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每日三省自身的洞洞,偶尔有小段子掉落

若梦

前篇


“虎子!说多少遍了不要到处跑!”

妇人的喊声划破清晨的寂静,百里屠苏猛地睁开眼,等着接下来孩子的哭声。


今天是第十天。


百里屠苏闭上眼,打算不再去查到底是哪里出了怪异。

这些天他试着去过许多地方,江都、虞山、白帝城、青龙镇、琴川,但每次只要他一睡着,醒来后还是回到了原地,重复着一模一样的剧情。


也许是这一天有什么不一样,他这样想。

可是他想破了脑袋还是想不出这个日子里到底有什么特殊。


为了不再一直活在同样的一天里,百里屠苏试了许多办法,他到处去,到处与人对话,到处查看是不是有妖孽作祟,但答案全是否定。


没有任何地方有异常,除了他自己和这一直重复的时间。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重生之后出了什么差错,但是这也无从得知,因为他醒来时便只有一个人在龙冢,下山后到了这里便遇上这样的事。


也许是他和什么人有冤仇,所有被诅咒了。


可这也没办法证明,因为以前的事他都记不得了,而他所去的所有地方也没有一个人认识他。所以从前如何,除非他自己想起来,谁也没办法告诉他。


百里屠苏翻了个身,打算今天就这么睡过去算了。


昨天他走了许多地方,没有路线没有目标,只是沿着路一直走。具体走到了哪里他也不知道。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睡着,可最后还是眼前一黑,再醒来时他已经又回到了这个客栈,这张床上,听着王刘氏日复一日的训斥她的儿子。


每一天都是原来的那一天,但每一天又是新的一天。


无论他前一天如何劳累,身上如何伤痛,天亮之后一切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百里屠苏觉得他已经什么都试了,他甚至用手里的红剑捅了自己,当时血一直流,他眼前渐渐模糊,他以为自己或是要死了,或是这魔咒解开了,但等他再一次伴着那同样的话语醒过来,他就知道一切不过从头开始。

于是他累了。


第十五天,或者第十六天。

百里屠苏已经不再数了。


也许是第二十天,他照常醒过来,听着外面熟悉的动静,看着熟悉的屋子,叹了口气,打算出去走一走。


掌柜的还是在柜台上算账,看着小二上楼,他走到第二级台阶等着,在他要将手里的热粥撒一地之前扶了他一把,然后第九次听见小二说着一模一样的夸赞他的话。

“客官好身手!多谢客官。”

他摇了摇头,然后找了张空桌子坐下,等着小二下来。

他心里刚好数了五十个数的时候小二下来了,说:“客官您等着,我给您加个菜。”

百里屠苏点头,第六次吃了那盘有些咸的酱牛肉。


在路上,他躲过了打铁铺里泼出来的水。之前被浇了几次后他真的厌烦了那酸臭的味道。

经过裁缝铺时,那里的老板娘又摇着扇子喊他:“要不要进来看看?有时新的料子上。”

再新能新到哪里去,还不是一个月前进的货。他心里这样想,这是他跟老板娘说了几次话后知道的。

他还知道,隔壁的肉铺老板总是把上好的瘦肉留给自己年迈的老娘,然后被妻子捉到就是一阵争吵。

他们总是从那时候他的老娘怎么苛待他妻子开始,一直吵近半个时辰,刘公子来买肉了,两个人便赶紧换了笑脸迎客。等他走了,汉子便开始说她媳妇又是怎么不知孝敬他的爹娘。


这些百里屠苏都听得不再新鲜了。


他身后的剑沉甸甸的,他知道,马上就要开始下雨了。不大,连太阳都不会消失。

他抬头看了看天,一只黄色鸟从树头飞过。心里一动,脚下便跟了上去。

反正也无事可做,而且周围他都已经走遍,再没有什么新鲜。倒不如跟着这只鸟,去到那里算哪里。


那只鸟一直飞,百里屠苏便一直追。经过一排密林时,他再抬头忽然不见了小鸟的踪影。他有些累了,扶着膝盖喘气,也不再管了。

休息片刻,他才发现这附近看起来不眼熟,倒是第一次来。于是这么多天来他终于觉得有事能让他开心一下了。


只要不是一直重复的事,什么事我都会开心。他这么想。


他脚下是一条羊肠小道,一直延伸到山里。

这座山他着有些眼熟,有些陌生。也许这就是走出去的路,他心里有些惊喜,急忙沿着小路跑起来。


越走越远,一直到了半山腰,路也没有了。


百里屠苏到处试探,半天之后只能失望的承认,除了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的小屋,这里什么都没有。

雨已经开始下了,沾湿了他的头发。

小屋的屋顶早就塌陷,无处可以避雨。反正也不大,不过如牛毛拂面,百里屠苏也不去管它。走了这么远的路,他的双腿都酸疼起来,找了个地方随意坐下休息。


他一直待到晚上,他没有自己下山,反正等睡着了再醒来就又是在原来的地方了。


又过了好几天,他还是追着小鸟一直走,到那片废墟前一坐就是一整天。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那么做。


第三十天。

第四十天。

第五十天。


他忽然从梦里惊醒,坐在黑暗里,他想起一个名字,一个称呼。


“师兄。”


说出口后,他下意识看窗外,等着那个叫虎子的孩子经过。

可是没有发生。

他才想起来,自己都是被那位母亲的喊声惊醒,而不是像今天这样。


今天,是崭新的一天。同之前的那么多天都不一样的一天。


他愣愣看着窗外细雨,却没有所想的欣喜。





“师兄。”














——为什么要等?

大约是那人说过会回来。


——为什么还要等?

大约是那人从未说过不会回来。





——什么时候才不会等了?

到那人回来的时候。








END


评论(21)
热度(43)

© 脑洞集散地 | Powered by LOFTER