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对与错AU 后续】我和你

1 论“一个话题的开始和结束”


“明天考试?”陵越把盛好米饭的碗递给百里屠苏,问。

“嗯。”

“哦。”


饭吃了一半的时候,陵越想起来,问道:“放假想去哪儿玩吗?”

“你有空吗?”百里屠苏低头认真的挑着鱼刺。

“大概没有。”陵越想了一下说。

“哦。”


2  论“近视眼的夜间生活”


夜里醒过来忽然有些渴,回过头百里屠苏睡得正熟,陵越拿了手机用屏幕的光照着脚下。

他仔细的分辨着桌子上的物品的时候没有注意脚下,被桌子的角磕了一个踉跄。

好不容易喝上了水,陵越放下杯子回卧室。

表上的时间是三点,陵越确认了三遍。


3 论“弟控”


有时候百里屠苏会去给陵越送午饭,一间办公室的人也都认识了这个不太爱说话的陵越的“弟弟”。

有一天陵越给百里屠苏打电话,问他晚上要吃什么,他顺便带回去。对桌的同事听见了,幽幽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陵越挂了电话问。

同事一脸“我都懂”的样子说:“弟弟大了就不好玩了吧?小时候还能揉捏揉捏,大了就一副拽样儿。”

陵越想了想,百里屠苏和他,小时候应该都不算“好玩”吧?

同事看他的表情还以为他也有同感,接着说:“我弟弟跟你弟弟一样,现在在外面都不叫我哥了。唉,小孩总是要长大的。”

这个倒是没错。陵越点了点头。

同事原本哀怨的脸忽然有些激愤起来,说:“可是叫哥哥怎么了?他八十岁我也是他哥!小屁孩儿还要装成熟。”

陵越于是若有所思。


回家的时候他手上提了不少东西,于是敲了敲门。百里屠苏动作很快,打开门接过了他右手上提的白菜。

“回来了。”百里屠苏说完后陵越却还不进来,于是就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叫哥哥。”

……

“饿了。”百里屠苏转过身去了厨房。

哈。


晚饭过后陵越去处理工作,不知道过了多久,百里屠苏端了杯热水过来,说:“很晚了。”

陵越点着头手上还没放下写着的笔。

百里屠苏看了一会儿,把手里的杯子放下后走了。


屋里有些凉,不知道是不是觉得冷,陵越上床后已经有些迷糊的百里屠苏立刻就把头埋到了他颈间。

“后天要出差,忘记告诉你了。”

“几天?”

“一周。”

“哦。”

一时沉默。

“为什么不叫我哥哥了?你以前叫的。”陵越问。

百里屠苏小时候跟现在大概也差不了多少吧,少言寡语没什么表情,但是会老老实实的叫着“哥哥”跟在他后面,虽然语调也没有很婉转雀跃。

百里屠苏没有睡着,陵越能感觉到他的睫毛划过他的皮肤。稍稍调整了一下位置,陵越亲了一下他的脸。

“因为这个?”

百里屠苏稍微偏过头去,说:“……不是。”

陵越想起同事的话,“其实,你叫我哥哥也不会显得你幼稚。”反正你从来就没有幼稚过。

“……”

“你也不叫我的名字。”陵越说。

“叫不出来。”

这倒是个完美的理由。

“那就叫哥哥。”陵越说。

“不。”

干净利落的被拒绝了,陵越也没话了。

“那好吧。”

百里屠苏握了握他的手腕,说:“睡觉,明天你要上班。”

所以最后反倒被教训了。


4 论“师兄”


“……所以陵越师兄也应该会来吧?”

百里屠苏本来没有在认真听,抬起头来问芙蕖:“什么?”

“交流会呀。”芙蕖眨了眨眼说。

他们学院要办一个校友交流会,会请一些已经毕业的校友回来给师弟师妹们介绍“外面的社会”。

“应该没空,他要出差。”

芙蕖嘟了嘟嘴,有些失望的样子,难得见到偶像的机会落空了。

百里屠苏想说点儿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移开了视线。不过芙蕖没有多久就恢复了精神,忽然问:“屠苏为什么从来不喊‘师兄’也不叫‘哥哥’?每次都只说‘他’。”

百里屠苏说:“‘他’不就够了?”

芙蕖想了一下,好像也对啊。


5 论“如何正确的打电话”


“吃饭了吗?”

“还没有。”

“那就去。”

“哦。”


“吃饭了吗?”

“嗯。”

“哦。”


“考试怎么样?”

“还好。”

“哦。”


“工作怎么样?”

“还好。”

“哦。”


“怎么了?”

“别忘了交水费。”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打个电话吧?”

