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越苏 AU】【片段灭文法】花开落 4

四 


1

九百年前是什么样的?天界还是天界,人界还是人界,魔界还是魔界。

只是多了一个你。

 

2

百里屠苏是被南方星君养的鸟给吵醒的。“决斗吧决斗吧!”——身披一身如火焰般的红羽的神鸟如此叫嚷道。

百里屠苏睁开眼,正好神鸟也在看他。

“决……决……”神鸟似琉璃的喙可疑的抖动着,如果他能的话。

百里屠苏眨了眨眼。

“主人啊!我要死了啊主人啊!”神鸟用翅膀掩住眼睛竟煞有其事的哭了起来。

百里屠苏把手抬起来,示意他上去,神鸟略微抬起翅膀偷偷瞄了一眼,很乖顺的站到了百里屠苏手上。带着他刚走出门,侍从就急匆匆的赶上前来说:“星君!这鸟怎么在星君这里?南方星君正满天宫里找呢,星君没听见吗?”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与魔物一战便是一个多月,他实在有些困乏。又走了两步他才想起来,回身问道:“律君在哪儿?”

  

3

 “你怎么能如此无情!竟这般伤透我的心,我的老友,难道我这几千年来的心思都错付了地方?你竟对我无动于衷?”

殿里传出的声音可谓是肝肠寸断,情意绵绵到门口的守卫都差点笑崩了脸。百里屠苏揉了揉眉心,果然还是好困。

见他进门,一个侍从匆匆迎上来行礼:“见过星君。” 

“律君在吗?”百里屠苏问。

侍从盯着站在他手上纹丝不动置一切都为身外之物的神鸟,表情有些耐人寻味。不过他没忘了回答天煞星君问他的话,答道:“主人正在……正在和南方星君讨论一些……额,事情。” 

百里屠苏扫了他一眼,对方立刻像是被施了冷凝术一样,“麻烦转告律君,我在外面等他,不要让南方星君发现。”说罢就转身往外走。 

侍从在他身后擦了擦额上不存在的汗,一边想着怎么回话一边进了殿内。

  

4

律君走起路来像是武将,儒雅的武将。百里屠苏曾无意中听闻,律君的剑术修为十分卓越,想来这掌管戒律的差事也不是多么的轻松吧。

百里屠苏靠在墙上,双臂抱起,眼睛阖着,眉毛微微蹙起。神鸟看到陵越,露出一个泫然欲泣的表情,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陵越不用听也知道的哑语。于是陵越没理他。

“很累?”他问道。声音很轻,像是怕扰了这一隅宁静。

律君的声音,犹如滴水落石一般,百里屠苏不禁想知道,他在训斥别人的时候是否也是这么好的性子。

“南方星君的鸟,我醒来时就在我那里。”百里屠苏睁开眼,说:“与我无关。”

他把手抬起来,神鸟得到信号,十分迫不及待的就跳到了陵越的肩上。陵越娴熟的摸了摸他的颈后,说:“难得你热心的给送回来,南星会高兴的。”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我只是不想他找到我那里去。”扰我清净。

陵越仿佛听到了他没说出的话,促狭的笑起来,问:“那我还能去你那里赏鱼吗?”

百里屠苏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并不聒噪。”

陵越笑着摇了摇头,不知是在否认还是想到了其他的事。

神鸟的目光在他二人中间转了又转,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保持沉默,顺便闭上眼睛。

百里屠苏看了看一脸要就义样子的神鸟,问:“你不去还给他吗?他还在哭。”

陵越挑眉,想了一下后说:“我同你去赏鱼如何?他说了这么久,我耳朵也累了,也该休息一下。”

百里屠苏不料他会这么说,问:“那他呢?”

神鸟的眼皮都在抖动,心底里呐喊着主人,可惜没人听到。

陵越无所谓地说:“无妨,小南比主人要乖巧,虽然未经允许擅入他人殿中有违天规,但小南十分听话,我就不必责罚了,对不对?”说罢手就抚上了他后背,温柔的抚摸着他的毛发。 

神鸟睁开眼,如果一只鸟可以做出欲哭无泪的表情的话,那他做到了,他可不想全身的毛再被拔光一次了。

 
 
 
 
 
 

TBC

 为何一用手机改过之后格式就全变了【天塌脸】

评论(14)
热度(14)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