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起承转合系列 1】书生难为情 AU

今晚那个书生又要看书到天明。鬼魂从窗前飘过的时候心里这么想。屋子里的烛火已经越来越暗,书生已经挑了一次灯芯,想来是看书看得入迷了。

这么看可是会伤眼睛。鬼魂从东边飘到西边,又从西边飘到东边。屋里的书生还是没有察觉,依旧低着头认真的看着书。鬼魂想叫他,但开没开口就又咽了回去。反正他又听不见。


鬼魂飘到窗户上,看着书生聚精会神的样子想起一个月前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

这里的屋子很破,鬼魂当时正睡着觉,书生和同行的人说话的声音把他吵醒了。他翻了个身没在意,就又睡过去了,直到书生把一把椅子扔到了他身上。

“喂!”鬼魂醒了,不满意的喊。

书生当然听不到,还在收拾着屋子。鬼魂撇了撇嘴,飘到桌子上面。“这里明明是我先发现的。”他说。

书生没有理他。

鬼魂抱着胳膊,飘在书生身后跟着。

书生虽然看起来白白净净,但干起活来倒是很有力气。鬼魂看着他捂着鼻子清扫屋里的灰,不屑的飘到外面去了。月亮很大很圆,书生在屋里弄出乒乒乓乓的声音,鬼魂想,我晚上是不用睡,难道你也不睡。

等到书生弄好的时候,鬼魂刚去了一趟山上回来。书生点着灯,在竹简上写着什么。

鬼魂飘过去,他看不懂字,但是觉得书生写的很漂亮。

书生的手也很漂亮。骨节分明,修长白皙。常年握笔的地方有层茧子。鬼魂看愣了,伸手去摸。

他的手透过了书生的手指,书生还是没有察觉。鬼魂有些无聊起来,躺到书生收拾好的床上。不一会儿,书生叹了口气。鬼魂飘过去看他,他拧着眉头挤出了一个小小的川字。

想着他不会发觉,所以鬼魂很自然地又去摸。没想到书生抬起手来,正好盖住了鬼魂的手。

这样就像是书生握着他的手一样,鬼魂觉得有些烫。他收回手,飘到书生前面,说:“快睡觉。”

书生合着眼睛,还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绪里。鬼魂又说:“快睡觉了。”

书生摇了摇头,将灯烛挪到了床头,脱了外衣躺下。鬼魂凑过去,说:“这样才对。”

书生吹灭了烛火,外面的月光照进来洒在他的脸上。

这个书生长得也很不赖。


鬼魂有时候,不,大多数的时候,都会赖在书生的床上。有时候他醒过来,发现自己完全跟书生重叠在一起。鬼魂都会摇摇头,趴在书生的身上,点着他的额头,说:“真是个书呆子。”

书生感觉不到他,依旧睡得很熟。鬼魂趴在他身上,一看就能看上老半天,然后自言自语:“我真的是太久没见过人了吧?”

原来鬼魂白天都会睡觉的,书生来之后不知不觉会跟着他一起起床,睡觉。鬼魂不喜欢太阳,夏天日头出来得早,他很懊恼。把头埋进书生的怀里,抱怨:“真是的,也不知道拿东西把窗户遮一遮。”

书生浑然不觉,手臂随便的一放,就把鬼魂搂在了怀里。


书生的文章写的很好,书生也会些防身的功夫,书生从前家里家业很大,只是后来衰败了。这些鬼魂都是从书生的朋友那里知道的。他有时候会来探望书生,想让书生住到他们家里去。他总叫书生师兄。

鬼魂飘在书生身旁,一脸严肃的盯着那个师弟,“书生他才不跟你走,这里还有我呢。”

书生摇着头,声音很好听的说:“不必了,多谢费心。”

