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千转平行宇宙小段子

一日,百里屠苏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陵越不在床上。他坐起来看见霄河也没了踪影,以为是陵越出去练剑了,便揉了揉脸,穿衣洗漱完后去找他。

“师兄?”

小屋附近不大的地方,他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陵越。正当他犹豫是在这里耐心的等还是出去再看看的时候,法阵一阵激荡,陵越的气息和一股陌生又熟悉的剑气出现了。


“你醒了?”陵越问,他身后跟了一个蓝衣的青年。

百里屠苏盯着他身后的青年,他手里拿的正是陵越从不离手的霄河。

陵越察觉他目光,道:“这是霄河,今早我醒来时发现他竟化成剑灵了。”

百里屠苏开始盯着陵越。

陵越解释道:“他没有衣物,我带他下山一趟去买了几件。见你还睡着就没有吵醒你。”

百里屠苏对霄河说:“我是……百里屠苏。”

霄河一身蓝衣,身形面容都与陵越少年时十分相似。他点了点头,声音不带起伏的说:“焚寂的剑灵,我知道你。”

气氛不知为何有些尴尬,陵越看了看两人,说:“咳,既然也算是认识,你们先聊着,我去把东西放下。”

霄河拉住他,说:“主人,我来。”声音不似方才,倒带了几分温和。接着,不待陵越拒绝,便熟门熟路的进了屋子。

百里屠苏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远,抱起胳膊,说:“主人,焚寂有什么能给你干的吗?”

陵越扑哧一笑,说:“你能每日先理好自己的辫子就行了。”

百里屠苏一僵,他的头发还散在背上,连拢都没有拢起来。头一扭,百里屠苏说:“焚寂这就去。”


忽然多出了一个人气氛自然有些奇怪,到了晚上,气氛便变得更古怪了一些。关于霄河要睡在哪儿。

“我自然要宿在剑里。”霄河如是说。

但是剑就挂在床头。百里屠苏心里说。

“我从不离开主人身边。”霄河如是说。

我……我从不离开师兄的床!百里屠苏心里说。

霄河看向陵越,说:“主人。”

百里屠苏也看着陵越,“师兄。”

陵越:“……”


终于商量好让霄河暂时宿在外间,百里屠苏打了个呵欠,一天下来明明也没有练多少功,但就是很累。他放下手,看着一动不动的霄河。霄河站起来,对陵越说:“我为主人更衣。”

百里屠苏:“……”

陵越用余光看了看百里屠苏的表情,冷着张脸的模样让他很想笑,他轻咳了一声压下去,说:“不用了,你先去休息便好。”

霄河十分听话,道:“是,主人。”

待他走了,百里屠苏上前幽幽地问:“主人,用不用焚寂给你更衣?”




END/TBC……




一时脑洞的无责任小段子,霄河长啥样请自行带入鱼大壮= =不要问我有关剑灵的逻辑问题,这就是个段子,没有逻辑!

图戳我


【其实我一直想写篇霄河X陵越的段子我会说】【而且必须霄河默默守候苦恋不戳破,参见《天苍色》



【更其实,我觉得鱼大壮X师兄好带感= =】←【酷爱冷西皮的我QAQ】

【霄河/鱼大壮X师兄无差,不分前后左右上下!】







评论(19)
热度(42)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