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蔺靖】【AU】【连载】星星之火 6

6


萧景琰醒时自己已经从地上回到了榻上,身上还盖了一层薄毯。他想坐起来,却没有力气。正当他对自己的处境生气时,门被打开,一股药的味道传来。

“你醒了?可不早了,赖床不是好习惯。”蔺晨一脸春风的端着昨日那个白碗,完全不顾萧景琰杀人的目光,自说自话着就坐到了床边:“来,吃药了。”

萧景琰把头扭到另一旁,充耳不闻。

蔺晨于是绕到榻的另一边,微笑的无懈可击,说:“吃药。”

萧景琰瞪他,蔺晨还是笑靥如花。

“你们琅琊阁就没有别人吗?”萧景琰问。

“有啊。”蔺晨答。

“那让他们来。”萧景琰说。

“哦,那没有。”蔺晨真诚的说。

萧景琰嘴唇抿成了一条线,他还从未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人。蔺晨用小勺一下一下的搅着那碗漆黑的药,语重心长的说:“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你现在别说杀我了,就是杀只蚂蚁都难,咱们快把药吃了,然后我任你拳打脚踢也好,刀砍剑捅也罢,好不好?”

语气倒像是在与孩子说话,萧景琰把脸一沉,撑着坐起来,伸出手。蔺晨十分乐意的把碗递给他,萧景琰的手还打着颤,但他努力压制着,没有让药撒了一滴。

“卧床休息个七八日你就能有力气出去转转了。”蔺晨拍了拍他的肩膀,哄到。

“别碰我。”萧景琰一躲,说:“谁知道你手上是不是沾了什么龙不能碰的药。”

蔺晨的笑容僵在脸上,然后很被冒犯的说:“我洗手的!”

“呵。”萧景琰把碗一放,闭上眼不理他。他的发昨日就散了,还一直没有束,此刻有些杂乱的披在肩上,乌黑的发更衬出了他如今苍白的脸色。蔺晨想起他瞪人时候那双与气势不符的圆眼睛,竟忽然想笑,不过他忍住了。萧景琰从前就是瘦的,被囚了百年又更瘦了一些,白色的里衣,只堪堪的挂在他身上一般。加上他这些年都不见天日,肤色也白了不少,蹙眉闭目的样子实在有点可怜。

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碰触,萧景琰回过头,见蔺晨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个篦子正要给他梳发。

“你干什么?”

蔺晨挑眉,说:“我记得你眼睛没坏啊?自然是在给你梳发。”

萧景琰将发尾握进手里,气道:“我当然知道,我是问你为什么……”说了一半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只能卡在了那里。

蔺晨看他纠结的样子看得开心,从前他曾听说这位靖王是个不苟言笑的人,现在他只想找出当初这样说的那个人,然后狠狠地打他。简直是谣传,这个人分明活泼的很。

“列战英来了,你不想他进来看到你这衣冠不整狼狈不堪的样子吧?”蔺晨把那一截头发从他手里抢回来,说。

萧景琰不说话了,他素来好整洁是一回事,可他更不愿意被旁人看到这副病怏怏的样子。他看了一眼蔺晨,低着头一下一下梳的认真。萧景琰默默的坐的直了些,装作没有听到后面那人赞许的笑声。

束好了发,蔺晨又拿了衣裳过来,萧景琰原要自己来,却被蔺晨挡住,说:“跟我客气什么,伺候债主是我应做的。”

萧景琰张着双臂,蔺晨并未伺候过别人穿衣,手上便不熟练,偶尔碰到也是正常。察觉萧景琰的僵硬不自在,蔺晨问:“殿下你难道没被人伺候过穿衣?”说罢故意摸了摸他紧绷的肩膀。

萧景琰一个激灵,回过头去怒视这个调笑他的人,蔺晨却别过脸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过了良久,才听萧景琰气闷的说:“没被阁主你这么不会服侍人的伺候过。”惹得蔺晨一阵轻笑:“那殿下只好多担待了,在下一定苦练技艺,让殿下满意。”

这话说得倒也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只是蔺晨的语气,更重要的是他这个人,说出这话来只让萧景琰浑身不适。