鬼魂就很赞同的点头,是啊是啊,他还有我,虽然他不知道,但是我在呀。只是他自己呆能怪谁。

一来二往,那个师弟渐渐地不再提让书生去他家里的事了。鬼魂却还是不高兴,因为师弟又开始说书生的父母为他订的娃娃亲了。

书生这一次倒是没有干脆的拒绝,他淡淡的表情里不知是喜是悲。鬼魂趴在他肩膀上,也没说话。

到了晚上,书生还是一成不变的看书。鬼魂问他:“你真的要去娶那家小姐啊?可是你什么都没有。”

书生不说话。

“你就只有只鬼缠着你,谁家敢跟你成亲啊。”

书生眼睛都不眨一下。

鬼魂生气了,飘到门外去了。


 看着书生揉眼睛,鬼魂趴在窗户上说:“我就说眼睛会疼吧?”他摇了摇头,穿过窗户进去了,飘到书生旁边,说:“我们睡觉吧,外面很冷,我都冻僵了。”

鬼魂一点也没脸红,现在是大夏天一点儿也不冷,而且他是鬼,冷热对他来说根本没差。书生又不会知道,他撒个谎又能怎么样?

书生又揉了揉眼睛,鬼魂有些心疼,又有些生气。

“又不是考不上状元就不让你娶了,你这么拼命干什么。”

书生叹了口气。

鬼魂心软了,说:“好吧好吧,我不说你了。”

这几天书生有时候会看着书就睡着了,鬼魂试着挪动他,想让他到床上去,但是每一次都直接就穿过了他的身体。鬼魂也就不试了,开始念叨他不知道照顾自己。后来他连念叨也没有了,开始随着书生一起熬夜。


鬼魂看着书生写那些他看不懂的字,发现他的手腕似乎细了一些。

“是不是瘦了?”鬼魂说着去量,书生的手一直动,他弄不好,气恼的说:“别动别动,除了我都没人关心你你还不知道珍惜。”

书生听不到他,自然不会照他说的做,也不会感谢他。他飘到桌子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书呆子。”


其实鬼魂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如果他想走的话山里很多山洞都没有人也没有鬼,他可以去那里。可是他没走。

他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人了,更很久很久没有跟人接触过了。而且,书生是个好人吧?小鸟飞进屋里,书生会拿着书卷带着笑意看,从来不会赶它们出去。刺猬会弄乱了书生种的菜,书生也只是淡淡的笑笑。连老鼠来偷书生的吃的,他也只会吓唬吓唬它们,没有把它们都杀死。

不过鬼魂很不喜欢那些老鼠,书生没有什么吃的,他们还要来偷。书生为了把它们吓走,晚上蹲在门口守着,眼睛都熬红了。

“富得流油的你们不去,他一个穷书生能有什么好吃的?”鬼魂追在老鼠的后面气呼呼的说。“快走快走,他还有我呢,是你们能白白欺负的吗?”

他把老鼠追出去很远,飘回来的时候书生还站在门口,样子像是在等他一样。鬼魂就高兴起来,书生脸上带着笑,他喜欢书生笑。

“我厉害吧?”他得意洋洋的问书生。

书生还是笑。

鬼魂揽着书生的肩膀,“我们睡觉吧,我好累。”

书生转身回了屋子,带着背上的鬼魂一起。


书生这一天果然又熬到很晚。鬼魂醒过来,看着书生的脸,说:“你不会丢下我吧?”

书生没有回答他。鬼魂已经习惯了,他没有在意,接着说:“如果没有我你也过得好的话,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我可能会不开心,然后就去你梦里找你,让你不敢睡觉。”

鬼魂这又是在撒谎,他和别的鬼魂不一样,不能入别人的梦里,从来没有人察觉到他过,他不知道自己存在了多久,也记不得以前的事。他自己都知道,他只是想吓唬吓唬书生。

书生的睫毛动了动,鬼魂看着他睁开了眼睛,视线穿过了自己。

“如果你能看见我该多好啊。”鬼魂说。

书生的眼睛动了动,和鬼魂四目相对。

“你胆子大,应该不会被吓到吧?”鬼魂说,“我没有害你,我一直陪着你。”