“……哦。”

“挂了。”

“……”

“早点回来。”

“好。”


6 论“家属”


 “公司周末有聚餐。”陵越说。

百里屠苏接过他递过来的衣服,搭到衣架上放好,“要晚回来?”

“不是。”

百里屠苏看了他一眼,陵越耸了耸肩说:“说让带家属去。”

手上的动作顿了一拍,百里屠苏嘴角歪了歪,说:“好。”


7 论“家长”


“我那时候怎么没记得实习还要家长签字?”陵越一边看着百里屠苏带回来的那张纸一边说。

百里屠苏伸手把台灯打开,说:“你都是自己签,不都是一样。”

陵越取过眼镜戴上,低下头写了名字,百里屠苏也低下头,看着他头发上的黄晕。


8 论“年龄差”


陵越要生日了,百里屠苏要去实习了。其实他们都不是在意这些的人,但这次不知为什么百里屠苏却很重视。

“那就提前过好了,我回来做饭。”他说。

“不用了,反正明年还有呢。”

百里屠苏的头发摩擦着他的脖子,有些不满的说:“那后年还有呢。”

陵越有些想笑,问:“我看是你想吃蛋糕吧?”

“不是。”

陵越看他真的有些烦恼的样子,说:“其实过一次老一岁,我倒没有多想这么提醒自己。”

百里屠苏坐直了看着他,眼神里有些不可思议。

陵越说:“我们都要慢慢地变老。”

“都不到三十岁哪里老。”百里屠苏不满地说。

“比你老。”

百里屠苏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说:“是我比你小。”

陵越失笑:“那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


两个人最后简单的吃了一顿饭,夜晚身体相贴时,百里屠苏说:“生日快乐。”


9 论“谈恋爱呀”


现在节日,不知道为什么都渐渐成了情侣们的主战场。

这句话是聊天的时候同学说的,百里屠苏皱了皱眉头,问:“有吗?”

“有啊!连儿童节都不放过,这些人太野蛮了。”

芙蕖在一旁笑了,说:“你还是先想想情人节要送什么吧,襄铃最喜欢这些节日了。”

提到襄铃,对方立刻蔫了,苦着脸说:“革命什么时候才能成功啊。”

见百里屠苏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方兰生又问:“你那天要干什么去?”

本来想说“在家”,可到了嘴边却成了:“……出去走走吧。”看到方兰生惊讶的脸,百里屠苏低下视线,摸了摸鼻子。

“你……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芙蕖在一旁翻了个白眼。

“不知道。”百里屠苏说。

方兰生抓狂了,“糊弄谁呢?!谈不谈恋爱你自己不知道?!”

百里屠苏把书收好,说:“不知道。”然后走了。


谈恋爱呀。

他们这种,算是谈恋爱吗?好像用“过日子”来说更贴切一点。

手机忽然响了,百里屠苏掏出来看了下来电显示是陵越。

“喂?”

“到家了吗?”陵越问。

百里屠苏朝着公交车来的方向看了看,说:“还在等车。”

“好,记得下了车先去交电话费,我上午忘了。”

“哦。”

挂了电话没有多久车来了,坐在他前面额一对情侣亲亲密密的靠在一起说着悄悄话。百里屠苏愣愣的看着他们的后脑勺,直到过了一站才转了视线看向窗外。


陵越最近有个项目在做,百里屠苏会先做好晚饭。七点多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鞋子摩擦的声音,百里屠苏放下手里的书过去开门。

“吃过了吗?”陵越脱下外衣,问道。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

陵越皱眉:“不是给你发短信了让你先吃吗。”

百里屠苏想起车上那对情侣双手紧握的样子,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怎么了?”见他不说话,陵越有些担心的靠近了一些。

百里屠苏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想等你。”

陵越一怔,然后笑了。


“今天,好像有点儿不一样?”陵越的呼吸还有些乱,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百里屠苏的脸。

百里屠苏勾了勾手指,揽住陵越的脖子,说:“谈恋爱呀。”

陵越好笑的问:“那以前的不算?”

百里屠苏侧过脸去说:“怎么可能。”


也许跟旁人比起来,他们真的有些太平淡和家常,但是在一起的每一天,都从来不缺少幸福和甜蜜。


10 论“我和你”


不想叫哥哥,不想叫师兄,也不想叫名字,因为没有一种称呼,能够表达在我心里你的位置,在我生命里你的意义。

我们俩,我和你。





END


《对与错》

咳,大标题应该叫“论两个面瘫的相处之道”吧= =



评论(19)
热度(49)
  1. 黑崽刷越苏脑洞集散地 转载了此文字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