好容易穿好了衣裳,萧景琰松了口气,脚下却一个虚晃险些倒了。蔺晨扶了他一把,说:“还是躺下吧,我去让战英进来。”

萧景琰也知道自己是站不住的,便没有辩驳的听从了。

“殿下!”列战英跪下,深深一礼。

萧景琰抬手去扶他,说:“这是作甚,坐下吧,我有许多事要问你。”

列战英一笑,见萧景琰比昨日好些了,便放心许多。蔺晨没有跟他一起进来,大概是故意留他二人叙话。

“你告诉我实话,我那日可曾酿下什么大错?有没有人受伤或……死?”萧景琰迫不及待的问,语气有些沉重。

列战英抱拳,道:“伤倒是伤了几个,不过都没有大碍。殿下与他们打斗时是在海上,远离人群居所,也未造成他们损失。”

“母亲怎么样了?她可曾受到牵连?”萧景琰又问道,自己受些苦倒是没什么,他只是放不下一向与世无争的母亲。

“娘娘很好,陛下……陛下本就不甚亲近娘娘,也知道此事并非殿下故意为之,并没有难为娘娘。”列战英说。

听他这么说,萧景琰舒了口气,神色却并未松下来:“你和兄弟们呢?可都好?”

列战英笑着说:“没了殿下领导我们自然是慌乱了一阵子。戚猛他们都还好,这些年也倒是平和,虽偶有小战,并无大斗。蔺阁主也时常帮衬,所以殿下无需担忧。”

萧景琰却蹙起眉,看着他道:“我听说你被贬了职?分明不是你的错,我一会儿就上书天帝,向他详情,让他赦免你。”

列战英怕他动气伤身,忙说:“殿下,我那日确实伤了几个天兵天将,被罚也是应该的。天帝已经准许,等殿下身体好了便让殿下恢复原职,属下也一样。”

萧景琰一愣,这他倒未曾料到,问:“当真?”

“自然,属下何曾骗过殿下。这些都是在殿下受刑那日便约定好的,只是殿下当时昏迷不醒,才不知道罢了。过几日天帝大概就会有旨意传来了。”列战英想起那日天帝震怒的模样仍有些心有余悸,他并不怕死,只怕天帝会重罚萧景琰。

“蔺晨说他被罚扫南天门,我总觉得像是骗我。”萧景琰想了想,说道。

“是真的,我被罚在北天门值守,蔺阁主被罚在南天门洒扫。”见萧景琰抿唇不语,列战英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殿下,不要与蔺阁主生气了。他当日在殿上承下了一切罪过,想要替殿下受罚,只是……只是……”

“只是父王并不同意吧。”萧景琰偏过头,冷冷的接上说道:“我冒犯了父王尊严,挑衅了皇兄,搅的龙宫一团乱,让父王丢尽了脸面。自己的儿子,自己却治不住,还要请天王来相助。”说罢了,他自嘲的笑了笑。

“殿下……”列战英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木讷的站着。

“你追随我多年,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早就习惯了。”萧景琰摆了摆手,说。

列战英只能沉默,有些担心的看着萧景琰发呆。

“那些梅花,还好吗?”静了一会儿,萧景琰忽然问。

列战英一愣,说道:“很好,待殿下好了便能回府了。我听戚猛说,已经开了。”

萧景琰目光定在不知名的某处,点头道:“那时确实也正当此季节。小殊若还不回来,只怕要错过这美景了。”

列战英一僵,看了看萧景琰,发现他并未察觉,便咬了咬嘴唇,附和道:“是啊。”

“飞流也和他一起去了吗?是什么事,要多久?”萧景琰问:“他身体素来不好,甚少出过天宫。”

“属下也不知道,只听说是天帝亲自嘱托,只怕是极重要的。”列战英小心翼翼的说。

萧景琰想起挚友,不禁一笑,道:“我大难归来他却不在,定要罚一大杯。”

“谁要喝酒?竟然不带我?”







TBC


终于快把过渡章写完了,我只是想让他们谈个恋爱而已怎么这么麻烦= =





评论(6)
热度(29)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