兰趁机重启攻势,百里屠苏一个不慎便被狠狠打中胸口。听见他的喊声和紧接而至的闷哼,陵越知他受伤,手上更加使力,将近乎所有的真气都使到破阵上。

没有足够真气推动,法阵之力大减。霄河剑势也不再凌厉,逐渐露出下风。

众妖也能感觉到阵法薄弱,都选择在此时群起而攻之。百里屠苏看得清楚,可幽兰招招紧逼令他难以脱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狼妖利爪划破屏障,在陵越背上重重一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持着红色双剑的红玉及时赶来,干净利落的将狼妖贯穿杀死,不知是谁也开始吟诵佛经,狼妖袭过来时缠上陵越的浊气开始减消。百里屠苏这才舒了一口气,方才他看到陵越遇袭而自己无法相助心中一乱就被幽兰找打了破绽,看到红玉前来相助他放下心来,全力去与幽兰拼斗。

红玉手一挥为他另筑起法阵,道:“公子全力破阵,这里由我来战。”

这迷阵已经被冲击的几近破碎,怎能禁得住此刻陵越使出的全力。掌间白光冲天时,原本的蓝色天空顷刻间就变成一片片的碎屑退去,露出本来的天色。鸟语花香也在消散,地上的雪开始出现。

“可恶!”幽兰抬头看着自己精心布下的法阵被破,恨自己太过自满大意,未想到他们会有援兵来,竟没有将外界进阵的入口封住。不过此时说什么也已经晚了,她恨恨的看了一眼,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百里屠苏见她欲要逃走,掌中催出灵火想将她拦住,但火焰还未触到她她便凭空消失了。他上前一步想追,去突然听到红玉惊呼:“公子!”

他急忙看去,原来那些妖也跟着幽兰一起不见了,霄河和冰光都掉在地上陷在泥污里,而陵越正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背上被狼妖所伤之处血流如注,浸红了整片衣裳甚至落到地上。

“师兄!”百里屠苏顾不得旁边的红玉,过去抢着扶住陵越。

陵越朝他略微摇头,喘息还未平,道:“无妨,你先……”话还未完便觉胸口疼的更加厉害,心跳声在他耳朵里大的像是要将他震聋了,喉间的一股腥甜上涌,让他说不出话来。

百里屠苏从未见过他这样,一改战斗时的沉着冷静,竟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喊他:“师兄——”

还是红玉先反应过来,迅速为他封住几处大穴,说:“陵越公子需要立刻调息,此处浊气太重不利疗伤,我们先回琴川。”

百里屠苏这才缓过神来,急忙架着陵越起来,惊讶的发现手触之处皆热得发烫。可再看陵越脸上却是惨白一片,豆粒大的汗珠掉在他手背上,比冰雪还冷。没时间想别的,百里屠苏抬手就要捏诀,一个男神突然冒出来,道:“哎哎哎!木头脸你等等啊!”

那个声音太过熟悉,让百里屠苏当即就愣住,看着绿衣少年一脸惊讶的脱口而出那个名字:“兰生……?”

无论声音相貌都与方兰生如出一辙的少年露出一副“就知道会这样”的模样,红玉皱起眉头催促他:“猴儿还闹。”

少年朝她撅撅嘴,看着陵越和百里屠苏皆满身血污的样子说:“你们这样回去哪家客栈敢收?先去我家再说。”

百里屠苏不确定的看看红玉,红玉点头,道:“这猴儿欠我人情,公子无需担心。公子可知如今方家所在?”

百里屠苏点头,感觉他扶着陵越的胳膊已经被血湿透,不再犹豫,说:“我先带师兄走。”话毕便腾翔而去。

方纪昀在原地不满看着他的远去的影子嚷嚷:“哎哎哎!你个傻瓜木头脸,本少爷还没去我家人能让你进去吗?!”

红玉一把抓过他的衣领,冲他挑眉说:“那咱们快走吧?”

“什么!我不要再被你抓着……!”

话还未说完便同红玉一起消失不见了。


 
评论(10)
热度(20)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