书生的脸在枕头上挪动了一下,鬼魂的额头和他的额头贴在一起。

“如果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就好了。”鬼魂说。

书生来到这里以后,只有他的师弟来看他,而且他的师弟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名字。书生的书简上可能写了他的名字,可是鬼魂又不认得。

书生又合上了眼睛,看来昨晚真的很累。鬼魂点点头,很赞同的说:“对啊,再睡一会。我没有怪你,谁让我自己也不知道我自己的名字呢。”


山上的冬天总是来的早一些。书生的衣服还是很单薄,鬼魂抱着他,头靠在他的背上,“这样你暖和一点了吗?”

书生的衣服都很凉,鬼魂虽然不怕冷,却也能感觉的到。他捂了半天,书生的身子也没有变暖一点,鬼魂气恼的飘到他面前,却又不知道说什么。这倒是新鲜,原来他总是有很多话跟书生说的。

书生袖口的针脚有些歪,那是他自己补的,他的眼神不太好,对着灯穿了很久的线。鬼魂看的很着急,又不能帮他。

终于穿好了,书生眯着眼睛缝补自己的衣服。鬼魂飘在他手边,提醒他:“缝歪了缝歪了。”

书生还是那么缝,最后展开自己看了看,有些无奈的将就了。鬼魂在他身旁看着,沉默了很久之后说:“你还是快去娶亲吧,至少有个人能帮你缝衣服。”

书生把衣服放好,准备睡觉了。鬼魂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看着书生往手心里哈气,鬼魂摇着头说:“果然你还是成亲的好。”

书生没说话,把东西收拢了收拢,去做饭了。

鬼魂跟着他,炉子里的火让书生身上暖了一些。鬼魂又不高兴了,他还不如炉子不成。


鬼魂没想到书生还没有离开,他就要离开了。他的身体开始慢慢地变得很淡。他对书生说:“你再不看见我,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书生手里拿着书,鬼魂笑了,“书呆子。”


陵越将笔放下,活动了活动筋骨。不知为什么,月亮特别的亮。没有管他身上单薄的衣物,他开开门去了外面。

月光下,有个少年站在那里,眉间的朱砂很显眼。陵越愣住了。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少年问他。

陵越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少年摇着头,说:“真是书呆子,到最后也看不见我。”

“我……”

陵越话还未完,少年已经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我看见了。”陵越说,也很不可思议。

少年眉眼弯了弯,陵越以为他要哭了,可他却笑了。

“那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少年问他,陵越透过他的身体,可以看见他身后的树。

“我叫陵越。”他说,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竟然不害怕。“你……一直在这里吗?”

少年点头,“是啊,我一直陪着你。”

两个人就那么对视着,直到陵越说:“谢谢你。”

少年摇头,说:“我要走了,不知道去哪也不知道会多久,你……你好好照顾自己。”

说完,少年低下头,有些心虚的说:“虽然我在和不在其实你都没差。”

陵越朝他走过去,说:“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少年抬起头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了,说:“你说过了。”

陵越点头,“我知道。”

少年就笑了起来。

他笑起来很好看。

刮了一阵风,少年的身体开始慢慢地消失了。

“我还没问你叫什么?”陵越想拉着他,手却穿过了他的身子。

少年说:“我还以为你不会问,亏我好不容易才想起来呢。”

他的半个身子已经不见了,他低头看了看,又看了看陵越,说:“我叫屠苏。百里屠苏。”

伴着陵越喊出他的名字,百里屠苏彻底的消失了。

陵越站在那里,耳边仿佛听见有人叫他:“书呆子。”


END



咳咳原来想写个色气满满的故事,结果还是摆脱不了的逗比的命运,“有时候真的不得不去相信所谓的命运”迎风流泪QAQ

 @冰川大枣 ooc的我都要不敢打越苏的tag了……你将就着看吧= =





评论(27)
热度(44)
  1. 想成为全世界最无聊的阿哼脑洞集散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